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八零寒露生

意外

重生八零寒露生 怅味清欢 272 2019-02-25 00:00:00

  回了宋宅,宋勉阳就直接上楼了,“怦”地一声门就紧紧关上了。

  莫名其妙,寒露觉得这个人真的是奇怪,不止说话怪怪的,行为也如此怪异。

  陈茹看到儿子生闷气,也很无奈,但这个时候谁也不能烦他。

  “又发什么疯,走走走,露露咱们也去睡觉”。杜欣大大咧咧的,一点都不在意她表哥的异常。

  “露露,刚刚那个男的是谁啊,看你们很熟的样子……”

  躺在软绵绵大床上,杜欣有一肚子的话想问寒露,寒露挑了挑眉,也没隐瞒。

  “他是我弟弟的战友,叫成蔚,在我们家玩过几天”。

  杜欣翻了个身,看着她,喋喋不休地问个不停。

  “那个蔚是哪个字?是三点水一个胃口的渭还是蔚蓝的蔚”?

  “蔚蓝的蔚”。

  “说起来我还得感谢他才是,今晚要不是他找到了我的耳环,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办呢”。

  寒露看了她一眼,“你刚刚不是说还他不是个好人嘛”。

  “哎呀你听错了,我哪有说”。

  她死不承认,寒露也只是打趣她,两人都笑了。

  “诶?我突然想起来,你和我哥到底怎么回事,白天我就想问你了,怎么感觉你和他怪怪的”?

  杜欣疑神疑鬼的样子寒露看了真想打她,又下不去手。

  她还真是冤枉的,她和宋勉阳真的只是单纯的债务关系,虽然这债目有点寒碜。今天要不是陈阿姨和杜欣的挽留,她也不会留宿在宋家。

  “什么怪怪的,我看你才怪怪的!也不知道谁一回来就跟丢了魂似的”。

  杜欣一听,也不和她争辩了,用被子把脸蒙住,“我才没有呢,哎呀睡觉睡觉”。

  寒露偷笑,杜欣这小白兔跟自己这个老狐狸斗只有被欺负的份。

  她把被子拉到胸口的位置,用两只手压住,眼睛一闭也进入了梦乡。

  寒露是被憋醒的!吃晚饭的时候陈阿姨给她舀了两碗汤,她不好拒绝,就全喝了,还有一大碗菜!她还记得杜欣那惊讶的合不拢嘴的样子。

  寒露坐在床边,看了一眼时间,才凌晨三点钟,她已经跑了三次厕所了!

  这次是第四次!寒露认命地下了床,穿好鞋子又继续上厕所去了。

  “啊!呜……”

  “别叫”!一个低沉的男声在她耳边响起。

  寒露用力推开他,给了他一个大耳刮子。

  是宋勉阳!寒露推开厕所门刚打开灯就看到正在解决生理问题的他,她条件反射就要喊出来。

  宋勉阳也顾不上还没来得及提上去的裤子,一把把她揽到自己怀里,及时捂住了她的嘴。

  “流氓”!寒露此刻脑子一片空白,她现在能想到的词就只有这个了。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有裤子没穿好,赶紧背过身去,飞快地穿了起来。

  “进门前你不知道敲门啊”?宋勉阳的脸已经红透了,甚至把寒露刚打出来的巴掌印也盖住了。

  “你上厕所不开灯,别人怎么知道里面有没有人”!寒露给了他一个白眼,他简直是强词夺理。

  “这是我家的厕所,我想开就开,不想开就不想开咯,我妈和表妹都不会半夜上厕所”。论脸皮厚,宋勉阳能得第一名。

  他反正已经丢脸丢光了,再丢一点,也没什么关系。

  寒露呵呵一笑,懒得跟他争。

  “你现在出去,我要上厕所”。她捂着肚子,肚子里已经没有东西了,所以她是又饿又困。

  宋勉阳哦了一声,就从后边准备离开。

  “是小徐在里面吗?出什么事儿了”?她的声音还挺急的,陈阿姨在外面拍门。

  宋勉阳和寒露快吓死了,寒露心惊胆战的,她警告了一下宋勉阳让他不许出声。

  “没事儿的,就是我刚看到有一只老鼠在浴室,一时忍不住就喊了出来……”

  情况特殊,她只能撒谎。

  “你小心一点,地板有点滑”!陈阿姨特别关心她,一直提醒着她小心地滑。

  “我知道了陈阿姨,您先回去休息吧,我自己可以的,别耽误了你的睡眠”。

  “那我就先走了,你千万要小心啊”。

  陈茹又回了自己房间,舒舒服服的躺下了。

  寒露把大门打开了,再一次对他强调,“你出去”。

  最初的尴尬过后寒露也觉得没什么了,大大方方的,也没揪着那件事不放。

  宋勉阳这只大老鼠得令出了厕所,寒露把门关上,还反锁了,这才解决了生理需求。

  第二天一大早寒露就顶着个黑眼圈出现在众人面前。

  奇怪的是宋勉阳也是,杜欣看着寒露一会儿,又看向她表哥,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陈茹也搞不懂,寒露是因为晚上吃坏肚子了,可自己儿子又是怎么回事?

  吃了早饭寒露就辞别了,她还得赶回旅馆跟小伟一起去汽车站坐车回白水。

  这下说什么都留不住了,寒露手里提了一份早餐,就回了旅馆。

  早餐是陈阿姨自己做的,还专门给寒露打包了一份,让她带给徐伟清。

  “姐,东西我都收拾好了,包给你,我们直接走吧”。

  小伟已经等候她多时了,寒露接过包,拦了一辆车到了汽车站,两姐弟就这样踏上了回家的路。

  早晨的阳光很温暖,也不刺眼,万物在阳光的照耀下都显得异常明媚。虽然路途中的景色很美,可寒露实在没那个福气欣赏。

  她感冒了!头也是晕晕的,只能栽倒在自己座位上,徐伟清即要看着行李,又要随时注意自己姐姐防止她掉下去。

  “天都要回暖了,你却着了凉”。她弟弟看着她那个样子,虽然不能感同身受,不过补刀还是可以做到的。

  现在打弟弟来来得及吗?

  ……

  一下车寒露就冲出去了,她跑到旁边的下水道边吐了起来,污秽中还有没消化完的,一股子鱼腥味。

  寒露心想再也不吃鳕鱼了,鱼虽好吃,可经过了这次,她是碰都不想碰了。

  徐伟清找人借了一瓢水,她漱了漱口终于觉得好受了点。

  待到她缓和好了,两人才出发准备回村。

  “成蔚大哥来找过你吗”?

  在路上她才想起来这件事儿。

  “没有,他也在安平吗”?

  “嗯,他说接到通知,你们要赶快回部队了,你回家把东西收拾好,明天一大早就要赶去安平,你还是到安心旅馆等他”。

  徐伟清以为他是回了部队,没想到他是在安平待着。

  他点了点头,眉眼中都溢着欢喜。

  家里虽然温馨,可他还是更喜欢部队的氛围,在那里她有有追求的梦想,努力的方向。

  回到家张秀丽一听到徐伟清明天就得走了,她还是不争气地流下了眼泪。

  明明儿子已经可以独立了,可她还是不放心,一个劲地嘱咐他这叮嘱他那的,难得徐伟清脾气好不厌其烦。

  寒露也没闲着,她正帮弟弟做一些干粮带着,当然不是她这个厨房白痴掌勺,她在一边现学现卖。

  张秀丽做了一遍,寒露就跟着学。

  

怅味清欢

设置了定时12点,结果发出去的只有两百多字,还是没修改之前的,有点心累,又要重新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