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八零寒露生

他知道错了,真的!

重生八零寒露生 怅味清欢 2032 2019-03-07 00:00:00

  寒露划到岸边,刚准备栓绳子,却发现宋勉阳不见了!

  她往刚才他落水的那个方向看,似乎有东西在水面扑腾,她以为宋勉阳被水草缠住了,赶紧又往那边划去救人。

  很快就到了那里,却不是宋勉阳,只是鱼群在那里。

  那宋勉阳呢?他人呢?

  “宋勉阳”!

  寒露大呼,她这会儿是真的害怕,要是他出事了该怎么办?

  正当她划着船到处找人时,突然一只手抓住了她的脚踝。水下那人一扯,她就掉水里了。

  “救命啊”!

  她不会游泳啊!刚下去就喝了几口水,她也不敢随意乱动,只能呼救了。

  忽然宋勉阳从水面浮出来,把她揽进了自己怀里。

  她看着宋勉阳,心里大骂他王八蛋。

  可此时她还不敢乱挣扎,上岸要紧,不一会儿宋勉阳就把她拖上了岸。

  “啪”!

  巴掌的声音回荡在湖面,久久没散去。

  “你混蛋”!

  寒露真的很生气,她生宋勉阳的气,也生自己的气。

  她气自己不应该把宋勉阳踹下水,气宋勉阳的恶作剧。这样拿生命开玩笑的事,她是昏头了吗?

  今天出来游湖就是个错误的决定,她打完就走人了,她实在待不下去了。

  留下一脸错愕的宋勉阳,他完全不知道寒露为什么打他。

  虽然不知道原因,不过这小伙的认错自觉还是挺不错的,他觉得寒露生气肯定是生自己的气,她既然都生气了那一定是自己做错了。

  可到底是哪里做错了他还真没悟到,在他的眼里刚刚的恶作剧都是小事,反正他不会让寒露出事。

  宋勉阳在原地想了好久,杜欣才回来。

  “表哥,怎么是你一个人,露露呢”?她才去一会儿又发生了什么事?

  宋勉阳抬起头来,答非所问。

  “你们女孩子为什么这么容易生气呢”?

  杜欣这才看到她表哥脸上的巴掌印,她真的十分惊讶。

  “天呐,你干了啥事露露对你下这狠手”。他脸上已经红肿起来了,寒露打他是用了全力的,偏偏他自己像个没事人一样。

  “我只是跟她开个玩笑,你知道我的水技的,就算她沉到湖中心我都能给她捞上来”。他心是真的大,完全没发现杜欣的脸色已经变了。

  “啪”!

  又来!杜欣也给了宋勉阳一耳光,虽然杜欣打得比较轻,可还是有一点印记在上面,杜欣打完也不跑,她不怕他了。

  “活该你被打,命是能开玩笑的吗?你水技好是一回事,万一有意外怎么办,我现在才发现你这么不靠谱,你也别想我帮你追露露了”。

  杜欣比寒露还生气,自己表哥怎么这么不靠谱呢,明明他的机会还是很大的,硬生生让自己作没了。

  况且拿生命开玩笑,她要是寒露她也会打他的。说不定比寒露打得还重!

  打得好!宋勉阳这才明白过来自己都干了什么混账事,他甚至还想寒露再给自己两巴掌。

  这次换杜欣瞪着他了,两人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儿,杜欣是真的不想管宋勉阳了,她直接跑了。

  她去了寒露的店里,寒露正在整理线团。

  张秀丽一大早就回了张家村,昨晚上忙到很晚也来不及收线团之类的,她刚好回来,也静不下心,就在理线团。

  杜欣看她没理自己还以为她是迁怒她了,慌忙表明立场。

  “露露,我真不知道我哥那么混蛋,我刚也打了他一巴掌,他这人就是欠打”。

  寒露睨了她一眼,自己又没生她的气,一码归一码,她只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罢了。

  杜欣也找了个小板凳坐下帮着整理,可杜欣是个标准的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根本就不会这些活。

  寒露看她越理越乱及时制止了她继续破坏。

  “我屋里有书,你去拿一本来看吧,我可不想整理第二遍”。

  杜欣也认识到自己确实没啥用,还添了乱,她哪儿还好意思帮忙,赶紧去寒露的屋子拿了一本书来看。

  “你不住学校了吗”?杜欣发现刚才进的屋子里啥都有。

  寒露点头,她已经不住学校了,之前跟她爸挤在小宿舍楼是因为没条件,现在她妈在镇上开店。后面又有房间,她怎么可能再去学校住。

  而且学校除了上课近之外,也有很多的不方便。

  从窗户上偷跑进来的阳光刚好倾泻在寒露身上,显得她整个人都柔和了起来。

  杜欣发现她这个好友真的很漂亮啊,以前还没发现,她是属于那种耐看型的,一眼看上去可能觉得很平常,可越看越觉得好看。

  “露露,你有没有想好要报考哪个学校?我感觉很迷茫,这都快要高考了,我还不知道报考哪个学校好”。

  杜欣把书放在腿上,她一直手撑着脸,很是迷茫。

  “我要报京医大。主要看你自己吧,你喜欢什么”?

  寒露一直以来努力的目标就是这个,她要学医,即使会很苦她也坚持。

  寒露张大嘴巴,既是她意料之中,又是她意料之外。

  她之前就觉得寒露肯定会报考京都的大学,她以为是京大,没想到是京医大。

  当个治病救人的医生还是很不错的啊,她一直都觉得医生是天使。

  不得不说杜欣把她塑造得很伟大,其实寒露她学医的第一目的就是为了家人。

  杜欣想了想,她的兴趣,好像她还没有特别喜欢的事。

  “不知道,我没有喜欢的,连学钢琴都是一时兴起”。

  她想寻求寒露的帮助,可寒露是真的爱莫能助,她不能左右别人的人生。

  杜欣在她这儿得不到答案,只有先想着自己想干什么,不过短时间她估计也得不出什么答案。

  “那个,露露你也别跟我哥计较,他就是心大,我已经教训他了,他也认识到错误了,真的”!

  杜欣虽然嘴上说着不帮宋勉阳,可还是不能真的不管他。

  寒露听她说完,她像个没事人一样,手上的动作不停,仿佛她不是当事人。

  “我跟他又没关系,何来计较一说?今天就这样,你先回去吧,别忘了复习”。寒露对这个好姐妹还是很关心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