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八零寒露生

又见宋勉阳

重生八零寒露生 怅味清欢 2390 2019-03-03 00:00:00

  第二天寒露就去了安平,她是和张秀丽一起去的。

  张秀丽不放心,要和她一起,寒露也想带她妈去安平逛逛,就欣然同意了。

  班车缓缓行驶,春天来了万物复苏,路上有很多漂亮的景色,张秀丽就趴在窗口看外面的风景,寒露昨晚学习到很晚,根本顶不住,就坐在她妈旁边打瞌睡。

  大概摇晃了几个小时才到安平。

  “妈,走这边”。

  寒露一把把她妈拉了过来,她妈有点懵,找不着方向。

  也不怪张秀丽,她从前一直在村里和镇上,一时间到了大的县城就有点像懵了。

  张秀丽实在是太惊讶了,她记得她上次来安平,这里还不是这样的,时代变化太大了。

  一栋栋高楼矗立,人流量也特别大,到处都是高档的店铺,跟白水的叫卖商贩完全不一样。

  寒露怕她妈走丢,一只手紧紧地拉着她,“妈,咱们是去中心大街买吊灯,还是有点远的,就坐公交车过去吧”。

  张秀丽连忙点头,她哪儿知道这些啊,女儿说什么,她也在记。

  安平的公交车很挤,比后世还挤,她们母女二人就在车上就像肉夹馍一样挤到了中心大街。

  这里的一条街都是卖高档品的,像水晶吊灯这种奢侈品当然在中心大街正中央。

  五彩斑斓的灯映入眼帘,张秀丽一下子就走不动路了,寒露见得多没什么好惊讶的,她打量着这里的灯,在挑选着最合适的那一款。

  找了半天,她发现了一款很合适的,它的体型不大不小,发出的光芒也很柔和,非常适合她们的店。

  “老板,我就要这个了”。

  “等等,这个我要了”!一个尖细的女声响起,与此同时还从包里掏出了一把钱。

  寒露蹙眉,她看着那个女人,她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有钱”的味道。

  她大概二十几岁,栗色的披肩卷发,雪白的衬衫扎进了牛仔裤里,身材非常火辣,脸上的妆容也很魅惑,手上还戴着一块东方双狮手表。

  她还喷了香水,是寒露熟悉的香奈儿,让寒露惊讶的是她的眉眼,怎么会那么像她记忆中的一个人?不过她实在想不到,这样一个人怎么会如此的……

  “同志,你看是这个小同志先来的,要不你再看看别的”?

  老板也是见过世面的,他心中有自己的职业操守,虽然寒露还没付钱,可她确实是先来的。

  没想到那个女人油盐不进,非要买那个吊灯。

  寒露不想与人家起冲突,就主动说不要了,自己再看别的。

  没想到店老板却不干了,他直接说不卖了,一下子就把那个女人惹怒了。

  “你是怎么做生意的?也不看看她们买不买的起,送上门的生意你都不做,我看你这店迟早倒闭”!

  寒露冷着脸,张秀丽也不服气,她平时不与人起冲突,可是她很护短。

  “你这个女人讲不讲理,人家不卖给你你就去别家买不行吗?像个泼妇一样撒泼打滚像什么样子”。

  张秀丽觉得这个女人的行为实在有失风度,自己一个农村妇女都知道基本的礼貌,她一个城里人却不知道。

  那个女人一听张秀丽说她是泼妇,她一下子就像疯了一样向张秀丽扑上去,张秀丽哪知道她这么疯狂,没什么防备,差点就被她抓了脸。

  张秀丽反应过来,一下子把她推开,并给了她一巴掌。

  庄稼人的手劲特别大,一巴掌过去她的脸就红了。

  她捂着脸还想要撒泼,寒露可不答应了。

  寒露本不想与人起冲突,可谁知这个女人一点都不识趣,她真的生气了。

  寒露一脚就把她踹倒了,她疼得呲牙咧嘴,可寒露也不打算就这么算了,她蹲下去左右开弓,打得那个女人哇哇叫。

  店老板也不怕出事,他还吩咐店里的人把门关上了。

  本来店里就只有他们几个人,这下把门还关了,就不怕她喊人。

  寒露好好的教育了那个女人一顿,她虽然不服气,可也不敢反抗。

  “既然做人就要有人的样子,我妈教过我做人要礼让,有礼貌,可明显你妈没教过你,今天你可记住了”。

  要是再被她遇到,寒露不介意再教育教育她。

  那个女人连连点头,寒露这才放她走了。

  老板把她之前看的那款吊灯给寒露包装好,寒露也爽快的付了钱。

  “你们小心点,一会儿就快些离开吧”。

  老板是个实诚人,他倒是不怕那个女人叫人,他既然能在中心大街开店,背后的实力也不差。

  可她们母女二人势单力薄,还是快些离开安平为好,他见的人多了,一眼就看出了寒露她们不是安平本地人。

  寒露感激地点点头,这个老板虽然心大,但为人还是挺不错的。

  母女二人带着高价买的吊灯,就准备回白水。

  到了车站,买了票,没想到在车上见到了宋勉阳。

  “你怎么在这里”?

  寒露惊讶了一下,又突然想到他应该是去白水给杜欣带资料的。

  “哦,杜欣不是说要资料嘛,我今天刚好有时间就来了,这么巧你也在这车上”。

  宋勉阳很高兴,她真的在车上,他还以为他错过了呢。

  是的,是杜欣给他打了电话,说寒露一早就去了安平,他找了大半天没找着人,就想着来车站碰运气。

  至于杜欣为什么知道寒露来安平,纯属也是运气,她本来是去找寒露出去逛街的,没想到徐国梁说她们进城了。

  她想到自己表哥好像对寒露有意思,就友情提示了一下。

  可这些寒露自然不知道,她还真以为是巧合呢。

  “露露,这是你同学?你们聊,妈坐在你们后面啊”。

  张秀丽见他们聊得嗨,也不打扰他们,她直接坐到后面一排去了,把空间留给他们同学说话。

  宋勉阳这才反应过来,他慌忙跟张秀丽打招呼,生怕张秀丽对他映像不好。

  同时他又觉得这张阿姨真的是神助攻,他刚还想怎么和寒露坐一块呢。

  寒露觉得宋勉阳怪怪的,她坐在他旁边有些不自在,可她又不好意思走,只好暂时坐在这里了。

  宋勉阳知道寒露对他还没感觉,不过他也不打算告诉她,等寒露上了大学他就和她表白!

  要说这宋勉阳为何突然变得主动起来,是因为上一次寒露离开他家后,他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看他一天都心不在焉的,他妈一语道破梦中人,他真的喜欢上徐寒露了。

  他想起在图书馆,她借给自己两块钱,自己把随身手表抵押给她,她那时的狡黠跟他第一次见到她的样子完全不同,他一下子就被吸引了。

  再见时她的勇敢,他收起了还钱的手。

  他迫切想要了解更多关于她的事情,可是越了解越深陷其中,他越来越想见到她。

  最后他知道了那就是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可他又觉得自己配不上她。

  她那么优秀,自己除了家世还行之外就没别的,于是他在学习上也不敢有所怠慢,又回去重新读书了,甚至放学回到家还学习到很晚。

  陈茹虽然很高兴自己的儿子终于懂事知道学习了,可她也是打心眼里心疼每天熬夜的儿子。

  寒露坐在他旁边,也觉得这次看到的宋勉阳好像更成熟了,也更……帅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