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八零寒露生

来客

重生八零寒露生 怅味清欢 2330 2019-02-22 00:00:00

  做衣服是一件非常打发时间的事情,才做了几件样衣,就快过年了。

  为了赶制出第一批衣服,张秀丽一直待在家里忙活,连年货都是寒露一个人去置办的。

  腊月二十五那天,徐伟清也放假回到了家。

  跟他一起的还有一个男人,看着比小伟大几岁,也是一身军装,他肩上有三个荣誉勋章,至少也是校官级别的。

  “妈,姐,这是成蔚成大哥,成大哥,这是我妈,这是我姐徐寒露”。小伟对这个叫成蔚的男人很热情,他们之间应该交情不浅。

  “阿姨好,寒露妹子好”。他很有礼貌,既不刻意讨好,眼里也没看不起。

  “诶诶好,快屋里坐,小成啊,你冷不冷,我去给你拿一件小伟的衣服,甭管好不好看,你先对付着穿啊”。张秀丽很好客,看得出来徐伟清很尊敬他,张秀丽也不敢怠慢。

  成蔚都来不及拒绝,张秀丽就窜到小伟的屋子里找衣服去了。

  寒露看成蔚的第一眼就觉得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心里头还莫名觉得想再靠近一点他。

  “姐,成大哥跟你打招呼呢,你怎么不理人家”?徐伟清看她还在发呆,伸出一只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寒露回过神来,把心里的冲动压了下去,“不好意思啊,我想东西想的太入神了,成大哥你好”。

  两人握了握手,在握手的那一刹那,寒露感觉心里被蚂蚁咬了一下,又差点失神。

  徐伟清说成蔚要在自己家里过年,徐家人都没意见。

  毕竟成蔚既是小伟的朋友,也是他的救命恩人。

  没错,徐伟清差点牺牲!要不是成蔚,徐家人可能见到的就是徐伟清的骨灰了。

  自从徐伟清被提下士后,他就正式被邀请加入特种部队,为了能早起派上用场,徐伟清是日夜刻苦训练,努力了数日,组织上终于派给他一个任务。

  潜伏在一个大毒枭的身边,他长相单纯,说话做事也机灵,很快就取得了信任。

  本来都要收网了,谁知这大网里出了叛徒,他被绑了起来,差点被一枪打死,是成蔚不顾危险把他救了出来,从那以后,徐伟清就对成蔚敬佩的不得了,对他是言听计从的。

  张秀丽听得是泪流满面,她不敢想象自己儿子在歹人手里是被如何虐待的,她都直接给成蔚跪下了,感谢他救了自己儿子。

  成蔚哪受得起如此大礼,赶紧扶张秀丽起身。

  ……

  午饭过后徐国梁才回来,之前他被村长叫去开会了,说的是土地遗留问题。

  他在村长家就听人说自己儿子回来了,还带着一个长得很俊的后生。

  徐国梁看都没看他们二人,径直进了自己的书房。徐伟清有些无奈,自己的老爹就是这样,他不给面子,谁都别想从他那儿多讨一个眼神。

  徐伟清看向自己的姐姐,寒露摊了摊手,表示无能为力。

  徐国梁不理他们不代表否认成蔚这个人,他只是在暗中观察此人品性如何罢了。之后的几天,每到早上六点钟左右寒露就被一阵脚步声吵醒了。

  小伟和成蔚有晨跑的习惯,她也不好说什么,只是平时不睡午觉的她也要开始睡午觉了。

  人长的精神、待人有礼,无不良嗜好,徐国梁终于放心儿子了,跟这样的人待在一起,他只会变得更加优秀的。

  还有一天就过年了,成蔚突然接到了任务,他不得不提前离开,好好的年也没过成。徐伟清本来想跟着一起去,但被他拒绝了。

  本来就是一个人的任务,就算可以带人一起他也不可能带着徐伟清,过年在即,徐伟清不好好待在亲人身边反而跟自己出去到处跑?这种事他成蔚做不到。

  成蔚离开了,徐伟清感觉也蔫蔫的。

  除夕夜的热闹是什么时候都不能比拟的,家家户户张灯结彩,处处都充满了欢声笑语。

  寒露一家也挺开心的,两位老人不愿意在她们家吃饭,徐伟清诚恳地去请他们来吃年夜饭,可老太太非但不领情,还在徐伟清面前说三道四的。徐国梁只有亲自去叫,可他们愣是无动于衷。

  徐国梁喊过一次就不会再喊第二次,反正二老的饭是计划在里面的,来不来随他们的意。

  忙碌了一整天,孩子们都已经睡着了,张秀丽偷偷给自己的一双儿女把压岁钱塞在枕头底下,虽然只有两块钱,但多少图个吉利。

  第二天大年初一,各家各户开始走亲访友了,张秀丽还没开口,徐国梁就主动说先去张家走亲戚。

  可把张秀丽感动坏了,徐国梁平时看着不近人情,其实最是重情义的人。

  张秀丽对他的好,对这个家的付出他全都记在了心里。他心里装的东西太多了,一旦把她放了进去就出不来了。

  张家也是一个大家族,张秀丽他娘家是张家旁系,虽不是本家,但有张秀丽他老父亲张槐这个老英雄在,过得也不差。

  他们张家有三个儿子加张秀丽这个女儿,除了小儿子张勤还没结婚,其余两个早已成家了。

  寒露他大舅叫张平已经四十有五了,甚至已经当了爷爷,小孙子都三岁了。大舅妈周红有点势利眼,到因为是家里的长媳,所以二老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二舅张安是个空有一身力气的莽夫,没读过书,过了三十岁才娶了妻,偏偏妻子又是个只知道哭的脓包,立不起来,张槐和老婆子为他们家操了不少心。

  小舅舅张勤人如其名,勤劳肯干,人也不差,给他介绍对象的是排着队上门,可他偏偏一个都看不上,今年就二十六了,他一点都不急,说是没找到合意的姑娘就不娶妻,先立业再说这事儿。

  说完了老一辈,再说说张家年轻的一辈人,大舅张平有一儿一女,儿子张顺仁也已经成家了,女儿张佳佳比寒露小两岁,今年刚读高一。

  二舅只有一个五岁的儿子,叫张顺义,被他那个妈养成了天不怕地不怕的小祖宗,成天跟着村里的大孩子搞破坏,寒露她外婆想管教管教这个小混蛋,他妈就跟在后面一直哭个不停,吵得人头疼,二老也懒得管教了。

  寒露一家到张家村时,他们要吃中饭了,大年初一张家一家人都在大舅家里吃饭,大舅妈看到张秀丽手里提了一大包东西,分外热情。

  “佳佳,快去给小姨他们端饭,老大家的你快去厨房再炒两个菜”。大舅妈指使着女儿和儿媳妇干这干那,虽然两人都不太高兴,但这个家是周红说了算,不得不服从命令。

  五岁的张顺义不懂什么人情世故,在桌子上抓起一个鸡腿就啃,吃完就到处乱跑,二舅妈李兰花跟在屁股后面跑,生怕他摔了。

  寒露摇了摇头,就二舅妈这种带娃方式,张顺义注定将来不会有大作为。

  给外祖父二人拜了年,又轮着给几个舅舅舅妈问好,一家人表现的都很高兴,一口一个好孩子叫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