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八零寒露生

发现破绽

重生八零寒露生 怅味清欢 2020 2019-03-08 00:01:00

  等成蔚他们再次出来的时候,寒露已经把手臂上的东西洗掉了。

  她的伤口自然是假的,不过是她画上去的,还借助了一点道具,才可以做到以假乱真。

  梁有才见她确实没事,心里舒了一口气。

  “今天谢谢你啊,梁有才”。

  寒露是要好好谢谢他,他不仅帮助了自己,还帮了成蔚。

  梁有才很高兴,他能帮助寒露。

  至少在她需要帮助的时候是自己在她身边,这就够了。

  “谢就不用了,我是自愿帮你的”。他摆了摆手,又继续说到,“我就先走了,天色也不早了”。

  寒露看了一眼窗外,外面橙红成功的,火烧云布满了整个头顶。

  她点头,把梁有才送到了大门口,跟他挥了挥手。

  寒露感慨,他又欠梁有才一个大人情了,上次借伞的事就已经麻烦他了。

  现在是能力不够,等自己能力够了一定还他人情!

  她一进门就看到成蔚背着双手在沉思,寒露觉得他这个人真的是一团迷。

  “成大哥,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吗?我总得知道自己帮的人是好是坏吧,你说呢”?

  寒露笑着问他,语气却很强硬。

  成蔚也没想着隐藏了,他乖乖地说了缘由。

  “我不是说我有任务在身嘛,我的目标是安平县的地头蛇疤爷,上次在安平你碰到我的时候我就是在探测情况”。

  “我本来找了一个好机会,准备一锅端了他们,谁知道临时出了意外,行动失败了,我们还损失了几个同志”。

  他没说自己受伤的事情,不过寒露能想象得到当时的情况有多么惊险。

  “我一路逃到了白水,上面还没给我增派援手,我只能慢慢拖着,还要随时防备疤爷的眼线”。

  “你这里也不安全,我明天还是得走”。

  其实他还是怕连累到寒露他们,行动失败是他领导不力,已经害死了几个好兄弟了,要是再殃及到不相干的人他的良心怎么过意的去。

  寒露知道了原委后她就打算管到底了,谁说她是不相干的人?疤爷她也算打过交道了,此人不除她也有些不安,毕竟自己还得扩大生意不是。

  “我看你们这次行动暴露了,疤爷肯定防备更严了。再想抓他可就难了”。

  可不是嘛,毕竟是轻则动命的事情。

  成蔚也在犯难,他能想到的方案他预演过了,根本没办法。

  都说打蛇打七寸,可他们都不知道疤爷的软肋是什么。

  “你之前在疤爷身边,你看到的最多的是什么”?

  寒露可不信一个人没有软肋,疤爷就算是再狠毒都会有软肋,她的直觉告诉她越神秘的人反而破绽越多。

  成蔚想了想,他在疤爷的身边当差时,好像没有什么特殊的,哦对了!是女人,长得很像的一群女人!

  他之前看到那些女人没往深处想过,他只是以为疤爷比较好色。

  “我可能知道了,我一会儿去让人拍一张照片,他的身边一直有一群女人,她们长像很相似”!

  所以疤爷的软肋一定是一个女人,至于是谁就要调查后才能知道了。

  找到方向的成蔚像个孩子一样,他立马就跑出了,寒露也没有拦着他。

  天幕正好掩住了大地,张秀丽就回来了。

  成蔚还没有回来,她怕自己妈见到成蔚时太过于惊讶,就先提前给她打了预防针。

  “妈,一会儿成大哥会到我们家来,他受伤了你多多照顾他一下”。

  张秀丽很急,成蔚咋受伤了呢?

  上次成蔚来他们家玩,给张秀丽的印象很不错,得知他受伤了她也忍不住抹眼泪。

  她们才说完话,成蔚果然回来了。

  看到张秀丽回来了,他很礼貌地跟她打了招呼,他又看向寒露,寒露点了点头。

  “孩子,你伤在哪儿了”?

  张秀丽很关心他的伤势,一直问个不停。

  “阿姨,没事,我已经没什么事了”。

  张秀丽可不信,她看成蔚的嘴唇泛白,这孩子肯定是在硬撑。

  “你给阿姨看看伤,要是处理不当可是要命的”!

  成蔚好久都没感受到这种浓浓的关心了,他不自觉地变得娇气了起来,脱了上衣露出了梁有才给包扎好的伤口。

  白色的绷带上已经染红了,白背心也换了一个颜色,偏偏成蔚还没感觉。

  张秀丽心惊,他赶紧让成蔚趴下,她检查一下到底怎么回事。

  她把绷带一揭,伤口的那里已经和绷带沾在一起了,伤口上的药已经溶在里面了,伤口还隐隐有发炎的征兆。

  寒露都不敢看,一定是刚才成蔚出去时弄的,他实在太不把自己身体当回事了!

  她很生气!

  “露露,你快去倒一盆热水,再拿一条干净的毛巾”。

  可生气归生气,她也不希望成蔚出事,一看到成蔚的伤口,她的心也在隐隐作痛。

  她捂着心口,去倒热水了。

  从清理伤口到包扎,张秀丽很仔细,期间热水也换了一次又一次。

  刀口太大,他又不方便去医院,张秀丽就不敢马虎了,最后弄完后成蔚竟然破天荒的睡着了。

  “嘘!露露咱们出去吧”。

  她把被子给成蔚盖好,就和寒露蹑手蹑脚地出去了。

  母女俩在院子里聊天,天上挂着一轮圆月,月光倾泻在院子里,寒露坐在石凳上,双手托腮。

  “妈一看到成蔚那孩子就想起小伟了,也不知道小伟现在在干什么”。

  张秀丽很感性,她救成蔚不是出于善心,最重要的是报恩!

  小伟说过要不是成蔚救了他,他很有可能会出意外。

  她一看到成蔚的伤口,她就想到了小伟也可能会受伤,要是小伟受了伤却没人帮他,那怎么办啊!

  她不止要对成蔚好,还要加倍对他好!连着小伟的那份一起,他们不能时时在儿子身边,成蔚就是能照顾他的人。

  寒露没想那么多,她这个人相信眼缘,她第一眼看到成蔚时就觉得成蔚这个人不错,值得深交。

  要是没有徐伟清的原因,她还不一定能认识成蔚这样的人。

  “妈你看,这月亮多圆啊,小伟这会儿肯定也在想你呢”!

  是啊,月亮很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