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八零寒露生

留宿

重生八零寒露生 怅味清欢 1987 2019-02-24 00:00:00

  二人再下楼时,已经接近晚上六点了,陈阿姨手里端着菜,招呼着大家吃饭了。

  菜品不重样地摆满了大桌子,陈阿姨亲切地拉着寒露的手,安排她坐到自己身边。

  “小徐啊,你多吃点,这个鳕鱼片可好吃了”。

  她不停地给寒露布菜,杜欣看得目瞪口呆。

  “阿姨,够吃了,您自己也吃吧”。

  寒露对陈茹的热情也很无奈,出于礼貌,她也给她夹了一筷子蔬菜。

  “露露,我姑姑她不……”

  杜欣想说她姑姑不吃蔬菜,可话说到一半,她手就被捏了一下,陈茹给了她一个自行体会的微笑。

  “嗯,蔬菜好,蔬菜吃了营养”。

  陈茹直接把碗里的蔬菜夹起来,闭着眼睛吃了。

  杜欣惊讶得嘴都合不拢,她姑姑这是干啥呢,咋这么反常。

  她转向宋勉阳,他倒是面色如常,自己吃自己的。

  看了半天也猜不到,她干脆不猜了,吃饭重要。

  一顿饭吃得杜欣和寒露两人都有点感慨,寒露是感叹陈阿姨过于热情,杜欣则是觉得自己姑姑今天太奇怪了。

  吃完饭,寒露就得赶回安心旅馆了。

  “小徐啊,你今晚就在我们家睡吧,你一个女孩子在旅馆那种地方始终不安全,我们家有不少空房间,你也可以和欣欣一起睡,俩人做个伴”。

  陈阿姨一听她是回旅馆,也不放心让她走了,一个劲地挽留。

  杜欣也不放心她回去,相对于陈阿姨的婉约派,她就是狂野派。她直接拉着寒露就要往楼上跑,一副不容拒绝的样子。

  “表哥,你辛苦点,跑一趟安心旅馆,给她弟弟说一声”。

  “对对对,阳阳你去一趟,哦对了,你去把徐弟弟也带来,好不容易来一趟安平,怎么能住旅馆”。

  两个女人下了命令,宋勉阳认命地点了点头。

  话都说在这份上了,寒露也不能不识趣,只有在宋家借住一晚了。

  “走,我带你去消消食,你不知道,春光花园的夜景比白天还美”!

  杜欣看她已经没再说离开的事了,就转了个方向,改变了一下计划。

  寒露把刚才陈阿姨给自己夹的菜都吃光了,确实有点撑,她也就点点头,同意了。

  夜里的花园很有特色,和杜欣说的一样,比白天更漂亮。

  逛了一会儿,杜欣习惯性地摸了摸耳朵,“露露,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耳环好像掉了”。

  她真的挺着急的,那是她爸在她十八岁生日那天给她的,说是她亲妈留给她的。

  寒露看她那么着急,也帮着一起找。

  “你去那边找找,我往那边走,我记得你的耳环是钻石的,在灯光下会发光,咱们眼睛睁大点,总能找到的”。

  杜欣走的是刚进来的那条路,晚上光线不太好,灯光能照到的地方太少,有很多死角都需要特别注意。

  “你在找这个吗”?

  一个被灯光拉长的影子遮住了她,杜欣抬起头,她的耳环被一个男人拿在手里。

  杜欣看着他,一瞬间时间仿佛都静止了。

  两两对望,似有千言万语。杜欣看着他,凝视着他的眼睛,他的眼睛很深邃,似乎要将她吸进去。

  她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异性,一时看呆了。

  成蔚也盯她,这个女人一直看着自己,连眼睛都不眨,不过她的眼睛圆圆大大的,很可爱。

  “喂?小姐,这不是你的吗”?成蔚收回手,把耳环捏在手心。

  杜欣这才回过神来,惊叫到,“啊啊啊!这就是我的,你在哪捡到的!谢天谢地,它被找回来了”。

  成蔚觉得这个女孩子还真奇怪,外表看着挺高冷的,没想到性格这么跳脱。

  “呃。这位先生你能还给我吗”?见他没有再伸出手把耳环给自己,她懵了。

  成蔚突发奇想想逗逗她,“我可是问过这是不是你的了,刚才不理我,现在想要,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骗我的”。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看着一把年纪了,还贪小姑娘的东西”!杜欣快哭了,这人诚心跟自己作对吧!

  “我叫杜欣,就住在前面八号住宅,叔叔,这耳环真的是我的”!

  成蔚憋笑,这小姑娘嘴上功夫倒是厉害。

  “给你,下次别时不时摸耳朵,本来没掉都让你给摸掉了”。

  杜欣红了脸,觉得不好意思。

  可不是吗,杜欣过一会儿就摸,本来还戴着还挺牢固的,摸着摸着就松了。

  可是也不怪她太过谨慎,她只是太在意这副耳环了,妈妈留给她的东西,杜欣就想随身带着。

  “杜欣,那边没有,你找到了吗?成大哥”?寒露也过来了,看到成蔚时很是惊讶。

  “寒露妹子,你和这小笨蛋认识啊”。他也挺惊讶的,在这里还能遇到寒露。

  寒露又一惊,不过这次是对他喊杜欣的称谓。“小笨蛋”可不是陌生人能喊的,这成蔚大哥和杜欣是有故事啊!

  偏偏杜欣是一脸呆萌,毫不吝啬给了她一个甜甜的笑容。

  “找到了!多亏了这位大叔,嘻嘻”。

  得,又是“大叔”。寒露越看越觉得他们俩是大叔与小萝莉的故事,只是这两人还没意识到。

  “小姑娘,我才二十七,还没到‘大叔’的年龄吧”。

  “我才十八岁,我们差九岁,三个代沟呢!你不是大叔谁是”?

  两人斗嘴都得欢,寒露此刻心中不知怎么却很难受。

  她既喜欢看到这俩欢喜冤家互动,可看到他们因为打闹碰到一起的手时,心中却有点不舒服,仿佛觉得心中有点抵触他们在一起。

  宋勉阳从旅馆回来路过花园,好巧不巧看到寒露蹙眉的样子,刚好杜欣和成蔚闹得正欢。

  他忽然觉得心里有点不舒服,上前打破了局面。

  “杜欣!这都几点了,你怎么还在外面”。

  杜欣看到自己表哥回来了,她终于意识到自己和成蔚的行为好像有点不妥。

  宋勉阳瞪了成蔚一眼,只是稚嫩的宋勉阳和成熟的成蔚站在一起,明显他有点气场不足。

  成蔚也不和他计较,笑着和寒露告了别。

  “寒露妹子,我就先走了,对了你明天是要回白水吧?你回家后叫你弟弟收拾好东西,明天就赶来安平”。

  寒露也不知道到底啥事儿,她看宋勉阳也没能带回小伟,“小伟现在就在安平,安心旅馆你知道吧,你要是有急事可以现在去找他”。

  “要归队了,我也是刚接到通知”。他趴在寒露耳朵上悄悄地给寒露说了,他们什么时候归队是秘密,可他还挺欣赏徐寒露的,没对她隐瞒。

  这俩人的耳语又造成了另外两人的不适。

  杜欣看成蔚和寒露亲密的样子,心里像是被谁揪住了似的。

  宋勉阳觉得鼻子酸酸的,看什么都不得劲,一束光刚好打到成蔚身上,导致他的影子投在宋勉阳的脚下,宋勉阳还专门踩了两脚。

  成蔚一副过来人的模样给了宋勉阳一个挑衅的眼神,就吹着口哨走了,痞里痞气的,惹得宋勉阳想捡起一块石头砸过去。

  三人目送着成蔚的背影消失在远处的灯光下,他们才慢步走回了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