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八零寒露生

往事如烟

重生八零寒露生 怅味清欢 2117 2019-03-09 00:01:00

  寒露把她的眼罩拿掉,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那个女人吓坏了,大叫到,“是你!你抓我干什么!救命啊!杀人了”!

  成蔚走了过来,“别喊了,这周围是没有人的,何必费口舌呢?你放心,只要把你知道的告诉我们你就安全了”。

  一看到成蔚,那个女人差点晕了过去。

  “是你!你居然还敢回来,不怕被疤爷找到杀了你吗”!

  她待在疤爷身边自然是见过成蔚的,可她万万没想到他会找上自己。

  寒露没跟她废话,直接进入主题。

  “你知道你是因为什么被疤爷看中的吗”?

  她咬着嘴巴死活不说,寒露也不生气。

  寒露盯着她的眼睛,缓缓说出击破她防线的话来。

  “你叫杨慧,家住安平县大业镇上杨家村,父母是老实的农民,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你考上荣市师范学校,是被全家给予了厚望的”。

  “你说你的父母要是知道他们引以为傲的女儿做了黑社会老大的女人,你说他们会怎么办”?

  杨慧慌了,不能被爸妈知道,她不能。

  她一想到她刚上大学读书的时候,她爸爸亲自送她去荣市,还到处借钱供她读书。还告诫她要好好学习,将来才会有出息……一想到这些,她怎么敢让家里人知道,她怎么敢啊!

  她整个身体都在发抖,双手不停地搓着,她还在挣扎。

  “杨乐和杨雪还在上初中吧,你说他们要是知道自己的姐姐成了他们最不齿的女人,还会把你当成最尊敬的人吗”?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

  杨慧痛哭流涕,她再也坚持不下去了,她真的害怕,她最在意的就是自己的弟弟妹妹,他们两个是自己一手带大的,所以在他们心中自己是比爸妈还重要的。

  寒露知道她不可能说谎了,不过她一定还知道一些事情。

  “我,我记得疤爷摸着我的眼睛说我像一个人,我问像谁,疤爷就掐着我的脖子,我就不敢问了”。

  她一想起那个恐怖的记忆,她就害怕,整个人瑟缩在柱子下面。

  疤爷就是魔鬼,她那次差点死掉,要不是她流下了眼泪,说不定就真的死了。

  寒露打断她的回忆,继续追问,“你再好好想想,疤爷有没有无意中提起过那个人的名字”。

  她现在越来越确定了,那个女人可能真的是自己记忆中的那个人。

  “这,我想想……有没有,有没有,我想起来了!他有一次睡觉时,说过梦话!他说了一个名字,叫,叫”……

  话到嘴边杨慧突然就说不出来,没记起来那个名字。

  寒露闭着眼睛,背对着她,“是不是叫阿英”。

  “对!对就是叫阿英”!

  “你既然都知道了,那你放了我好不好”。

  她想回家了,她想回家看看自己的爸妈,弟弟妹妹。上一次回家还是两年前,她还记得爸妈泪眼婆娑送她出村,弟弟妹妹追在她后面,舍不得她离开。

  她还答应了乐乐和小雪,说自己等毕业分配工作了就带他们出来玩。可是自己呢?都干了什么混账事。

  自从她跟了疤爷,她就再也没回去过。她现在迫切地想要回家看看,她对不起爱她的家人!

  “不急,我会放了你的”。

  寒露让人把她带走了,杨慧知道自己不会有事也很听话,没有撒泼。

  成蔚一脸赞赏,还对她竖了个大拇指。

  “没想到你审讯起人也这么厉害,不过我很好奇,你怎么知道阿英”?

  自己只告诉了她杨慧是什么人,按理说她不可能知道得比他还多才对。

  “阿英是我朋友的妈妈”。

  她没有说谎,阿英的确是她朋友的妈妈。

  前世她的妈妈一直很忙,忙到经常没时间照看她,她怕自己一个人无聊,就找了个保姆来陪她。

  她叫郑莲,比她妈妈小几岁,来她们家时二十一岁。五岁的她不愿意叫她阿姨,一直姐姐姐姐地叫她。

  郑莲总是爱摸着她的头,她不喜欢别人摸她的头,就咬她的手。

  郑莲对着她笑,笑得很美,她每次都能看呆,她从小就喜欢美好的事物。郑莲很漂亮,特别是眼睛特别有神。

  她经常缠着郑莲给她讲故事,郑莲也非常迁就她。

  郑莲讲的故事很新颖,跟她从小听到的童话完全不同,有开心的,有悲伤的,小小的她还为了故事里的人而感动流泪。

  后来她才知道,郑莲讲的故事都是真的,她经常提到自己的妈妈,她妈妈的小名叫阿英,她和阿英长得很像,特别是眉眼,不过她妈妈比她好看。

  她说阿英以前是文工团的,不过后来因为腿受伤就退役了。可能是基因问题,她也很喜欢跳舞,而且跳的很不错。只是她从来不敢在阿英的面前跳舞,怕阿英伤心。

  她给自己说了很多,可她的记忆中没有爸爸。

  她说自己从小就没有爸爸,每次她缠着妈妈问爸爸呢?她妈妈总是看着远方,然后才缓缓说着她爸爸是大英雄,他功德圆满了就先去了天上。

  和郑莲一起的时光很快乐,但也很短暂。

  薛眠以前也很爱笑的,特别是郑莲来了以后,但之后的转变也是因为郑莲。

  她七岁的时候郑莲就死了。

  而害死她的就是薛眠自己。

  薛眠长得很可爱,特别是小时候。

  七岁生日的时候她遇到了她一生中最黑暗的一天。她被人贩子绑走了,是郑莲冒着生命危险来救了她。

  可郑莲也因此失去了生命。

  当时的情况还历历在目,她清楚地记得,歹徒听到警车的警报恼羞成怒,一下子把刀刺进了郑莲的胸口,可郑莲并没有害怕,还笑着对她说不要哭,用最后一口气给自己说了一句,“生日快乐”!

  后来警察来了,制服了歹徒,可郑莲却抢救无效。

  薛芷晴把她揽在怀里,一直安慰她,可是她害怕啊,她亲眼看到郑莲死在自己的面前。

  她的好朋友,好姐姐就这么倒下了,要不是为了救自己,她怎么会死!

  从那以后薛眠就再也没有笑过了。

  她也不敢一个人过生日,特别是她被查出心脏病的时候,经常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屋子里,弹钢琴发泄自己的情绪。

  以前她弹钢琴,郑莲就跳舞,虽然那时她还只会弹一点简单的曲子,可郑莲却很捧场,说她很有天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