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八零寒露生

来信

重生八零寒露生 怅味清欢 2394 2019-02-20 00:00:00

  在那个通讯不发达的年代,写信是最重要的联系方式。

  徐家人等了三个多月,终于等来了徐伟清的平安信。

  大雪无声把大地染成了白色,金黄的玉米棒和火红的辣椒挂在房梁上与周围的银装素裹相得益彰,远处雪地孩童的欢声笑语昭示着冬天已经来临。寒露穿着厚厚的棉衣,把信从镇上邮局取回了家。

  徐伟清写了三份,给徐国梁、张秀丽、徐寒露一人写了一封。寒露把给自己的那封放到房间,把张秀丽的和徐国梁的郑重地交到他们手里。

  徐国梁没有立马拆开,而是放在一边,把自己没看完的报纸拿在手里继续看。

  张秀丽可激动坏了,止不住地抹眼泪,还专门把放在柜子里的老花镜找出来,把信看了是一遍又一遍。

  信里的内容以报平安为主,还说了很多军中的趣事,逗得张秀丽呵呵直乐。

  张秀丽没读过书,但有一个当老师的丈夫,也算认得几个大字。徐伟清考虑到自己母亲,也没有写什么难懂字句。

  她难掩兴奋之情,拿起围裙就钻进了厨房,嘴里还哼着小曲。

  寒露也被她感染了,嘴角不自觉扬起微笑。

  寒露也回房间拿起给自己的信,有些好奇她弟弟给自己写了些什么。

  看完后寒露由好奇变得感慨,又从感慨变得欣慰。

  信中徐伟清第一句就是给寒露的答案。

  他告诉寒露他已经彻底爱上这个职业了,他稀里糊涂过了十几年,直到在军营里才找到了最真实的自己。

  他已经不是刚进入时什么都不懂的毛头小子了,他在机缘巧合下抓到了一个伪装很久的间谍,现在被提了下士。

  寒露真心为他感到高兴,她知道徐伟清信中说的很轻松,可真实情况绝对十分凶险。能有现在的地位,这是他应得的。

  再说徐伟清,他是真的很在乎她这个姐姐,字里行间都透露着对她的关心。除了口头上的关心,他还给她说了很多的学习方法,他是希望自己的姐姐能够考上大学,他姐姐在村里的名声不太好,要是能考上大学,姐姐和妈妈就不用在意别人说什么了。

  寒露笑着摇了摇头,这个弟弟还是太年轻。

  饭菜很快就上桌了,一家人都沉浸在喜悦中,连一向不苟言笑的徐国梁也让张秀丽给他上了酒。

  寒露早就知道徐国梁会偷偷看信,他一定也是知道了小伟提干这事儿,她也不拆穿他。

  张秀丽想起平时这个时候自己的女儿还在别人家里,忍不住发问,“露露,你还去不去帮你同学辅导功课”?

  “不去了,她有把握能考中”。

  一个星期前寒露就结束了钢琴家教课,杜欣已经可以很流畅地弹出好几首曲子了。

  杜欣学钢琴也只是一时兴起,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她又不靠弹钢琴来吃饭,总不能耽误了学习吧。

  辅导结束,李玉梅给她结了50块钱的工资,寒露都不好意思收,这已经算是天价了。

  徐国梁一个月最多50块,还是全勤的情况,而自己只是抽周末两天教杜欣,算下来两个月只教了十几天,李玉梅开的工资她还真觉得烫手。

  杜欣在一旁威逼她,一定要让她收下,软磨硬泡半天寒露才不得不收下这笔巨款。

  寒露想起自己的小匣子里头的六十块钱,觉得有必要发展一下了,钱放在匣子里不会变多,得想办法让钱生钱。

  “露露,你手表哪来的”?张秀丽突然看到寒露手腕上的手表,紧张地看着她,她怕她又做了糊涂事!

  寒露有些无奈,她就知道自己的母亲要瞎想,“这是我同学之前抵押在我这儿的,但是他们突然搬家了,估计是不要了吧”。

  是了,这块双狮始终没还给它的主人,宋勉阳出院的时候一家人就搬家了。

  听说是他爸又升了一级,成了安平县的县长。俗话说官大一级压死人,他爸也学精明了,有些事不能跟人明着来。新任镇长一上任立马就把镇上的小混混修理了一番,算是借他的手给宋勉阳报了仇。

  不过这些都跟寒露无关,她只知道自己手中的东方双狮要继续戴在自己手上了,不是她贪图人家的表,他不也是没还自己的两块钱吗?

  徐国梁早就知道这块表了,他第一眼看到就知道这块表价格不菲,不过他也没在意,反正女儿心中有数。

  经过几个月来的相处,寒露的表现让徐国梁惊讶万分。自己的女儿不仅在学习上十分优秀,她对许多事情的看法还有独到的见解,让他少绕了许多弯路。

  张秀丽听到寒露这么说,心里的大石头才落了地,寒露也怕她多想,就转移了话题。

  “妈,一会儿我给小伟写回信,你有什么要说的,我好一起写进去”。

  “诶,你就说妈很想他,不行不行,不能让他分心,你就说家里一切都好,叫他放心”。

  …………

  中午的太阳还挺大的,虽然化不掉厚厚的冰雪,可还是晒得人暖洋洋的。

  寒露也收到了一封请帖,是张小月亲自来给她送的。

  她下个月就结婚了,新郎当然是刘来财。架不住刘来财喜欢张小月,加上门当户对的人家也没人看得上刘来财,刘家最终还是答应了张小月进门。

  未见其人,先闻其味。张小月已经和几个月前不一样了,穿了一件呢子大衣,烫了一头大波浪,脚上穿的是高跟皮靴,脸上早已不复清纯有的只是浓妆艳抹。身上不知道喷了多少香水,离她很远都能闻到味道,邻居家的小孩都出来盯着她看,更小一点的还专门跑到她身边去闻香味。

  打扮时髦的张小月被当成了稀罕人,寒露也看着她,看来她的生活最近过得很是滋润嘛。寒露心里还是佩服她的,能对刘来财那种人下得去手,也是个狠人。

  被人围观张小月觉得很有面子,不免有些膨胀,可她忘记了面前的是徐寒露。

  寒露只当在看笑话,之前她还有些同情她,只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吧,张小月此刻的得意忘形,寒露已经能预见她的未来了。

  临走时,她还非常高调地给了她围在周围的孩子每人一张一毛钱,说是请他们提前吃喜糖。

  寒露觉得有些好笑,这张小月的所作所为还真大胆,她都不怕刘家知道了收拾她,要是刘来财有独立经济她倒是可以横着走,关键刘来财是个地道的啃老族。

  刘家准媳妇撒钱的事很快传遍了整个白水镇,也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笑点。

  刘夫人是气的是话都说不出来,非常不满意那还未进门的儿媳妇。

  气归气,可还是拗不过刘来财硬要娶她。刘家有多丧气,张家就有多招摇。

  张小月的爹张麻子逢人就吹嘘自己女婿有多厉害云云,还时不时带着小儿子上供销社混吃混喝,张小月不但不阻止还作出很慷慨的样子,就好似她已经嫁到刘家了一样。

  刘家为抱美人归,对这些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于是张家就更加肆无忌惮了。

  两家人的亲事给白水镇人民无聊的生活增添了不少乐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