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八零寒露生

筹备

重生八零寒露生 怅味清欢 2488 2019-02-21 00:01:00

  转了性的梁有才像是开了挂,杜欣果然还是没保住前三的位置。

  赵磊也没抵过梁有才的猛烈攻势,退居第三的位置,当然第一还是寒露。

  成绩一下来,杜欣就咬牙切齿地看着梁有才,一副要和他拼命的样子。

  不止是杜欣,赵磊也是很不甘心,输给徐寒露他认了,可输给梁有才这个万年第四他都快气死了。

  “同学们,这学期已经正式结束了,还有不到一学期的时间就高考了,学校组织了高三补习班,当然是免费的,不需要同学们拿一分钱。有想要就在学校补课的同学在班长那儿报个名,三天后正式开始补课。不补习的同学回家空闲之余也不要忘记学习啊,寸金难买寸光阴啊”。

  王老师苦口婆心地在讲台上说着大道理,杜欣用胳膊肘拐了一下寒露,“露露,你要补课吗”?

  寒露摇了摇头,她还有正事儿,家里有徐国梁这个现成的老师,她就不凑这个热闹了。

  “也是,你补课就是浪费时间,以你现在的成绩直接参加高考都可以了”。杜欣毫不怀疑好友的实力。

  寒露只是笑了笑,她成绩能出众,除了有原主底子在,还有她刻苦学习的成分在。

  交代完了寒假事宜,王守国就把赵磊、梁有才和寒露叫到了办公室。

  在路上赵磊还对梁有才横眉冷对,偏偏梁有才理都不理他,赵磊自讨没趣,心里把梁有才骂得狗血淋头。

  简陋的办公室里坐满了人,除了校长和他爹,多数都是生面孔。

  “各位老师好”!他们三人一起给对面的老师打了招呼。

  优等生在哪里都是受人欢迎的,校长笑着站起来,把他们介绍给另外那几个生面孔。

  其中有一个老师,寒露觉得有点面熟。

  在脑海里回想了很久,才记起来他像谁了,是宋勉阳!

  “宋县长,这就是这次考试的前三名。特别是徐寒露徐同学,她这次的分数在县里排名也是第一呢”。

  “白水还真是出人才啊,王校长你教育有方啊”。

  “诶,要我说啊,还得是宋县长领导有方,大家说是吧”!

  一个满脸油腻的男人恭维到,另外几个人分分符合。他们是安平县下各镇中学的校长,听说县长要来见见期末考试的第一名,就都来拍马屁了。

  这次期末考试本就是全县大考,第一名出自白水镇,一众校长可酸了好久。

  寒露三人忍着头皮发麻,站在一旁不吭声。

  还是王守国看出了他们的尴尬,把话题拉了回来。

  “宋县长,孩子们也来了,那就请县长给他们颁发奖金吧”。

  王校长瞪了他一眼,意思是说他越俎代庖。

  宋县长笑着点了点头,从公文包里拿出三个纸袋子。

  其中一个还特意系着红带子,宋县长把这个特殊的袋子交到寒露手里。

  “徐同学,考的不错,这是你应得的奖励,马上就快高考了,一定要再接再厉啊”。

  寒露郑重地点了点头,口头谢过后就退到了旁边。

  他又把剩下的两个袋子交给梁有才和赵磊,同样对他们两个说了一些激励的话语。

  回到座位上,他端起一杯茶,自顾自地说到,“我儿子之前也在白水读书,只是他不成器”。

  说这话的人没什么表情,听的人却大惊失措。

  王校长擦了擦手心的汉,有些紧张。

  这种话听听就行了,是当不得真的,宋县长再说下去就要好好论安平的教育问题了,寒露他们再待在这里属实不合适。

  “王老师,你先带孩子们回去吧”。校长发话,王守国就算想留在这里也不行了。

  三人有礼貌地告了别,才退出办公室。

  寒露走之前看到他爹坐在里面稳如泰山,也没有要出来的意思。寒露感慨万分,看来她爹的地位还可以,不像王老师,连听墙角的机会都没有。

  寒露回到教室,教室里现在已经没有多少人了,都回家去了。

  杜欣还在座位上等她回来,“露露,我寒假要去县城我姑姑那儿过年,你要是有空去县里记得找我玩啊,那个,我会想你的”。

  她把一张写有地址的纸条交给寒露,寒露郑重地叠起来收好。

  “我会的,玩归玩,你可别乐不思蜀啊”。杜欣虽然聪明,但人一旦懒惰一切就说不准了。

  送走了杜欣,寒露就先回宿舍收拾东西,顺便等徐国梁回来。

  她坐在沙发上,把那个装有奖金的纸袋打开,里面有两百元。

  听说最高奖金是一百元,但给她的有两百元,寒露仔细想了想,除了她自己成绩优异外,应该有徐国梁的原因在里面。

  徐国梁提到过县一中多次想调他进去,他之前因为女儿不成器每次都拒绝了。可他的实力在整个安平县都是一顶一的,县一中觉得他在白水当一个普通的任课老师简直是屈才。

  白水中学这次不管是整体还是个人的期末成绩在整个安平县都名列前茅,愣是把县一中的名头都抢了,全县第一更是徐国梁的亲生女儿,县一中急红了眼,宋县长为顾大局只能破点财亲自拉拢。

  白送的钱不要白不要,寒露等不到她爹回家,留了张字条就跑到街上去了。

  当然她不是去玩的,上次说到寒露等着奖金买布做衣服,她拿着上次存的六十块和刚发的两百元奖金就奔向孙姐布行。

  这个时候的物价很便宜,她的两百六十元可以买很多布了,买了七八匹棉布才用了二十多块,又买了几匹的确良花了五十多块钱,雪纺纱有点贵,买了三匹就花了五十多。林林总总寒露带的钱就用的差不多了,她又花了几块钱买了大量的彩色线团。

  老板娘孙姐也是个慷慨的人,看她买那么多,免费送了她一尺花布,还找了人专门帮她送到了家门口。

  张秀丽看到寒露买那么一大堆布料,差点晕过去。

  寒露赶紧上前扶住她妈,把她扶到椅子上又是端茶又是捶腿的,张秀丽不知道她又在打什么鬼主意,但心里倒是舒坦了许多。

  “妈,我记得您会做衣服对吧,这是我同学买的布,她想让您帮她做衣服,您放心不是白做的,人家给工资!这大冬天的也没农活干,这不正好有时间做衣服吗,您别急,一会儿我把衣服的图样拿给您”。

  寒露这会儿还不能露底,只能暂借杜欣的名头了。

  还在家收拾衣服的杜欣打了个大大的喷嚏,她揉了揉鼻头,一脸的莫名其妙。

  寒露回到房间把在学校就画好了的图纸拿给张秀丽,张秀丽看了连连称赞。

  “露露,你别说,这衣服真好看,你同学画得也挺好,等我把这些衣服做出来,我也去扯点布给你做一身”。

  寒露哭笑不得,要是她妈知道图纸是她画的,还不得惊掉下巴。

  其实寒露的画功不怎么样,主要是这个年代会画画的也少,寒露这样的画功也成了稀奇。

  两人正讨论着衣服的问题,徐国梁也回家了,寒露把图纸放下,追着进了他的书房。

  “爸,奖金是两百”。寒露给他说了,还是看他怎么选择。

  徐国梁坐在椅子上,过了很久才嗯了一声。

  “你买那么多布,有把握卖的出去吗”?张秀丽好骗,可瞒不过徐国梁。

  “好不好卖试试就知道了”。寒露本来也没放在心上,她的观念是卖不出去也没关系,贵在尝试,何况她有把握能大卖。

  

怅味清欢

文中涉及的物价可能有很大偏差,但是还请大家多多担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