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八零寒露生

初售

重生八零寒露生 怅味清欢 2728 2019-02-23 00:00:00

  张槐看到自己女儿眼睛红红的,还以为她和徐国梁拌嘴了。

  听到是因为周红的原因时,他老人家气得直拍桌。

  “家门不幸呐!我们老张家这是造了什么孽,娶回来这么一个害人精”!

  张秀丽从小就懂事,又是家里唯一的女儿,所以老两口很是疼爱她。

  寒露她外婆姓黄,自从嫁到张家,人家都叫她黄婆子,渐渐的人们都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咯。

  黄老太站在院子里,扯着嗓子大喊,“张平!你这个兔崽子,你给老娘滚过来”!

  张平大舅的房子就在老两口的后面,黄老太的声音老大了,他想不听见都难。

  但让他感到难堪的是,周围不止是他一家,邻居听到黄老太的声音都出来看热闹了。自己也一把年纪了还被老娘训斥,张平觉得十分没面子。

  “娘!您别动气,都是周红那老娘们颠倒黑白,我已经教训过她了”。张平自以为公正,可他根本拿捏不到惩罚的力度,周红一点也没害怕。

  黄老太气笑了,这个儿子看似明事理,其实心中的小算盘打得啪啪响,他是什么人她这个老娘最清楚不过。

  “张平你给我听着,你要是不给这事儿一个交代,我们就没你这个儿子,待我们百年后你也别到我们坟头上踩一个脚印”!张槐直接放了狠话,张平急眼了,老爹这是逼自己啊。

  “老头子,你去帮我烧火,我这糟老婆子今天给小伟和露露一手”。

  放了狠话之后,老两口可不管他是如何着急,如何为难,他们理都不想理这个混账儿子。

  外公外婆如何处理这事儿寒露不参与,她笑着坐到了张槐烧火坐的板凳上。

  “外公我来烧火,您去歇着,顺便和我爸说说话”。

  孩子有孝心,张槐也配合,何况他也很久没跟自己这个女婿聊天了。

  徐伟清不好听他们讲话,就拿了斧子帮二老劈材。

  他的动作干脆利落,劈的材整齐划一,看的邻居目瞪口呆,直夸二老有个好外孙。

  张秀丽也没闲着,自觉地给她妈打下手。

  “露露,我听佳佳说你考了全县第一,外婆真替你感到高兴!小丽你以前总说露露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懂事,这一转眼啊,露露就长大了,你也少操点心,孩子有自己的想法,别框着她”。

  张秀丽重重地点了点头,她没什么本事,如今女儿有本事了她就得全力支持。

  “外婆,您年纪也大了,就别操心太多,都说儿孙自有儿孙福,你和外公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把自己身体养好,以后露露有出息了,就带你们二老到处去转转”。

  寒露是真心的,两位老人也值得她真心对待。

  三人说着话,很快便饭做好了。黄老太虽然人老了没精力做多少菜,可还是差不多摆满了桌子。

  正吃着饭,张平就带周红来负荆请罪了,她脸上还有一处清淤,估计是被张平揍了一顿。

  “妹子,是我不对,我不分黑白冤枉了露露,我我……我也不该对你大呼小叫的,你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嫂子吧”!周红毫无感情地道歉,张秀丽也不理她,还是黄老太看到儿子已经修理了她,又念在顺仁的面子,没继续追究。

  张平看二老也没有留他吃饭的意思,他就不好再待下去了,拖着周红就走了,他动作粗鲁,抓在周红手上的伤口处,痛得她嗷嗷直叫。

  吃了饭寒露他们就要走了,本来是要留一晚第二天才走,可是出了那件事,他们也没心情再留了。

  老两口把他们送到村口,同行的还有张勤小舅舅。

  “你们路上小心点,天色不早了,一人拿根棍子,万一碰到蛇也好对付”。黄老太嘱咐着她爸妈。

  寒露想起这个小舅舅,他人有本事,就是在这个小山村没发展的机会,于是她上前跟他说了悄悄话。

  徐伟清看到自己姐姐跟小舅舅说悄悄话,他心痒痒,也想知道他们说了什么。

  可寒露只说了一句,“这是秘密”。

  张勤听了寒露的话,心情很激动,跟来时的沉稳简直是两个人。

  交代完了,他们一家也就赶回了徐家村。

  “妈,你试试这件衣服”。寒露拿起一件做好的外套在张秀丽身上比划着,这件外套是用的暗沉一点的布料,设计也是针对的中年人。

  张秀丽把外套穿在身上,寒露觉得一下子她妈还挺好看的,只是过于操劳脸上显得太老态。

  时间赶得紧,转眼就到了初八。

  “妈你穿这件衣服真好看,这件衣服你就留着穿”。

  徐伟清也说好看,在旁边帮腔。

  张秀丽听罢,赶紧脱了下来,很严肃地看着她,“徐寒露,咱做人得讲诚信!”

  “你同学是信任你才交给我做这些衣服,我们却不能昧着良心贪一点布料,你知道了吗”?

  寒露同学真是哭笑不得,自己撒的谎还得自己来圆。

  “妈,您的教诲我都记着呢,她说了,把这些衣服做完可以把样衣留着,您别担心”。

  张秀丽还是推辞,不过却不是过意不去的问题了。

  “露露你拿去卖吧,妈整天在地里干活,哪能穿这种衣服啊,别浪费了这料子”。

  寒露扶额,这妈就是太朴实了。

  “样衣也卖不出去,你不要的话只有扔掉了”。

  一听要扔,张秀丽终于接过去了,好好的衣服被扔掉,她心疼。

  衣服已经做了一半,还有一半正在赶工,寒露已经有打算了。

  “妈,我一会儿和小伟去安平县把已经赶出来的衣服送过去,剩下的还是按原来的计划做就行了”。

  趁着徐伟清还有两天的假期,有现成的劳动力,就得利用起来。

  他们要先赶到白水镇,再到白水坐长途汽车才能到安平县,一路比较麻烦,要是寒露一个人她还真搞不定。

  “姐,这些衣服是你捣鼓的吧”!徐伟清挑着装有衣服的大袋子走在路上,寒露手里也提了一包在前面探路。

  这里跟白水镇不一样,安平县是一个大县,里面鱼龙混杂,他们挑的可是寒露的家当,不能出一点事儿。

  “聪明!你可得替姐照看好啊,你挑的不是衣服,是钱明白吗”?

  寒露找了个桥洞,这里人流量大,有客户。她看了一眼,这里都是卖吃的和小玩意的,还没有卖衣服的呢。

  寒露从大包里把一个折叠衣杆拿出来,把衣服都挂了上去。这个折叠衣杆是寒露专门请她坐木工的徐叔做的,虽然有点简陋,不过也是有大用处。

  “我来吆喝,小伟你看好摊子。快来瞧一瞧看一看嘞,新款春装提前卖咯,只此一天,卖完不补货”!

  本来就只用了一半的布料,做出的衣服数量都是有限的,卖完就不再来安平了。

  小姑娘的嗓音甜甜的,加上他们的衣服确实与众不同,很快摊位就围满了人。

  “同志,这件衣服怎么卖?”一个中年妇女拿着一件年轻人穿的衣服问到,估计是买给女儿的。

  寒露笑眯眯地从自己兜里掏出几张纸,用笔写好价格,贴在对应的区域,刚才那个女人拿的那件是十二块。

  她还专门让徐伟清找了一块特别大的牌子,上面写了“谢绝讲价”四个大字。

  那个女人看着价格如此贵,还不可以讲价,犹豫了很久还是买了下来。

  便宜又好看的陆续在出货,那些犹豫不决的也不敢犹豫了,纷纷掏了腰包。

  卖的最好的就是最贵的外套和最便宜的衬衫,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货也在一件一件减少。

  寒露看了看表,下午两点钟了,只剩下两件有瑕疵的衣服了,她刚降了价,没想到旁边摊位上的大叔就买去了,说是给自己两个女儿买的。

  卖完了就要收摊了,他们俩不急着回家,要在县里住一晚。一是已经没有到白水的班车了,二是寒露答应了要去看杜欣。

  “姐,你得请我吃饭,我要吃红烧肉”!

  寒露也开心,她没数赚了多少钱,不过可以肯定得是本钱翻了好几倍。

  “大哥,就是他们,我看到他们收了好多钱呢”!一帮人来势汹汹,朝着他们摊位走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