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八零寒露生

整修店面

重生八零寒露生 怅味清欢 2020 2019-03-02 00:00:00

  自从杜欣知道那块表的由来后,她就觉得自己表哥不一般,他是什么人,身上能没有两块钱?

  依她看她表哥明明是对寒露有意思才对,可寒露明显没有感觉到,她也不打算说出来,要是坏了自己表哥的事就完了。

  寒露很抓狂,杜欣每天看她的眼神都怪怪的,就好像捉奸在床一样!

  明明都已经把前因后果告诉了她,宋勉阳只是因为自尊心太强,她才不得不又收下这块表的。

  看来下次一定要把表还回去了,这手表虽好,可还是自己的最好。

  很快就过了一个月,张秀丽的准备工作早就准备好了,寒露趁着周末两天也回去帮着一起收拾。

  店里其实不需要太多的东西,王婆的店本就是个裁缝铺,有很多都是现成的。

  主要是张秀丽,她要搬到镇上做生意,家里就必须打点好,她自己的东西也要收拾好。

  “好了,妈你先把东西放在院子里,我叫了人整修店面,你还要给工人们做饭”。

  王婆的店后就是她住的地方,王婆把整个房产证明都交给了寒露,寒露就暂时收下了,等到她老人家的孙子来寻亲,她就连本带利还回去。

  张秀丽来镇上就是住的王婆的房子,当然不是王婆睡过的屋子。

  王婆在那间屋子里走的,张秀丽不打算动里面的东西,一切都保留了原来的样子,好给后人留个念想。

  她把东西放好后,就在厨房准备吃食了,寒露没别的事做,就一边看书一边等工人。

  “扣扣扣”!

  一阵敲门声响起,寒露放下书,把门打开了,是她请的小工到了。

  “春生叔,你们快进来喝口茶再开工”。

  春生憨憨一笑,跟她摆了摆手,“我们先干着,这里工程也不大,早点干完再来吃茶”。

  这个春生叔是隔壁的大叔介绍的,为人老实忠厚,特别是干活,从不偷奸耍滑。

  寒露在一旁监工,春生也高兴,他可听说了徐寒露是白水中学的第一名,他别的不在乎,唯独成绩好在他这里就能得到最高的崇敬。

  “叔,你们在这里留一个单独的空间,剩下的还是按照你的经验来修整”。

  寒露在墙角的位置留了个试衣间的空间,别的衣服铺都没有试衣间,通常买衣服的人都是现场就脱衣服试,她觉得很不雅观,所以试衣间是一定要有的。

  她还得买一张穿衣镜子放在里面,方便顾客试衣服。

  “对了,天花板也刷白”。秀水街这边的店都是青砖修炼的,王婆在世的时候她本来年纪就很大了,她也不可能倒腾装修什么的。

  寒露主要是想在中间装大的水晶吊灯,墙面和天花板都刷白才更好看,更亮堂。

  “徐同学,我记得你是说要装修裁缝铺的啊,怎么更像是服装店呢”?

  春生不解地看着她,带有水晶吊灯的店他在安平见过,那是大商场的服装店才有的。

  “叔,我们家的裁缝铺可不是普通的裁缝铺,等开业了,您来光顾,我给您打对折”。寒露对自己的店有信心,再说了她虽然一直打算的就是以定制为主打,但普通的衣服也还是要卖的。

  春生可高兴了,寒露给他面子,还说给他对折,他干活的速度都快了不少。

  他们一队的有六个人,敲敲打打一上下午就完工了。

  这效率真的高,难怪隔壁大叔推荐他,寒露很爽快地就把工钱给结了。

  爽快的老板工人也喜欢,一直跟她说着下次有活再叫他们。特别是这家主人做饭特别香,就是不要工钱只吃一顿饭他们也愿意啊。

  送走了春生一队人,寒露就在白纸上画设计图,新店开业总要有拿的出手的商品镇场子。

  一个月前寒露就又买了布料,她妈这一个月就没闲着,村里的人都在种农田,看张秀丽一直窝在家里不出门,他们还纳闷呢。

  不过赶制的衣服就没什么太多的惊艳,都是些中规中矩,但又不失新意的设计改的。

  张秀丽忙活完厨房里的事,才到前面店里看看情况,她睁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这是自己刚来的时候看到的屋子……

  她再看女儿时眼里都充满了星星,她是真的很喜欢这里。

  “露露,装修得可真好”。

  寒露看她妈那惊奇的样子,也被她感染了。

  “这都不算什么,等我把试衣间和吊灯安置好,那才好看哩”。

  她前世的妈妈就是做服装设计的,还有自己的品牌。

  她的妈妈是一个成功的商人,长期耳濡目染下,寒露虽然不算精通,可还是有了一定的基础。

  所以她才让张秀丽开店,自己的设计虽然没有她妈的水平,可在这个年代也够用了。

  只是张秀丽有些不解,自己的女儿什么时候懂这么多了?

  “露露,你咋懂得这么多,我还只在电视上见过你说的大吊灯呢”!

  寒露也没有得意过头,面对她妈询问,她对答如流。

  “上次我和小伟去安平卖衣服见过,我想着我们要是装一个肯定吸引人”。

  她也是和春生叔聊天才知道安平已经有了这种装修。不过还是比较简单的,没有她留出的空间那么大。

  张秀丽没出过远门,半辈子去过最远的地方也就是安平了,不过那也是她年轻的时候去过,现在已经很多年了。

  所以寒露说是在安平见过,她一点都不怀疑,还对安平产生了极大的向往,她想看看曾经那个大县如今又是怎样的繁华。

  寒露不知道她心中所想,只是觉得她妈一辈子太苦了,她发自内心的想对她好。

  “妈,等我高考后,咱们就去安平玩,也去荣市看看,荣市可是我们省的省会,可比安平大多了”。

  “诶,咱们一家人到时候都去,都去”。她顺着寒露的话说,像是在哄孩子,但其实心里也很向往。

  女儿有孝心,张秀丽心里特别感动,她看的出来,自己女儿的志向不小,这种小地方是关不下她的。

  她能做的就是不让她失望,不脱她的后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