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八零寒露生

铺子

重生八零寒露生 怅味清欢 2436 2019-02-26 00:00:00

  徐伟清怕她妈伤心,天没亮就走了,难得的是徐国梁居然去送他了。

  不过寒露觉得他爸应该是有事找成蔚才对,徐伟清在他爸眼里不是小孩子了,而且只有几天就开学了,他又是带班老师,天天都忙着备课,时不时还要去白水镇开会。

  家里两个男人都走了,寒露和她妈妈两个人在家研究剩下没做完的布料。

  寒露主动坦白了她才是这些布料的主人,张秀丽恍然大悟,她就说女儿哪里怪怪的,跟她说话也支支吾吾的,没想到是瞒着自己干大事。

  她佯装生气,寒露果然抱着她求饶,“妈,这不是怕你担心吗?我买布的钱是学校发的奖金,还有这次的衣服,卖了一千块左右,我给小伟拿了两百块,还有八百,妈你拿着吧,咱们可以想想开个裁缝铺什么的”。

  没错,她妈有技术,现在本金也有了,就差她妈点个头这事儿就能办。

  张秀丽把钱还给她,开个裁缝铺啊,她是很心动,可她还是拒绝了。

  “露露,这是你赚的钱,妈不能要。你外婆说的对,你长大了,妈相信你做事有分辨了,你把钱存起来,以后上大学用”。

  “妈,我又不是外人,这钱你收好,我上大学不是还有好几个月吗,开裁缝铺也是用来赚钱的,妈你也喜欢不是吗”?

  寒露的态度很强硬,再说了,她们家开的裁缝铺不是普通的缝补,也是有商机的。

  张秀丽没寒露会说,说了几句实在说不过她,只好收下了。

  不过她也决心暂时不理徐国梁了,孩子买布做衣服这件事他肯定知道,却没有告诉自己。

  远在安平的徐国梁打了个喷嚏,他紧了紧身上的衣服,觉得出门还是该多加一件衣服的。

  “妈,剩下的布还是按原来的图做,我一会儿再画一个图案,你加上去”。

  张秀丽现在完全唯女儿命是从,她说什么就做什么。

  寒露现在趁着还有几天才开学,为开店的事四处跑。

  马上就高三最后一学期,任务繁重,她想要考好一点的医科大学就必须认真复习,全国那么多学子,其中天才多的是,她要不努力迟早会被挤下去。

  寒露也是看她妈越来越苍老的面容不忍心,抽出时间也得把这事儿办好了。而且她妈这个人就是太过于软弱,但空有一颗好心肠,也会被社会淘汰。

  她要全心力投入学习中,赚钱大业就得交给她妈,必须培养好张秀丽才是她最好的后背力量。

  寒露没给她说那么多,可张秀丽也不是傻子,依稀还是明白,她没有给儿子女儿一个好的出身,可她要抓住这个机会给他们创造出好的条件。

  于是她是干劲十足,只恨不能日夜做衣服。

  张秀丽在家赶制衣服,寒露就在镇上找店面。

  找了很多家铺面寒露都不满意,最后还是她在镇里买书的时候偶然发现了一家不错的店。

  那家店叫王婆裁缝铺,可是已经倒闭了,但那家的主人王婆婆就是不卖店面,说是给自己的女儿留的。

  寒露又实在想要这个铺面,她找了她旁边的大叔了解情况,想要跟王婆的女儿协商一下,或者直接租下来也可以。

  那个大叔一听她问王婆的女儿住哪里,看她的眼神就不对了,他厉声呵斥着寒露。

  “你这个小姑娘还不快走,你们是想逼死王婆吗”!

  寒露只是不解地看着他,也没有为他呵斥自己而生气。

  “叔,我只是想要买王婆的店面,没有恶意的”。

  见她真的只是想买铺子,那个大叔就放缓了语调。

  “姑娘,你还是走吧,王婆是不会卖的”。

  寒露觉得这其中一定有什么故事,她还是想知道王婆的女儿在哪,年轻人总好商量许多吧。

  “叔,你就告诉我王婆女儿的住址吧,要是王婆有什么难处,我也可以帮助她”。

  好不容易才找到这家店面,寒露不想放弃。

  大叔劝不住她,就对她说了实话,“王婆的女儿死了二十年了”。

  寒露是真的没想到真相是这个,她想了很多说服王婆女儿的说辞,此刻都作废了,同时她又觉得有些难受,那样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每天都守在一个破旧的店里,等着一个永远不会再回来的人。

  不是每个人都像她一样幸运,有重来的机会。

  “叔,她叫什么名字,还有你可以告诉我她的死因吗”?

  寒露想帮要了解更多,她想起了自己前世的妈妈,她会不会也像王婆一样,也在挂念着她。

  大叔也没有想瞒她的意思了,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其实心中也想有人能帮助王婆。

  “王婆和他先生是二十年前搬到白水来的,他们夫妇是跟随下乡当知青的女儿来的,哦对,她女儿叫林燕”。

  那段时间很苦,林燕一个女大学生每天在地里劳作,老两口是打心眼里心疼,可是旁人又不允许他们二老帮忙。

  过了两年,还是没有等到上头召大学生回城,王婆夫妻就把女儿嫁给了当地的一个庄稼汉子。她女婿虽然没什么文化,可好在人品好,老实巴交的。

  很快燕子就生了一个儿子,可是那个时候知青都开始返城了,王婆以为女儿已经不会想着再回去了,在这里定居也好,燕子却不干了,她想要回城。

  王婆和林老先生也不好阻拦,就让她和女婿孩子回城,自己老俩口就留在这里养老。

  她们哪里知道燕子心气那么高,她抛下了丈夫儿子和双亲,一个人跑了。

  林老先生知道这件事以后当场就气死了,一家人忍着悲痛办了丧事,王婆让女婿去城里把燕子那个不孝的女儿带回来,女婿带着儿子一起去了,想着看在孩子的面子上她应该会回心转意。王婆就一个人守在这里等他们回来。

  “哪成想,这一等就是二十年。女婿去了荣市,却发现燕子已经死了”!

  寒露听大叔说完这段故事,她心里很感慨,她虽然不能评判林燕的对错,可她知道王婆的心里一定很难受。

  “那她女婿呢?为什么不带儿子回来看看自己的外婆,是不敢让王婆知道燕子已经死了的消息吗”?

  大叔长叹了一口气才说到,“死了”。

  寒露不敢相信,女婿怎么会死了?无缘无故的。

  “我忘了说,燕子是喝农药死的,她到城里是找人的,是她的初恋,可是找到他时他已经结婚了。燕子又不甘当小三,又觉得没脸回家见家人了,就自尽了”。

  寒露有一个大胆的猜测,“所以女婿是殉情了”?

  大叔看了她一眼,“当然不是,没了老婆,可孩子还得养大,这是他的责任。他找了一个挖煤的活,最后死在了矿洞里”。

  “那那个孩子呢,他活过来了吗”?

  大叔就知道她要问这个问题,他也不知道了,“谁知道呢,或许也死了,或许被人抱养了”。

  她还想问,大叔直接背着手进了屋,“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

  寒露心里现在空荡荡的,虽然是别人的故事,可任谁听了都不好受。

  她也决定不买黄婆婆的铺面了,要是她知道自己的亲人早在二十年前就不在了,她老人家肯定顶不住,留个铺子也挺好的,至少有个盼头。

  

怅味清欢

写故事中的故事,我的心也是真的狠鸭,一家人都让我写死了2333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