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八零寒露生

会友

重生八零寒露生 怅味清欢 2300 2019-02-23 00:02:00

  寒露把包里留的几件不同类型的衣服叠起来装在一个新袋子里,然后把上次杜欣给的地址拿出来看了一眼又放进了衣服兜里。

  “小伟,你可以在这里等我回来,也可以去逛逛安平,饿了就自己下楼买点吃的,我去我同学那里送东西,可能要傍晚才回来”。

  交代好了,她也就出发了。

  纸条上的地址是保定路春光花园八号,寒露是一路问过去的。

  县就是县,不止城的面积比镇大,而且建筑也不是一个小镇能比的。

  这里的房屋已经有十一层高的了,不过最多的还是以六层楼房为主。

  春光花园是老别墅区,据说这里以前是租界,后来改造成了别墅区。

  寒露现在八号大宅的大门外,按响了门铃,她不由得感慨,杜欣还真是不折不扣的大小姐,自己家就有钱,姑姑家更有钱!

  “怎么又是你”!来开门的正是宋勉阳!寒露觉得安平真的是小,转来转去还是能遇到这个人。

  她正纠结自己是把衣服让宋勉阳拿给杜欣自己走人,还是厚着脸皮进去时,突然从二楼窗口探出一个脑袋来。

  “表哥!你快帮我把她请进来”!知友如杜欣,及时叫住了她。

  这下她是不进也得进了。

  “没想到你就是杜欣的表哥……呵呵”。这杜欣还真是低调!要换了别人有个当县长当姑父还不知道有多嚣张呢。

  两人说着就到了客厅,杜欣已经收拾好自个儿了,坐在沙发上等着她进来。

  宋县长是个大忙人一般都是晚上八九点才回家,而宋妈妈则是出去买菜了,也没在家。

  杜欣从沙发上蹦起来,一把抱住寒露,“你可算来了!我都快无聊死了,每天都盼着你能来找我,可你就是不来,怎么你今天想起来来看我了”?

  寒露一把推来她,还一脸嫌弃的样子。

  可把宋勉阳乐坏了,他直接哈哈大笑了起来。

  “好了,这是给你做的衣服,也不知道你的尺码,不过咱俩身材差不多,你应该穿得”。

  寒露和杜欣身材的确很相似,本来就是给杜欣一个惊喜,所以没有特意问杜欣的尺寸,而且衣服的款式就是宽松一点的,也不怕穿不上。

  “哇!真的有我的啊!露露你真好,mua~”

  对于杜欣来说,寒露是她最重要的朋友,被自己最重要的朋友关心,她觉得心里都暖暖的。

  她打开袋子才看了一件衣服就喜欢的不得了!迫不及待的就跑去试衣服了。

  其实这些都是上一世很普通的款式,不过因为这个年代的衣服确实不怎么样,所以才显得与众不同。

  “你怎么不给你自己也做一身,舍不得”?

  宋勉阳同学这就管得过于宽了,他说完后也觉得有些不妥,干咳了两声来掩饰尴尬。

  “旧衣服还能穿,没必要”。寒露对衣服没什么追求,舒服就行。她不认为一件衣服就能改变一个人,颜值才是王道。她每天早上都会擦一点美白的润肤乳,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俗话说一白遮三丑,寒露本来就长得还不错,以前是因为太黑了,所以看着特别不显眼。不过经过了几个月的调养,她已经变得比一般人白了,整个人都焕发着光彩。

  她自己看着也顺眼了许多。

  两人尬聊了半天,杜欣才下了楼,她穿了一件文艺复古风的棉布连衣裙,齐耳短发已经齐肩了,收腰处的巧妙设计凸显出她盈盈一握的腰身,好一个风华绝代的温柔美人!

  连宋勉阳都夸了她,杜欣止不住兴奋之情,也不管天气是否冷了,她根本不想脱下来。

  “露露,你上课的时候画的那些画就是这些衣服的设计图吗”?

  上课时她一直在捣鼓别的玩意,就因为她好奇,想看寒露在画啥,结果差点暴露了自己,险些被老师抓到。

  “嗯,我随意画的,画画这方面我没什么天分”。

  杜欣听完真的想掐死自己的好朋友!

  所以她决定还是不说这个话题了。“哦对,我新学了一首曲子,露露,表哥,你们俩听听看,我哪里弹得有问题”。

  她弹是钢琴版的梁祝,这次就没那么顺利了,中间还错了几个音。

  她自己也意识到了,有点丧气。

  寒露上前坐到她旁边的椅子上,曲谱都没看,直接上手,把一曲梁祝弹出了极致。

  他们都沉浸在美妙的音乐里,杜欣听的是如痴如醉,她仿佛亲眼看到了梁山伯与祝英台两人之间的爱恋。

  “哆咪拉哆~”

  “你就是这里容易出错,多练习就不会犯这种错了,来,你再来试试”。指出了易错的地方,她就退到后方,留给杜欣自己发挥。

  第二遍果然好多了,杜欣又连着整首曲子弹了一遍。

  “没想到你不仅自己弹得不错,教起人来你也是有模有样的”。宋勉阳对她竖起了大拇指。

  寒露想起自己在杜欣家里看到的曲谱,也打趣他。

  “你钢琴应该弹得还不错,试试”?杜欣也在一旁附和着。

  两个女孩子在他耳边吵来吵去,他也只能上阵,他弹的曲子居然是《给爱德琳的诗》,这首曲子是寒露在白水的乐器店弹过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宋勉阳刚好要弹这首。

  他的琴音已经不错了,估计杜欣再练个两年都赶不上宋勉阳的造诣。

  “我弹的怎么样”?宋勉阳看着她,想要一个答案,换句话说,是求表扬。

  “字写的不错”。

  寒露也学他的答非所问,宋勉阳只有无奈的笑了笑。

  杜欣更懵了,好友和表哥之间打什么哑迷呢?

  三个人有说有笑地待了许久,宋勉阳的妈妈陈茹买菜也回来了。

  “这就是徐同学吧!我是阳阳的妈妈也是欣欣的姑姑,我们家欣欣可是天天念叨你呢,欢迎你来我们家做客”。

  宋勉阳他妈妈很好客,一回来就把水果啊罐头啊之类吃的东西摆上桌,招呼着她吃这吃那的。

  当然寒露来之前就想到了杜欣的姑姑或许在家,背包里备了礼物。

  也亏得那些礼物,陈阿姨没将她看轻。虽然不值几个钱,可也是一片心意,更是礼貌。

  “你们俩陪着小徐玩一会儿,我去做饭,我刚买了鳕鱼,小徐啊你今天有口福喽”。

  要是陈阿姨不在家,她一定不会留下来吃饭,可关键就是她带了伴手礼,主人家留客吃饭,于情于理都应该吃一顿饭再走。

  “正好,我有道题一直不会做,正发愁呢,可巧你就来了。走,你去帮我看看”。

  杜欣这些天玩的倒是开心,因为没有补课,所以有一些题她是真的不会解,偏偏宋勉阳也不会,她本来以为只有等开学了再请教寒露的,没想到寒露趁着有空来看她了。

  有这种好机会不用白不用,她可不想木头似的表哥,明明上次他还跟她说想和徐寒露多切磋几次钢琴,结果人家来了,他却怂了。

  杜欣不知道的是,不是因为他怂了,而是他心里已经认输了。

  输得一败涂地,输的心甘情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