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八零寒露生

商机

重生八零寒露生 怅味清欢 2265 2019-02-21 00:00:00

  一学期的时间过得很快,一眨眼就到了期末,期末考试也将在下一周举行,不只是学生很重视期末考试,老师们也很重视。

  过了这学期,下学期开学距离高考就没多长时间了,留给老师和同学们的时间也得好好规划规划,要做到不浪费一分一秒。

  放学后杜欣就缠着寒露不放了,非要她陪自己去买衣服。

  寒露看了看窗外飞舞的雪花,把身上的棉衣裹紧了,视死如归地答应陪她去。

  逛了一整条秀水街,杜欣还是没找到自己喜欢的衣服,寒露看在眼里,给她建议,“李阿姨会做衣服吗?让李阿姨自己给你做吧”。

  “是会做,可款式就那么几样,土死了”。杜欣不免有些丧气。

  也对,寒露跟着看了这些店,衣服款式还真是单一,而且穿着也不好看,没什么特色。

  突然,寒露感觉脑海中有一根弦动了!对啊,自己可以从服装入手!她虽然不会做衣服,可她妈张秀丽会啊,家里也有缝纫机,他们结婚的时候买的一直没怎么用,寒露越想越觉得可行。

  现在虽然是冬天,可等衣服做出来就不用穿棉服了,所以寒露想着先做几件春装到时候试着卖卖。

  “你跟我一起去看看布,我妈会做衣服,到时候送你一件啊”。寒露拉着杜欣就跑,两人一路小跑到一家名叫“孙姐布行”的店里驻足。

  寒露细心挑选着布料,这里以棉布为主,有时下流行的的确良,而且还有雪纺纱!

  询问了各自的价格,寒露把这些价目记到脑子里之后就又拉了杜欣走了……

  杜欣不明所以,“你不是说要自己做衣服吗?是不是这儿的布料不好,要不然我们换一家吧”。

  寒露摇摇头,“我目前没那么多钱,下周会发优秀生奖金,到时候再来”。

  杜欣想说自己有,又想到寒露是一个很要强的人,既然她有自己的打算了,她也就没有开口。

  出了秀水街寒露就和杜欣分了路,一个回家,一个回村。寒露在前面走明显感觉后面有人跟着,她以为是坏人,她假装系鞋带,悄悄从地上捡了一块石头使劲向后砸去,只听闷哼一声,寒露转过身,看到梁有才捂着脚瘫坐在地上。

  怎么是他!寒露头大,好死不死还把人家的脚给砸了。

  寒露连忙上前,询问他的伤势。

  “你伤得严重吗?对不起啊,我没想到是你,我还以为是歹徒……我还是送你去医院看看吧”。

  梁有才疼的眼泪都出来了,他按下寒露准备扶他的手,非要把话说完再去医院。

  “徐寒露你先听我说,我……我我……我喜欢你!从我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就喜欢你了!是你让我明白了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说实话,酸酸的,很难受,但我又控制不住自己不去想你。我不求你也喜欢我,我只想说出来,说出来轻松多了。谢谢你徐寒露,谢谢你听我说这么多废话”。

  寒露没想到他还是说出来了,梁有才是个好人,所以她不想骗他,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对不起!你值得更好的……我们还是先去医院吧”!

  梁有才推开她的手,自顾自地说到,“你肯定以为我是听了你弹钢琴才喜欢你的对吧?其实不是的,我第一次见你是在四个月前,我在小姨家玩,见到你时你正在帮一群孩子解题,你是那么的神采飞扬,我从来没见过哪个女孩子笑得那么好看”。

  梁有才说着,嘴角还挂着一抹笑容。

  寒露低下头,不敢看他。前世她从未谈过恋爱,也不懂得爱情是怎么一回事,但面对梁有才的深情告白,寒露只是觉得感动,感动之外再无其他。

  梁有才看着她低下头,冬风吹乱了她的头发,他忍不住想伸出手帮她整理耳边的碎发。

  寒露本能地退远了点,梁有才心下了然。他把手递过去,让寒露扶他起来。

  “你不要有心理负担,喜欢你是我的事,我不会打扰你的,你别再刻意躲我了啊”。他半开玩笑地打趣寒露,只是嘴角的苦涩出卖了他。

  寒露嗯了一声,就扶着一瘸一拐的他赶往医院。

  寒露没有什么别的优点,力气倒是大如牛,两人很快就到了医院。

  梁有才脱下鞋子,寒露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的脚背直接青了一大块!

  医生还在询问他是怎么弄成这个样子的,寒露差点钻到地缝里去了,梁有才只是说不小心摔着了。

  因为没有伤口所以只有搽点跌打损伤的药膏,医生看他们俩一起来的,还以为他们是男女朋友,于是就让寒露帮他搽药,寒露很尴尬地拒绝了。

  再愧疚也不能帮忙搽药,自己又不是他的女朋友,不喜欢就不要给他希望。

  医生无奈,叫了小护士来帮忙,搽完了药,梁有才的爸爸妈妈就赶到了,寒露也悄悄离开了,顺便到前台把费用交了。

  梁有才其实注意到了她离开的身影,她要走,他却不能留。

  “儿子,你这是咋回事哟,痛不痛?妈帮你揉揉啊,这么大一块清淤可心疼死我了”。

  梁妈妈看起来就很柔弱,人长的也十分清秀,一串泪珠挂在脸上,更显人消瘦。

  梁爸爸见过徐寒露,自然也看到了她,再看自己儿子那失魂落魄的样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很快就高考了,考得好才有更多的资本,你觉得呢”?梁爸爸推了推眼镜,对着梁有才说到。

  梁有才郑重地点了点头,就不说话了。

  梁妈妈不懂他们父子在打什么哑迷,梁爸爸也闭口不提了,她自觉没趣,又看着儿子的脚抹眼泪。

  经过了这件事,寒露正愁不知道如何面对梁有才,谁知梁有才直接像是变了一个人,每天更加刻苦学习,看到寒露也不打招呼了。杜欣还挺纳闷他的转变,“诶你的小跟班怎么了,是受什么打击了吗”?

  可不是吗,寒露还以为是自己伤了他的自尊心。

  “纠正一下,他不是我的小跟班,我们只是普通的同学关系”。

  杜欣叫他小跟班,也是有原因的,梁有才对寒露的关注从不掩饰,干什么都要跟寒露凑在一块,没有机会也要制造机会,明眼人都看得出这个班长喜欢徐寒露。

  同学们都以为梁有才是移情别恋了,还在背地里默默同情徐寒露。

  梁有才的转变对寒露一点影响都没有,相反她还为他能想通而感到高兴。

  看着一脸八卦杜欣,寒露善意地提醒了她一下,“小心你被前三除名”。

  杜欣这才想起,梁有才在自己后一名,每次都只差一两分,这次梁有才发奋图强了,自己要是不努力还真的会被前三除名。

  溜了溜了,名次要紧。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