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八零寒露生

和别人的比拼都是游戏

重生八零寒露生 怅味清欢 2319 2019-02-28 00:00:00

  王婆的话在她耳边回荡着,寒露干什么都心不在焉的。

  张秀丽看在眼里,知道她心里难受。

  “你一会儿跟你爸说一下,先帮你把名给报了,我看王婆她怕是大限将至,我们俩得做好准备,等这事儿过去了,你再去学校”。

  目前她最开心最开心的事就是自己的家人能理解自己吧!寒露给了她妈一个拥抱,就转身去找徐国梁了。

  徐国梁已经把营业申请报上去了,估计再过几天就能批。

  这会儿他正在自己书房里备课,明儿就开学了了,他作为带班老师,身上的责任很重。

  “爸,你明天帮我报名吧,我想要请几天假”。

  寒露的眼睛还是红红的,徐国梁问了一下原因,最后很爽快地就答应了她。

  得知女儿经历了这么一件事,他也支持女儿去照顾王婆。

  “要是王婆真的去了,你就去学校找我”。女儿长大了,做出的决定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他不需要过多的干预。

  之后寒露就在王婆那里住下了,她让张秀丽教她做了几样小菜,还有葱油饼的做法。

  王婆是含笑去世的。就在开学后的第四天,走之前寒露给她做了她最爱吃的葱油饼,老人拉着她的手,眉眼含笑。

  寒露第一时间去学校喊了徐国梁,然后通知了张秀丽。王婆的邻居大叔知道王婆去了后,也跟着忙前忙后,寒露简单地办了丧事,就下葬了。这是王婆自己吩咐的,她说她不喜欢那些繁文琐节,她想早点下去找她的亲人团聚。

  秀水街的人认识徐国梁,他们不知道其中的原委,都夸赞他不仅是个好老师,还是个好同志。

  王婆去世这件事没在白水掀起水花,她的离开虽然很平静,不过却在寒露的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记。

  裁缝铺的事她让张秀丽暂时不急,一个月之后再开。王婆才去世,于情于理都不应该如此。

  至于王婆的店寒露也不会白拿,她之前准备给秀水街的那件铺子多少钱就给王婆多少钱,她写了一张欠条放在箱子里收好,是无期限的。以后要是王婆的外孙真的找回来了,她就把欠条给他。

  忙完这些事,寒露就回了学校。

  她只报名人却没来,大家都在猜测原因,杜欣还以为她生病了,缠着徐国梁问个不停,徐国梁也没说她到底在干嘛,就只告诉她寒露有事暂时来不了。

  没有好友在身边,杜欣变得蔫蔫的,上课也有点心不在焉。

  还有一个人比杜欣还着急,但他又没立场去问徐国梁,他利用自己班委的特权,偷偷看了寒露的住址,跑到徐家村去找她。

  结果当然是无功而返,寒露在王婆家,家里只有张秀丽一个人在,张秀丽当然也不能说寒露到底在干嘛,只说她在镇里办点事。

  寒露一进教室就享受了注目礼,下半期都是自己复习,这个得靠自觉,所以也没有老师守着他们。

  杜欣几乎要冲上去了,鬼知道她有多想这个好朋友,她还特别担心她,是除了友谊之外的,但她又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关心。

  梁有才终于松了一口气,看她没什么事后,才投入了学习中。

  开学第一周照例老规矩,开学考试!

  都寒露寒假没参加补课,赵磊走到她桌子面前,充满斗志地向她宣战,“徐寒露,你已经落后我们一截了,这次我一定是第一”!

  徐寒露心里翻了个白眼,她没补课不代表没看书,在家她也是很努力的好吗!

  “赵磊同学,你前面还有一个梁有才”。

  赵磊语塞,他当然知道期末考试梁有才在他前面,可是那不是他运气好吗,不过这次他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

  杜欣早就看这个赵磊不顺眼了,为人十分小肚鸡肠,长得也一副小市民的样子。

  她把书往桌子上一砸,对赵磊大吼,“别在我的桌子前晃悠好吗,耽误我一分钟都是一千块,你赔的起吗你”。

  赵磊觉得她就是个泼妇,自己上次瞎了眼才觉得她长得不错的,虽然他很生气,但还是夹着尾巴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露露,你跟他说那么多干嘛,这种人就是欠打”。

  寒露倒无所谓,要是自己能给赵磊斗志,那么不错,这个赵磊虽然有很多自身问题,不过心肠还不算坏。

  赵磊趾高气昂地对寒露宣战的事传遍了整个高三年纪,无论是文科班还是理科班的都在看热闹。

  年级第一和年级第二的斗争啊,这得多激烈啊。

  甚至有人开了地下赌坊,押徐寒露的人和押赵磊的人五五分。

  毕竟第一名寒假没补课这事儿大家都知道,他们存着侥幸心理,觉得赵磊有机会反超她。

  低年级的同学也从小道消息知道了这件事,他们其中有很多人都是寒露的迷弟迷妹,所以赵磊每经过操场时都会有人用眼珠子瞪他,搞得他不明所以。

  寒露这个当事人表示很无辜,她根本就没有和赵磊比好伐!

  偏偏杜欣还一脸兴致勃勃,“露露,我花了十块钱押你赢,赵磊那个臭小子还想超过你,我等着看他怀疑人生的样子哈哈哈哈”!

  开学考试如约而至,寒露心无旁骛地写着试卷,其他人也一样,除了赵磊。

  赵磊自从知道自己找徐寒露的事被传开了后,他就更加在意这次考试了。

  试卷一拿到手,他偷瞄了一下徐寒露,她笔都没顿一下,一直在答题!他慌了,要是自己输了得多丢人,全校都在关注啊!

  想的越多越不能好好发挥,赵磊脑子里都是怎么赢徐寒露,要是输了自己该怎么办?

  时间很快只剩三十分钟,徐寒露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试卷,确定没问题后,就交了卷。

  她看赵磊心不在焉的,想鼓励他一下,给了他一个加油的眼神。

  可赵磊成功误会了,她以为她是在挑衅自己,心更慌了。

  后面的同学陆续交了卷,赵磊也不敢乱想了,在铃声响起的最后一秒草草写完了整张试卷。

  后面还要考好几科,寒露觉得赵磊的状态不对劲,专门去找了他。

  他在教室里瘫坐着,用方巾在擦额头上的汗。

  “赵磊你怎么回事”?

  他把方巾叠好,收进兜里。他笑了,觉得自己很可笑。

  “我输了,我根本赢不了你”。

  寒露真想给他一拳,“我从来没想和你比,你在跟谁较真?你觉得赢了我你会高兴多久?和别人的比拼都是游戏,和自己的才是挑战,你觉得呢”?

  “才考了一科,别输给本就落后你的玩家”。

  她就只能说这么多了,希望他不要钻牛角尖吧。

  赵磊坐在椅子上想了很久才想通,对,他虽然赢不了徐寒露,可他不能输给本就不如他的人!

  之后的几门考试,赵磊的状态就回来了,甚至比以前更加斗志昂扬。

  寒露见他终于缓过来了,也放了心,毕竟赵磊也是国家的一颗好苗子不是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