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八零寒露生

再遇

重生八零寒露生 怅味清欢 2320 2019-02-23 00:01:00

  寒露前世什么没见过,看样子自己是遇到黑社会的人了,不过知道归知道,想从她手里拿钱,纯属做梦。

  “小伟,一会儿我们直接跑,你可别逞强,我往东面,你去西边,咱们在安心旅馆会合”。寒露嘱咐他,这个时候可不是逞能的时候,他们人多势众,还有刀。

  徐伟清点了点头,寒露也就放心了。她把钱包悄悄交给徐伟清,他带着自己放心。

  “3、2、1跑”!

  寒露拼了命地跑,还是比徐伟清慢一大截,她又故意露出一个包,那群人果然追着她跑。

  “救命啊!抢劫啦”!寒露一边跑一边大喊,这边人来人往的,她一喊,造成人群恐慌,一下子就把路挡住了,寒露就趁机溜了。

  她跑到一个转角,喘了口气。

  “在那边”!那些人也不是吃素的,很快就摆脱了人群。

  寒露正要跑,突然被人扯进了巷子。

  寒露反手一个过肩摔,只听后边儿一声闷哼。

  “咦,你还会武术”?声音很是熟悉。

  “怎么是你”?寒露转过身,看着地上呲牙咧嘴的宋勉阳。

  “先别说这个了,快跑”!后面的人已经发现他们了,正追过来。

  宋勉阳拉着她一路狂奔,直到跑到一个人工湖才停下来。

  “他们应该已经追不上了,你到底干了什么,怎么会被疤爷的人追”?宋勉阳也是胆子大,不但不怕那些人,还敢拉着她就跑。

  寒露甩开他拉着自己的手,“你认识他们”?寒露觉得自己太倒霉了,刚来安平就惹了地头蛇。

  手里一下子空荡荡的,宋勉阳一愣。

  “你怎么翻脸不认人啊,我好歹是你的救命恩人诶”?宋勉阳也是脸皮厚,一直笑嘻嘻的。“疤爷跟他的名字一样,也是安平的伤疤”。

  看来这个疤爷真的是安平的地头蛇,看来她以后来安平做生意还得更小心才是,这次也算是和他打了个照面。

  “谢了”。

  宋勉阳傻眼,一句谢了就没了?

  寒露理了理头发,露出了一截手腕以及一块手表,黑色的表戴在她手上,更显得她手白。

  “你还戴着呢”?宋勉阳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有一块表抵押在别人那儿。

  寒露把手表摘下来,交到他手里。

  又紧接着伸出一只手来,“我的两块钱呢,还给我吧”。

  宋勉阳摸了摸口袋,刚好两块钱,可他又鬼使神差地放了回去。

  “我,我今天出来没带钱,这表你先戴着,下次再还吧”。他又把手表给了寒露。

  寒露想了想,自己戴着这块手表已经很久了,给自己带来的价值也不只两块钱,她也不好意思再拿人家的表了。

  “你拿回去吧,你们家也搬到了县里,下次的事谁说的准,两块钱而已,我就不要了”。

  宋勉阳急了,他梗着脖子说到,“你少看不起人!我说了要还你就一定还你,这表你拿着,下次就还你”!

  寒露以为是伤到他自尊了,也只有重新拿回那块表。

  “好吧,你下次出来身上记得带钱,万一遇到别的债主呢,像我这样不计较的债主可不多见”。

  宋勉阳给了她一个白眼,不满地说到,“我只有你一个债主”!

  “你现在是在县一中读书吗”?宋勉阳之前在白水是出了名的差生,如今他爸爸是安平县长他应该就是在一中上学了。

  宋勉阳呵呵一笑,一副对县一中不屑的样子。

  “我说我没读书了,你信吗”。

  信啊,怎么不信。

  “人各有志,你要是不喜欢读书,就算别人拿刀架在你脖子上也无济于事”。

  宋勉阳没接话,笑了笑选择跳过这个话题。

  “别光说我了,你呢?听说你期末考了全县第一,我记得你高一没修学之前成绩还排在我后面来着,我要是有你这冲劲也不至于一直复读”。

  之前的事是真正的徐寒露才记得的,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她也不想听,只能在一旁尴尬地傻笑。

  “我的梦想是当一名建筑设计师,可我爸希望我走他的老路……我要是反抗就只能永远读高三,你说好笑不好笑”。

  寒露都以为他说完了,谁知道他突然趴在湖边的栏杆上说出这么一串沉重的话语。

  寒露莫名有点心疼他,宋县长是个正派人物,但对自己儿子太过专横了。

  “跟我来”!这下换寒露拉着他跑了,她按刚才的路原路返回,途径一家乐器店时停了下来。

  “老板,我想租用一下店里的钢琴,就几分钟,这是定金”。寒露给了老板一块钱,老板听到只有几分钟时间还给自己一块钱的租金,他哪儿有拒绝的道理,赶紧把人请进去了。

  寒露搬了一个椅子,稍微试了一下音,就弹起了曲子。

  是班得瑞的《初雪》,寒露一边弹还露出了微笑,宋勉阳也由刚开始的低沉又变回开朗的样子。

  只有老板一脸莫名其妙,因为他听到的是一曲悲伤的曲子,他不懂这两人为什么笑得出来,

  一曲毕,宋勉阳和老板都鼓起了掌。

  “姑娘,你弹的真不错,不过就是这曲子太悲伤了点,万事要想开点,别跟自己过不去”。

  寒露和宋勉阳相视一笑,寒露对老板点了点头,就和宋勉阳一起出了乐器店。

  一出门,一阵冷风就拂面而来,寒露享受地张开双臂。

  “你刚从曲子中听出了什么”?

  “你弹了很多年钢琴”。

  有时候答非所问是最好的回答,寒露没管他,又陪着他走了一段路。

  等到她想起徐伟清还在安心旅馆等自己时,不紧不慢地拍了拍衣服就要走。

  宋勉阳展现了他的绅士风度,亲自把寒露送到了安心旅馆。

  等他们到时,徐伟清正在扶一个老奶奶过马路。

  把老奶奶扶过去了,他才小跑过来。

  “姐,我等你好久了,差点以为你出事儿了,正准备去找你呢”?他有看到同行的宋勉阳,“宋勉阳?你怎么和我姐在一起”?

  一个是前高考县状元,一个是白水有名的差生,看似不相干的两人,可他们偏偏就认识。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那么二位英雄,后会有期”。说完他就溜了。

  徐伟清看向他姐,用一种怀疑的眼神盯着她,“什么情况啊姐”?

  寒露把她弟弟的头扳正,给了他一个微笑,拉着他进了旅馆。

  开了相邻两间房,把东西放好,他们就在203寒露的房间数钱,光收钱了,还不知道具体挣了多少,与当初估算的相差多少?

  “我这里有四百五十八”。寒露揉了揉眼睛,这钱还真不好数,全是一块钱的都还好说,关键其中还有一毛钱的一分钱的,数起来让人头疼。

  “我这有六百一十一块,加起来的话有一千零六十九块呢!除去利润也有一千块左右,姐你真厉害”!

  徐伟清很佩服她,他觉得自己姐姐除了学习不错,做生意也是个奇才!

  把钱收好后,寒露就要去找杜欣了。

  

怅味清欢

可能文中衣服的量有偏差,但无伤大雅,还请多多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