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八零寒露生

有点眼熟

重生八零寒露生 怅味清欢 2069 2019-03-01 00:00:00

  跟以往不同,这次考完所有科目,同学们个个都叫叫苦连天的,这题跟平时的相比难太多了!

  王守国抱着试卷一进教室,大家的情绪都很紧张,因为他的表情很是严肃。

  而且一般是班长提前就把试卷分发了,这次是他自己抱着试卷来的。

  “徐寒露”。

  “梁有才”。

  ……

  他在一个一个点名……

  王守国把第一份试卷交给寒露,梁有才随后也上去领了卷子。

  等卷子发完了,大家头埋得更低了。

  “你们自己看看,这题难吗?平时难道讲少了?赵磊,你这次不仅总分低了二十多分,物理更是一塌糊涂”!

  赵磊觉得自己该骂,他倒是大大方方的接受了批评。

  寒露和梁有才都考的还不错,特别是梁有才,他和寒露只差几分。

  杜欣也在挨骂的一批人中,她比平时少了十几分,已经退居第八了。王守国恨铁不成钢地说了她两句,她自己也挺难受的。

  除了本身就优秀的稳住了分数,其余的同学全都比以往低了几十分。

  一班是重点班,重点班都那么多人下降,二班的就更惨了,前三十名一个都没有。

  “你们觉得很难吗?我负责任地告诉你们,高考的难度比这次的还难一点,你们这就败下阵了?就你们现在这个水平,我劝你们还是回家种地吧”!

  王守国平时不这么毒舌的,他在办公室被校长臭骂了一顿。

  这次的试题本来不是原定的试题,校长得到消息说今年高考方向有变,临时更换的。

  他这么生气是因为题虽然变难了,但解法都是差不多的,同学们对这些稍微换了题型的题摸不着头脑,这是他万万想不到的。

  不得不说,有时候一顿骂比鸡汤还管用,被骂的同学都没有不服气的,纷纷反省自己,比以往更加努力了。

  放学后杜欣还闷闷不乐的,寒露只好上前安慰她。

  “怎么,觉得难了?我看怀疑人生的不是赵磊而是你吧”!

  杜欣哀怨地看着寒露,她以为她是来安慰她的,没想到开口就是毒舌!

  她趴在桌子上,也不收拾书。

  “我是不是太笨了啊?我都要怀疑我能不能考上大学了”。

  寒露点了点她的头,终于明白了王守国的心情了,恨铁不成钢!

  “我只知道你要是再这么消沉下去,就真的考不上了”。

  寒露把书包拿好,没再跟她多说,就走了。

  相信她过不了多久就能想通了,要是一直消沉下去,那就不是杜欣了。

  “杜同学!你还走不走,不走我直接锁门了”!

  梁有才在门外等着锁门,杜欣抓狂,徐寒露那个死丫头真的不理自己了……

  她匆匆拿了两本书就走了。走到门口时,她还狠狠瞪了一眼梁有才,哼,这人跟徐寒露一伙的!

  寒露在食堂吃完饭回到宿舍,徐国梁也在等着她。

  她把书包放好就坐在一旁听他爹的教诲。

  “你觉得这次的题做起来怎么样”?

  原来是找她调研的,寒露倒没什么感觉,她觉得这套题跟平时的区别不是特别大,就是有一些题要换好几个思路才能解题那种。

  “我觉得变动不是很大,而且你上次给我的教材很有用,这次的试题有很多都找得到原型”。

  徐国梁点了点头,就没了下文。

  寒露知道她爸心中有数了,也就没凑上去。

  “对了爸,我明天去同学家里,晚上再回来”。

  店子的事情,她妈还在筹备中,也不急。

  可好友目前遇到困难,她就不能见死不救了。

  得到了徐爸的许可,她才收拾好了去休息。

  第二天一早寒露就去了杜家,没想到她爸也在家。

  给她的感觉是杜爸爸很冷漠,对杜欣也是。

  寒露来了后,杜先生就又出去了,也没留什么话。

  李玉梅有点尴尬,可又无可奈何。

  杜欣习以为常,她理都不想理家里这些糟心事。

  “我就知道你最爱我了,走我们去练琴”。

  杜欣很高兴好友能来看自己,昨天从学校回家她就后悔了,她很怕好友不理自己了。

  寒露觉得她真的是心大,这都什么时候了,她都不知道该说她什么了。

  “打住,练琴随时都可以,但是我今天来是给你送东西的”。

  寒露把自己用过的教材递给杜欣,她已经吃透了,杜欣如今正需要新的教材。

  “那我们去练题行了吧”!

  两人一天都在一起练题,当然寒露是在给她讲题。杜欣本来就聪明,所以她教起来也很顺畅。

  杜欣是那种一点就通的人,寒露觉得她要是再多用点心肯定可以超过自己的。

  忙碌了一整天,寒露口干舌燥的。在杜家吃了饭,她就准备回去了。

  杜欣把她送到门口,“露露,你真好!我简直爱死你了,来亲一个”。

  寒露后退两步,一脸嫌弃。

  “打住,你别靠近我。我们说好了,你可别突然消沉,我又不是心理医生,可不会多管闲事了”。

  之前赵磊也是,又来了个杜欣,她又不是专职心理医生的。

  “知道啦~”

  杜欣把这三个字托得老长,嘴巴还嘟起来了,寒露着实被她逗笑了。

  她看了看时间,突然注意到手腕上的手表,才想起来还有事情给杜欣交代。

  “我差点忘了,你让你表哥再给你带几套题,安平的书店应该有新版的练习题了”。

  杜欣虽然聪明,可她也死板,说难听点就是没有悟性,她习惯的都是以前的题型和解法。

  想要跟上新高考,光有寒露的那套题是远远不够的,寒露也不可能光陪着她练习,只有多做题这一条路了。

  “嗯好。他应该下周就要来我们家,我一会儿给他打个电话”。

  她又看了一眼寒露手腕的表,她终于想起来在哪里见过了!

  “露露,这不是我表哥的表吗!你……和他”!

  杜欣一脸震惊,仿佛知道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寒露扶额,她就知道杜欣肯定误会了!

  “我说这是他抵押在我这儿的你信吗”。

  当然不信!杜欣看着好友,又想起了在他姑姑家两人的莫名其妙,她脑子里脑补了一出好戏。

  见她歪着头冥思苦想,寒露无奈地摇了摇头,直接走人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