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八零寒露生

一个交代

重生八零寒露生 怅味清欢 2051 2019-03-10 00:00:00

  想起往事寒露的眼里已经闪烁起泪花,成蔚在一旁摸不准头脑。

  “寒露妹子?寒露妹子你怎么了”?

  寒露这才回过神来,她想起自己已经不是薛眠了,她是徐寒露。

  “我走神了,不好意思啊”。

  “成大哥,我有些事必须要找一下疤爷,我想跟他谈谈”。

  她不想再留遗憾了,既然回到了阿英这个年代,一切就还有挽留的可能。

  成蔚看出她眼底的悲伤,也不会阻止她。

  她给疤爷写了一张拜贴,是以阿英的名义写的。

  她要上门问个清楚,她要帮郑莲要一个交代。

  第二天就传出疤爷要宴请贵宾的消息,请了很多安平有头有脸的人物。

  寒露到达疤爷府上时,宴会已经开始了,所有人都在等待着疤爷的出现。

  这可是赫赫有名的疤爷第一次会客,他们也从来没有见过疤爷本人。

  “徐寒露!我终于找到你了”。

  是宋勉阳,他看到寒露进来了,一下子就把她拉到了角落。

  他真的很担心,她妈昨天回去时说遇到徐寒露了,不过她好像火急火燎的在追什么人,他找了半个安平,都没发现他人在哪。

  晚上他爸回家说疤爷要会客,大宴宾客。他想到寒露第一次来就遇到了疤爷的人,会不会有可能是疤爷把她抓走了。所以他今天就代替他爸来了。

  寒露对他还有愧疚,所以没有对她恶语相向。

  不过也不热络,她没有和他多说。

  她等了一会儿,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人来到他面前,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徐小姐,先生有请”。

  她点点头,就准备走。

  宋勉阳上前把她拦住,“你们先生有什么可以冲我来,她是无辜的”。

  他的脸上满是无畏,一点都没因为黑衣人的眼神杀而退缩。

  说实话,寒露挺感动的,宋勉阳是真的把她当朋友了吧,她还挺不好意思的,自己明明都打了他,他还这么讲义气。

  她把宋勉阳拉开,“我只是想和疤爷说两句话,你不必如此”。

  说完她就走了,宋勉阳说着她怎么这么傻的话,还想拉她离开,可是被外面进来的黑衣人拦住了。

  寒露进的是一个书房,里面的摆设很有年代感了,最引人注意的一顶军帽。

  它放在案几上,帽子有些破旧,上面还有没洗掉的血迹。

  她正想上前细看,里面就出来了一个人。

  她知道,那就是疤爷本人。

  疤爷虽然被称作疤爷,可看上去却一点疤都没有,他的五官刚毅,很有正气感。

  她实在想不到这么一个人怎么会是人们闻风丧胆的恶霸疤爷。

  “小姑娘,你是阿英什么人”?

  他的声音沙哑,与长相非常不符,可能这就是误导人们的原因吧。

  寒露回答到,“我不是阿英什么人,我只认识阿英的女儿”。

  疤爷厉声到,“女儿?你在撒谎!小姑娘,我劝你还是说实话,你是怎么知道阿英的”?

  他本以为这个小姑娘是阿英的亲人,来寻求帮助的,没想到她竟然满口谎话。

  寒露丝毫不畏惧,她抬起头与他对视着。

  “我从不说谎,可笑的是郑先生不是吗”?

  “你怎么知道我姓郑?你到底是谁”?

  他这会儿思绪很乱,她说自己有个女儿,可阿英不是没怀孕吗?但她又知道自己姓郑,自从阿英死后,自己就一直用的是疤爷这个化名,除了身边的人就没人知道他的真名了。

  “可怜阿英和她女儿,还天真的以为郑先生是个大英雄”。

  寒露咄咄逼人,一点喘息的机会都不给他。

  “你个小丫头片子懂什么!阿英明明已经死了,你还在胡诌什么”!

  他大吼,他根本不相信,或者说他不愿意相信。

  寒露大笑了起来,指着他的鼻子逼问。

  “你亲眼看到阿英死的吗?你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吧,或者说是你想心安理得的做个负心人”?

  她的话彻底激怒了疤爷,他一把掐住了寒露的脖子,被人勒住的滋味一点都不好受,可寒露还是怒视疤爷,一点都不畏惧。

  疤爷被她的眼神惊到了,他不知觉地放在了寒露。

  “阿英她还活着吗”?

  寒露以为他会激动,却没想到他如此平静。

  “她还活着又怎么样?你是以郑先生的身份还是以疤爷的身份去见她”?

  他一步一步走到椅子上,坐了下来。

  明明是正直壮年,可他却像垂暮的老人一样步履蹒跚。

  他瘫坐在椅子上,那一刻他想了很多,良久,才缓缓开口。

  “我给你讲讲我的故事吧”。

  我本是一名军人,你看到的那顶军帽就是我的,我从小就有一个军人梦。阿英和我青梅竹马,我们俩是一起长大的,我们最后也结婚了。

  可结婚没多久我就去参军了,阿英很支持我,说在家等着我回来。

  后来我就在文工团又遇到了她,原来她为了我也参了军,加入了文工团。

  我感动坏了,我发誓一辈子都要对这个女人好。

  可好景不长,我要去缅甸出任务,只能与阿英暂时分开。

  等我再回来的时候在半道上收到了阿英好姐妹阿秀的信,她说阿英死在了大火中。还说自己被追封成了烈士。

  我当然不信,可我回去的时候,我看到了我和阿英的墓,我惊呆了,我根本没有死,为什么会有墓在这里?

  我到找阿秀,询问她阿英到底在哪里,她哭着跟我说阿英死了,她真的死了。

  我当时突然觉得天都塌了,阿英怎么会死呢?我去缅甸的时候她还对着自己笑,怎么一回来就物是人非了呢?

  阿秀又告诉我,这其实就是一场预谋已久的阴谋,我和阿英都是牺牲品。

  我还是没有相信阿秀的话,我找了一起去缅甸的兄弟,让他们去打听这是怎么一回事,可他们得到的消息都是和阿秀说的差不多的。

  我这时不得不相信了这个事实,我偷偷带走了阿英的遗物,来到安平的故居定居,守着阿英和我的回忆。

  他很感慨,完全陷入了回忆中,可寒露不这么认为。

  “武断,虚情假意。恕我直言,郑先生,我不认为你是个大丈夫”。

  

怅味清欢

本文属于架空,情节也属于胡编乱造适应剧情需要,但也不存在诋毁军人的事,谢谢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