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八零寒露生

游湖风波

重生八零寒露生 怅味清欢 2088 2019-03-06 00:00:00

  第二天一大早他们一家人就都出门了。

  徐国梁是去学校办公,张秀丽是去喝喜酒,寒露自然是去找杜欣啦。

  她站在杜家大门拉响了门铃,没过一会儿就有人来开门了。

  还是宋勉阳……

  寒露:……

  他不是应该走了吗!怎么还在这里?要是她知道宋勉阳在这里她就不来了。

  “欢迎欢迎,徐同学里边儿请”。

  宋勉阳的嘴角始终挂着一抹浅笑,看得寒露想打人,他笑个毛啊!

  寒露也不可能转身就走,回了他一个职业假笑,就自己进去了。

  杜家照例只有杜欣和宋勉阳在家,杜叔叔基本上白天就没在家过,李阿姨也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杜欣一看到她就从沙发上蹦了起来,她还想给寒露一个大大的熊抱,可是被宋勉阳一个眼神劝退了。

  “啊!露露你怎么来了”!

  “怎么?不欢迎我来啊”。寒露笑着反问她。

  杜欣十分激动,终于有人来陪她了,这两天跟表哥这个白眼狼窝在家里,她都要发霉了。

  “我巴不得你住在我家呢!走我们上楼去,别理他”。杜欣看都不看宋勉阳,谁叫他欺负自己的,哼!

  宋勉阳的脸上好像写着求关注一样,寒露不自觉地看了过去。

  他立马就乖得跟个小宝宝一样,她鬼使神差地说出了她后悔一天的话。

  “我们去划船吧”。

  ……

  杜欣一听不用闷在家里,立马举双手同意了,宋勉阳只要和寒露一起,他怎样都可以。

  杜欣很快就哒哒哒跑上楼去收拾东西了。

  宋勉阳一个大男生兜里除了钱也不用带什么,他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寒露也不可能干站着,只有跟他一起看电视。

  不过她坐的是一边的单人沙发,宋勉阳本来坐得离她很远,可他屁股上好像是长刺了一般,一直挪个不停,最后停在了靠着寒露那张小沙发的位置上。

  “你”

  寒露惊了,他什么意思,不会喜欢自己吧!

  谁知宋勉阳缓缓开口,“你眼角有眼屎”。

  靠!她就知道自己想多了,这宋勉阳真是讨厌鬼,哪有当着女生的面直说她眼中有眼屎的!委婉一点不行吗!

  她气急败坏地拿了纸巾擦了一下,果然是有一点点……

  宋勉阳在一旁笑得打滚,不过他可不是笑话她有眼屎,他是觉得她怎么会这么可爱。

  可寒露不知道他心中所想,她简直想抽自己,好好的干嘛要来杜欣家。

  “你们在聊什么呢?表哥你怎么笑得跟个二傻子一样”。

  杜欣也下楼了,她还真是女生出门的典型。

  出去划个船还穿裙子,她想说湖边风多大啊。

  可杜欣不这么认为,好不容易出去玩她可不想灰头土脸的。

  宋勉阳瞪了她一眼,算是给她一个警告,她立马就闭嘴了。

  见杜欣准备好了,三人就出发了。

  白水镇跟它的名字一样到处都是水,它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水乡。

  白水镇是因为白湖的水而取名白水的,这里的风景天然,美不胜收。

  湖水把城镇围成一个三面环水的半岛模样,湖上面有很多的船在行驶着,它们既是交通工具,也是旅游项目。

  虽然这个年代根本就没有旅游业这一说法,不过人们对美丽风景的热爱是抵挡不了的。

  每天都有许多外地的青年学生慕名而来,就为了欣赏白湖的瑰丽风景。

  寒露三人到湖边的时候刚好只剩一叶小舟了,杜欣兴致勃勃地先上了船。

  宋勉阳暗中给她使了眼色,她撇了撇嘴,还是没能抵抗住表哥的请求。

  “露露,你们俩先划着,我刚看到那边有卖糖葫芦的,我去买一串糖葫芦,一会儿你们再划过来接我”。

  杜欣找了个借口开溜,寒露也跟着她一起。

  “露露你不用跟着我,一会儿就来,你们先去玩”。

  寒露也坚持,她才不想跟宋勉阳待在一起。

  突然一个人影从街角那边消失,杜欣有点激动。

  “我刚看到了一个老熟人,我要去找他”。

  她悄悄在寒露耳边说到,寒露看她紧张那样,做了一个秒懂的表情,放她走了。

  她转过头看到宋勉阳已经在船上等她了,她也不矫情了,上船!不能亏待自己不是。

  船虽然栓住了,可在水面还是比较摇晃的,宋勉阳想扶她,寒露看都没看他,一个小跳就上了船。

  寒露计算过自己跳下去船晃动的频率,自以为很稳,谁知道突然一下子没稳住差点摔下去。

  宋勉阳赶紧把她拉过来,因为他们俩是站在船上的,所以船格外的摇晃,双双跌坐在船上。

  更让寒露羞愤的是,她趴在了宋勉阳怀里。

  她快速起身做好,把脸别过去不看他假装没事看风景。

  宋勉阳也不逗她,把栓船的绳子解了,自觉坐到前面的位置划船。

  微风轻拂,吹皱一湖的波澜。

  寒露的记忆里,上一次游湖还是在她八岁的时候,那天是她生日,她很害怕,她不敢一个人呆在家,而她妈妈破天荒的没有去工作,陪着她到处玩。

  她还记得妈妈对自己说的话,“眠眠,做人呢最重要的就是开心,今天是你的生日我们要开开心心的,以后也会一直开开心心的”。

  八岁的薛眠奶声奶气地问妈妈,“那妈妈以后还会陪眠眠过生日吗”?

  妈妈那时笑得是那么的甜,她摸着小薛眠的脑袋,答应了她。

  “妈妈以后都会陪着眠眠的,我们先划船去”。

  可从那以后妈妈就再也没有陪她过过生日了……

  想起往事,寒露脸上有些落寞。

  她是真的很想妈妈,也不知道她现在过得怎么样了,没有了自己在身边陪着,她一定特别孤独吧。

  宋勉阳吓坏了,还以为她是在生自己的气。

  “那个,对不起是我错了,我刚刚不应该故意晃船的”。

  醒过神来的寒露刚好听到他说这句话,她就说不对劲!自己明明都算好了,原来是他在搞鬼,这还怎么忍?

  她先挤出了个假笑对着宋勉阳,之后道:“没关系的,对了你会游泳吗”?

  宋勉阳被她的假笑晃了眼,才说了个会字,结果就被寒露一脚踹下船了。

  寒露把浆拿到手上,划走了。

  还给水中的宋勉阳留了一句话。

  “自己游回去吧”。

  反正他们才划一点了距离,随便游都能到岸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