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八零寒露生

冲突

重生八零寒露生 怅味清欢 2516 2019-02-22 00:01:00

  表妹张佳佳和表嫂手里各自端了两盘菜从厨房出来,周红就招呼着大家快快上桌吃饭。

  虽然桌上一桌子好菜,可桌上的气氛却不尽人意。

  “国梁啊,你帮嫂子一个忙呗,你看我们佳佳也不笨,可学校就是不重视她,你能不能把她调到一班,你放心将来她要是有本事了,一定会感激你的”!

  周红开口惊人,一家子人都停下筷子看着她。

  张佳佳也惊愕地看着她妈,在她小姨夫面前说这个,她脸都要丢光了,恨不得挖个地缝钻进去。

  张佳佳成绩从小就不好,她也不是好学的人,老早就自暴自弃了。

  能上白水中学都已经是徐国梁出面搞定的,要说张佳佳肯学倒也没关系,大不了多费点心,可她本人比之前的寒露还懒,早就不想读书了,要不是她爷爷逼着,说不定都给她说婆家了,周红现在说这话实在是为难人。

  “你这婆娘,乱说什么呢!吃饭就吃饭”。

  张平狠狠地瞪了自己媳妇一眼,佳佳什么样他这个老子最清楚,要是因为不成器的女儿得罪了这个妹夫就得不偿失了,

  “国梁啊,你别听她瞎说,佳佳就不是读书的料,来,吃菜吃菜”。

  周红也不敢再说下去了,只是嘴上还小声嘟囔着,张佳佳觉得难堪吃了两口菜就撂筷子走人了。

  留下尴尬的众人,最后还是张槐镇住了场面,一顿饭没几个人吃得香。

  吃完饭后男人就坐成一圈开始打牌,女人则聚在一块拉家常,大人的话题总离不开儿女,小孩子围在一块说的无非是有什么好玩的,好吃的之类的话题。

  女人和女人在一块就有说不完的闲话,更何况其中有出了名的八婆。

  周红笑着问到,“丽啊,你上次不还跟我打听那镇南刘家嘛,怎么露露又跑去上学了”?

  张佳佳也在白水读书,况且徐寒露的大名白水中学无人不知,她知道了就等于周红和整个张家都知道了,全家人都为寒露高兴,只有周红一人想不通。

  以前也没看出来徐寒露是个学霸,怎么休学两年后直接读高三这成绩还这么好?

  她想都没想就觉得是寒露做了弊,是学校里的老师看在徐国梁的面子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周红不满的是,寒露一个学渣做全校第一可以,那自己女儿只是想进个一班又有何不可?

  只是这些话她也只能憋在心里,不敢说出来,她怕说出来张平直接跟她离婚。

  张秀丽没想那么多,她挠了挠头,一脸憨厚。

  “儿女都有各自的姻缘,缘分没到,也不能强求是吧”。

  张秀丽不知道刘家人是怎样的人,她让自己嫂子打听,可她嫂子打听了却没和她说过,自己女儿也很快解决了麻烦,所以她还单纯以为是两个孩子缘分不够。

  寒露看着她们俩聊,也不插嘴,只是乖巧地坐在一旁嗑瓜子,仿佛被谈论的对象不是自己一样。

  “露露,你都十八岁了,也是个大人了,该懂事了,舅妈跟你说几句真心话啊,你别怪舅妈话多,你平时在学校别那么张扬,虽然你爸是在教书,可他又不是校长,有些事适可而止,你懂我意思吧”!

  张红觉得自己真的是太大气了,妹夫不肯帮忙,她还不计前嫌帮她教育孩子。

  张秀丽和寒露一脸懵,还没等她妈发话,寒露先开了口。

  “大舅妈,我还真不懂,您给我说说呗,我哪儿张扬了”?她怎么知道这个大舅妈什么意思,有话不能明着说,跟她打什么哑迷。

  周红懵了,这这跟她预想的不一样啊,徐寒露这个侄女脸皮怎么这么厚。

  “你这孩子,我给你留了面子,你非要我挑明了说,那我就直说了吧。靠作弊拿的第一没什么用?老师也是看在你爸的面子上才没追究你,可你得懂事儿,你爸也不容易,以后别再作弊了知道吗?学习成绩不好没事,人品好就行”。

  她苦口婆心地告诫寒露,可寒露只感觉到可笑。

  大家都像看傻子一样把周红盯着,毕竟他们都还有脑子,要是寒露的成绩是作弊的,那为什么以前不作弊,非要现在才作弊,不是更加让人怀疑吗?更何况寒露要是作弊,期末考试能得全县第一?还有县长亲自给她发奖金?

  “妈!你在说什么啊,丢死人了!表姐她是真才实学,你又没读过书你懂什么”?张佳佳虽然自己是个学渣,可她也是个崇拜大佬的学渣,寒露在她心里就和女神一样,她亲妈也不许诋毁。

  “嘿,张佳佳,你怎么说话的?你表姐不懂事你还想跟着学是吧?看我今天不收拾你”!看不清形势说的就是她,她非但不觉得自己错了还很专横。

  张秀丽听到周红一口一个不懂事也急了,她都没说过自己女儿半点不是,周红她凭什么?

  “我女儿怎么就不懂事了?周红你凭什么说我女儿是作弊的?你你你简直不可理喻你”!情急之下,她还蹦出一句成语来。

  周红也不是省油的灯,一大堆胡搅蛮缠的话那是张口就来。

  “我呸!我就说她怎么了?你们不会教女儿,小小年纪就不学好,我这个做舅妈的管教管教怎么啦?”她的声音很尖锐,音量又大,整个大院都听得到她的叫喊声。

  张秀丽还想跟她理论,寒露把她妈拦住了。

  “大舅妈,你说我作弊得拿出证据,不然不仅是在侮辱我,也是侮辱我爸,更是在侮辱白水镇的老师!你说我不懂事我忍了,你对我妈大吼大叫干嘛?怎么管教我是她的事,你管好自己的事就行了”!

  周红别过脸,一时之间找不到反驳的话。

  张佳佳脸都气红了,可她也不能跟着骂自己的妈。

  她嫂子和二伯母也没什么用,一个胆小怕事,一个看热闹不嫌事大。

  “大嫂,你是小丽的嫂子,我尊敬你,可你也不要太过分才是”!徐国梁也来了,身后还有张家的男人们。

  徐伟清走到他妈背后,帮她拍背顺气,他来时只听到他姐说的几句话,可意思他也大概明白了。

  这样的大舅妈,大不了不认就是了!

  “你这个疯婆娘!你又在胡说些什么!你是不是想回娘家住了你?国梁啊,你别跟她一般见识,露露,你大舅妈她脑子不好使,你大度一点别理她就行了啊”。大舅张平虽然出来主持公道,可于情于理还是要帮周红说话。

  寒露也不怕,“大舅,我一小辈我要什么道歉,你让她给我妈道歉吧。”

  张平一听赶忙拉着媳妇给自己妹妹道歉,她本来想反抗,可张平背地里揪了她一把,疼得她是眼泪汪汪的。

  既然哥哥张平来当这个和事佬,张秀丽也不好再追究了,只是对这个嫂子她实在不想给好脸色。

  张秀丽夫妻带着两个孩子去了他们外公外婆的老屋待着,眼不见心不烦。

  人一走,周红又凶起来了。她看着正在哄孩子的弟妹和奶孩子的儿媳妇气不打一处来。

  “顺义要哭你就让他哭!你也是,把孩子养得那么娇气,又不是皇子王孙!还有你,你都不知道帮我说两句,我们顺仁怎么娶了你这么个窝囊废”!

  张安可不是徐国梁,大嫂骂自己媳妇,他也只能听着,没那个魄力反驳。

  张勤看着蛮横不讲理的大嫂,一阵摇头,他觉得以后找妻子一定得找一个会说的,既不能怕大嫂的嘴炮,也不能像二嫂那样只会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