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八零寒露生

成蔚受伤

重生八零寒露生 怅味清欢 2054 2019-03-08 00:00:00

  送走了杜欣,寒露长长舒了一口气。

  她觉得以后还是尽量不要去杜欣家了,她是真的怕再遇到宋勉阳。

  不知道为什么她每次看到宋勉阳都会乱了方寸,讲真的他那个人还真是讨厌。

  她把手上的线团整理好了,习惯性地把手腕抬起来看时间,可没想到的是手表坏了。

  好好的手表进了水,表里湿答答的,一片雾蒙蒙的。指针也已经停止运作了。

  “真倒霉”。

  寒露忍不住发牢骚,她的心情还真是差到了极点。

  没办法,她只好拿着表到镇上的店里去问有没有办法维修,毕竟这是别人的表,还要还的。

  她找到了镇上唯一的一家表行,可老板看了一眼手表,直接说已经不能修了。

  这不是说假话,因为他的技术确实有限,而且那表还是双狮牌的,他也修不起啊。

  寒露再三恳求,老板就是不肯修。

  没办法她只能拿回去另想办法了,如果实在没办法她只有再买一块陪给宋勉阳。

  “不好意思,让一下”。一出店就能看到狭窄的街道上人来人往。突然她被人拍了一下肩膀。

  寒露觉得声音有点熟悉,她下意识地转身看他到底是谁。

  “成大哥?怎么是你?你怎么在这里”!寒露实在太多疑惑了,成蔚怎么会出现在白水?

  成蔚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把她拉到一旁。

  “我自然是有任务在身,不过什么任务就不能说了,诶,对了你家里有消毒水和消炎药吗”?

  他神神秘秘的,寒露感觉突然进入了谍战剧。

  她打量了一下高大的成蔚,他除了外表看起来有点颓废,倒是没看出来哪里受了伤。

  不过她也管不着人家的事,他是弟弟崇敬的人,她能帮就一定要帮。

  “家里没有了,你先跟我回家,我去药店买点,看你这样子你也不方便去买”。

  成蔚点头,他确实没办法去买,到处都是堵他的人。

  寒露小心翼翼地把他带到了店里,成蔚还小小惊讶了一下,这才多久他们就搬到了镇上!

  她也不解释,把成蔚安置好,她就出门买药了。

  她去的是镇上最大的药房,越是危险就越安全。

  “林老板,我要一瓶消毒水和一盒消炎药”。

  林老板看她的表情怪怪的,寒露早有准备,她扬起自己的胳膊。

  上面缠着纱布,还有血丝渗出来,看着有些触目惊心。

  一旁的病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都在同情着这个小姑娘。

  “哟,你没事吧,这是咋回事”?他蹙眉,似乎也在同情她的伤。

  寒露收回手,“哦,几天前我被缝纫机误伤了,本来这都要结痂了,谁知道今天一个不小心撕扯到了伤口”。

  反正她们家有缝纫机,她也不怕有人查。

  见林老板迟迟不拿药,她又把纱布揭了一点,露出了狰狞的伤口一角。

  “要不你来帮我再上点药,我自己一个人也不方便”。

  她把胳膊伸过去,林老板自然退后了几步。

  “呐,一瓶消毒水一盒消炎药,一共五块钱”。

  他又不是专职的医生,自己只是一个卖药的,见鬼的责任心。他一看到寒露手上的伤口就犯恶心,估计还化脓了吧,空气中隐隐还有一股恶臭。

  寒露付了钱,抱着自己的药出去了,她还悄悄瞄了一眼,周围没有人注意她。

  她不敢走太急,成蔚应该是被人盯上了,她要是反常一定会暴露的。

  “徐寒露!你手怎么了”?她在路上缓缓走着,谁知碰上了梁有才。

  梁有才很紧张地看着她,他的眼睛一直盯在寒露的胳膊上。

  “没事,就是不小心受了点伤”。

  寒露悄悄给他使眼神,梁有才很聪明,他很快就明白了有内情。

  “我帮你拿药吧,你手不方便”。

  她都使眼神了,梁有才还是要跟着,不过她为了不暴露,忍着没出声,让他跟着自己回去了。

  梁有才其实心里很忐忑,他很胆小,不过在这个时候他却一点都不害怕了。

  二人在路上有说有笑,任谁也不会怀疑有什么问题。

  “成大哥,你还在吗”?

  成蔚不在房间,寒露猜他是躲起来了,她小声地喊成蔚出来。

  成蔚果然没走,一听到是她的声音,他又从外面进来了。

  “妹子,谢谢了!这位是”?

  成蔚抱拳表达了谢意,突然他瞄到梁有才,询问徐寒露他是谁?

  梁有才没有让寒露介绍他,他直接做了个自我介绍。

  “我叫梁有才,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他才不会让寒露说出自己和她是同学这件事,虽然真的是同学,可他就是不想听到同学关系这几个字。

  成蔚哦了一句,尾音拖了老长。

  “你进来帮帮我吧,寒露妹子你先出去一下吧”。

  看来他是真的受伤了,寒露识趣地退出了房间,把门关上了。

  成蔚把消毒水和消炎药放在桌上后,他就把上衣脱了。

  他身上有很多旧伤疤,新伤口在背后,是刀伤。

  很大的一个刀口,肉还往外翻,因为里面的背心贴着伤口,他一脱背心,伤口又被撕扯了一下。

  细密的血珠开始往外冒,顺着笔直的背流了下去。

  成蔚还是那个样子,脸上也没有丝毫痛苦,还笑话梁有才胆子小。

  梁有才的确胆子小,他被吓坏了,从小到大他哪见过这种场面啊,也就是电影里才见过这种刀伤,没想到自己真的遇到了。

  “我,我我要怎么弄”!

  他实在不知道如何下手,两只手手都是颤抖的。

  成蔚看他那没出息的样子,还笑着拍了他肩膀,没想到他直接后退了两步。

  “你小子不行啊,虚得很。你先把消毒水上一遍,在把消炎药撒在上面,纱布在那边,弄完就包扎,懂了吗”?

  梁有才被嘲笑他很不服气,他鼓起勇气把消毒水拿起来,把瓶盖扭开,倒了一些在干净的湿毛巾上,小心翼翼地处理着伤口。

  “别磨叽了,赶紧处理”。

  成蔚觉得他简直就是在给自己挠痒痒,处理伤口就应该简单粗暴,这么温温柔柔像什么男人。

  梁有才这才加快了速度,不过他始终没有粗暴地处理,还是很仔细的。

  

怅味清欢

感谢雪天的星星的票票~感谢怜人的票票~   耐你们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