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八零寒露生

你就给他指个路

重生八零寒露生 怅味清欢 2461 2019-02-27 00:00:00

  寒露回到家时,心中还是有些沉重,张秀丽看她好像很难过,还以为是因为没找到铺子。

  “露露,铺子的事不急,慢慢来,你等着,妈给你做好吃的啊”。

  她就知道她妈误会了,没对她有所隐瞒,把王婆的故事告诉了张秀丽。

  张秀丽比寒露还感性,听到燕子死时她不知道该生气还是该难过了。她觉得燕子抛夫弃子的做法不对,可燕子的死又让她难过,真是矛盾。

  最后听到结局时,她已经泪流满面了,她打心眼里同情王婆,抹了抹眼泪拉着寒露的手说到,“露露,我们不租王婆的铺子了,还有你明天去镇上的时候带点东西给她,一个孤寡老人在镇上怪可怜的”。

  寒露点点头,她也是这么想的,虽然不租王婆的铺子,可还是要找其它的铺子。

  寒露送了一些可以存放的食物还有家里闲置的旧棉被给王婆,王婆冷着脸想拒绝,可寒露脸皮着实厚,最后王婆只有收下了。

  拿人手短,加上寒露确实没有别的意思,王婆对她的态度也好了很多。

  寒露带着任务在大街上晃荡,没想到又遇到了梁有才。

  梁有才没有再盯着她看了,只是给了她一个微笑。

  寒露觉得梁有才真的变了,脸上的痘痘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好像他又长高了一点点,现在得有一米八几了吧。

  除了外表的变化,更重要的是他变成熟了,他也不是小孩子了,该长大了。

  寒露跟他打了招呼,梁有才就匆匆走了。

  寒露以为他有急事,也没在意,继续找店面了。

  要是她回头,就会发现狼狈的梁有才了。

  梁有才是成熟了,可他还喜欢徐寒露,很喜欢很喜欢。

  他鼓足了勇气才能做到不看他心尖上的姑娘,不去想她,才能心无旁骛地学习。

  可天知道他每次看到她时是多么难受,他不敢和她多待,他怕自己会控制不住情绪,最后在她面前一点面子都不剩了。梁有才和徐寒露告别后,他没有走远,他蹲在墙角目送着她走远。

  这时他才失魂落魄地出来,摇了摇头,回去了。

  逛了一整天,寒露勉强在秀水街看中了一间铺子,可是那家老板要价太高,还不能租只能买。

  她得再考虑考虑,到底值不值。

  张秀丽同样没什么经验,徐国梁回家后,寒露第一时间就让他抽时间去办理营业执照了,这铺子能不能开起来营业执照是关键,店面倒成了其次。

  “要不就买那间吧,贵就贵点,总会赚回来的”。张秀丽也看的开,没有斤斤计较。

  目前也只有这样了,寒露点头,“那我等会儿就去镇里,明天我就得上学了,妈你早点把家里收拾好,做好准备工作,那间铺子后有一个房间,方便开店要在镇上住的”。

  “剩下的衣服比上次的还多一点,我一会儿也捎上去卖了,这样买铺子的钱就够了。对了妈,你再去拿点饼,我顺便给王婆带去”。

  寒露到了镇上,先是把雇人抬的衣服卸下来,找了个人多的地儿卖衣服。

  不过这次她就没有把价格定那么高了。上次在安平是因为没有同样的,不过他们那次卖那么火爆,肯定会出一大批仿制。

  虽然白水还没有出现类似的,可镇上的经济也没有安平发达,再加上自己也是白水人,所以就在原来的基础上打了半折。

  衣服一摆出来就吸引了一大波人,他们镇里本来就没有多少服装店,而且寒露他们的衣服又是平时没见过的款式。

  所以很快就兜售一空,来的最多的是跟寒露差不多大的姑娘,她们对美的追求很是热烈。

  衣服一共卖了七百五十六元,已经挺不错了。

  寒露把钱装好,看了一下手表,已经快中午十二点了。

  她去面馆吃了碗面后就去王婆家了,王婆也刚吃了饭。

  见她又提着东西,王婆的心说不感动是假的,这孩子每次来镇上都会给她带一些吃的,也没有什么别的东西,可偏偏就是这些吃的,她这心里呀暖洋洋的!

  “丫头,你吃饭了吗”?

  “吃过了,婆婆,这是我给您带的葱油饼,这都是我妈亲手做的,绝对好吃”!

  不是她吹,她妈这手艺绝了!她妈一边做,她在一边烧火闻着简直就是折磨。

  王婆笑眯眯地接了过去,她老家是北方的,葱油饼从小吃到大就没吃腻过,后来……后来就没吃过了。

  “我啊,就好这口,以前老头子还在的时候特别喜欢吃我做葱油饼,后来他走了,我就再也没做过了”。

  寒露也不知道怎么接下去了,她怕再说下去,王婆又想到女儿了。

  秀水街那边那个铺子没买下来,她只好和王婆说再见。

  “你先别急着走啊,来婆婆这里连口水都没喝,婆婆心里怎么过意得去”。

  “不用了婆婆,我还要去秀水街办点事,下次吧,下次我来就不吃饭了,可要好好尝尝婆婆的手艺”。

  话是这么说,寒露也不可能让老人给自己做饭。

  “你是去买铺子吧”。王婆很平静地问她。

  寒露点点头,王婆从衣服兜里掏出一张纸,上面竟然是王婆裁缝铺的房产证明!

  “这间铺子我这老婆子守着也没用处,你拿去吧,只是以后我孙子找来了,你可要给他指一下他奶奶的坟在哪里啊”。

  寒露被吓到了,王婆这是什么意思?她给王婆带东西不是为了铺子,她早就不想买了,她老人家也没有别的房子,卖掉这里就没有家了!

  “婆婆,您说什么呢。你好好收回去,我不会要的!您会长命百岁的!再说了这是您给女儿留下的,她们还要回来,到时候找不到家了怎么办”!

  寒露只好搬出燕子来让她回心转意,可她这次想错了。

  “他们都以为我老婆子不知道,我这心里跟明镜似的。燕子和根子都死了!他们还想瞒着我,我自己也在骗自己,可这世上的事又岂是装傻就能过去的”!

  王婆悲愤欲绝,含着泪说出这些话,寒露也红了眼,她没想到王婆其实早就知道事情的真相。

  寒露作为一个外人,她不知道王婆是怎么熬过这二十年的,也许她就是活在当初根子叔进城去找燕子那个时候。

  “你以为这么多年没人打我这儿的主意吗?来了好多人,他们没钱吗?一大把的钱堆在桌子上,就是这张桌子,可我怎么会卖呢,我把他们都轰出去了,渐渐地这里就被人给遗忘了”。

  “我以为没人来了,结果你这丫头却来了。你跟他们都不一样,你的眼里是纯粹的”。

  她大喘了一口气,颤颤巍巍地扶着拐杖坐下了。

  “我把店交给你是因为信得过你,我总觉得我的孙儿还活着,他要是回来了,你就给他指个路。昨个儿我梦到我先生了,他在向我招手呢,我怕是撑不过几天了,趁着我还能说,把事情交代了,也好上路”。

  所谓哀莫大于心死,其实在二十年前她就已经死了,她是靠着遗憾活到了现在,王婆今天说这话时已经没有遗憾了。

  “没想到最后还是得麻烦你这丫头给我送终”。王婆又哭又笑,眼泪在满脸褶子里流淌着,最后满脸都是她的眼泪。

  寒露哪里还有不答应的理,她收下了这份沉重的房产证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