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八零寒露生

遇见

重生八零寒露生 怅味清欢 2257 2019-02-16 17:53:12

  ——往后余生的回味绵长是十八岁的惊鸿一瞥。

  寒露一大早起来,在食堂吃过早饭后就准备去杜家了。

  途径新华书店时,寒露想起来自己还有新书没看,看了一眼书店墙上的挂钟,现在八点钟,约定了九点到杜家,还有时间可以去看看。

  寒露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他们的行动力,新书基本上都被借完了。

  所有的西方名著一本不剩,寒露在新书区那零零散散的书架上搜寻着,碰碰运气,说不定还有值得看的书。

  寒露正认真找书,背后突然伸出一只手来,她条件反射地往后退了一步,没想到踩到了那人的脚……

  她连忙转过身,跟人家道歉。

  “不好意思啊,你脚没事吧”?毕竟已经踩了人家的脚,也不好再说自己不是故意的了,寒露觉得脚要紧!

  那人只说了一句“没事”,然后就把寒露之前那个位置上的一本《美的历程》那本书拿走了。

  那个人高高瘦瘦的,人长得也不错,看着也挺正气的,但这些跟寒露都没什么关系。

  又找了一圈,发现确实没有好看的书了,整个大书架剩下的大多都是写战争时期的书,寒露还真没多大兴趣。

  她又看了一眼挂钟,已经八点半了,要赶快去杜家才行。

  经过门口时,她又被叫住了……

  “同学!你等一下,请问你身上有带钱吗”?是刚才那个男生。

  寒露有些莫名其妙,自己与他并不认识,别说是她了,就是他自己也有点脸红。

  “你能借我两块钱吗”!他很紧张,又有些坚定。

  寒露身上确实有钱,不过借给一个陌生人,她还没那么慷慨。

  “我的确有带钱,可你也知道,没有谁会借钱给一个不认识的人”。

  那个人愣了一下,而后从手腕上把手表取了下来,交到寒露的手里。

  “我叫宋勉阳,是白水中学高三二班的,我把这块手表抵给你,你看行吗”?原来是二班的,寒露看了一下手表,是东方双狮。

  “我是高三一班的徐寒露,手表我就先拿走了,呐,这两块钱给你。先说好,明天上学直接把钱带给我,当然我并不介意你用双狮来抵债”。

  东方双狮贵得令人作舌,最少都是一千块左右,而且还得托关系才买得下来。相信这位宋同学也不想因小失大,寒露给了他一个露出八颗牙的笑,把表戴好,就走了。

  留下一个被笑容晃瞎了眼的宋勉阳,看着书桌上的两块钱发呆。

  寒露到杜家时,杜欣已经在楼下等着了。

  “你可算来了!我已经可以跟着曲谱弹一些简单曲子了,你听听我弹的怎么样”。杜欣激动地拉着寒露求表扬。

  杜欣弹的是“虫儿飞”,倒是没错音,就是弹得不流畅,不得不说她在音乐方面的天赋还不错。

  不过有一点寒露有点不解,她昨天只教了杜欣钢琴的入门知识,今天她就会弹一点了,而且连指法都有模有样的,这也太不合常理了吧。

  这样想着,寒露还是把心中的困惑问了出来,“杜欣,我记得我昨天只教了你认识钢琴琴键吧”!

  杜欣看着寒露挠头疑惑又有点不可思议的样子,瞬间一脸骄傲。

  “嘿嘿,是我表哥听说我要学钢琴给我送了书,还指导了我一下,诶我没有弹错吧”?

  寒露心下了然,杜欣理解能力非常不错,对书上的知识理解得很快,并且肯下功夫练习。

  她都不用猜,杜欣昨晚肯定练习了很久,因为她眼睛下面的黑眼圈已经暴露了。

  寒露翻了翻曲谱,上面不止有不同难度的曲谱,还有学钢琴的方法以及个人批注的见解。嗯,还有字挺好看的。

  看来她表哥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寒露不自觉地点了点头。

  “这本书不错,你多看看,我相信不久你就不需要我这个老师了”。寒露给的评价很高。

  “不过你也不要太拼了,今晚早点休息,别太急了”。寒露指着自己的眼睛下的位置说到。

  杜欣脸一红,暗自吐了舌。

  “那好,我们今天不练琴了。我们复习功课,对了,明天就出成绩了,你别忘了我们的赌约啊”!她正色到。

  寒露十分配合,“到时候你输了可别哭鼻子哦,杜大小姐”。

  “我才不会呢,要是你输了,我可不会安慰人啊”。

  …………

  杜欣觉得自己小看了徐寒露,明天她可能真的会输。

  她们两人一起做练习题,她遇到了一个自认为很难的题,准备看书找一下怎么解,谁知道徐寒露看了一眼,直接把步骤和答案写了一下,还给她讲了具体怎么做这道题。

  她看得是目瞪口呆,差点抱着寒露大腿喊大佬求带了。

  寒露觉得好笑,在学校的杜欣和在朋友面前的杜欣分明是两个人。

  学校里她宛如高岭之花,在朋友面前就原形毕露了。

  “你真厉害”!杜欣由衷地赞叹。

  对于好朋友寒露也没什么隐瞒,默默来了一句,“我爸是徐国梁”。

  …………

  “平衡了平衡了,诶,上一届的状元不会也是你家的吧”?

  杜欣死亡发问,徐寒露为她默哀。

  “他是我弟弟”。

  …………

  杜欣:……

  这下杜欣已经肯定了,就算徐寒露发挥失常自己也不会赢。

  两人继续做着作业,只是其中一个人的心情有点复杂。

  眼看天边都暗了下来,寒露看了看手表,居然已经六点半了。

  杜欣这才注意到寒露手腕上的表,她总觉得她在哪见过这块表,可一时又想不起到底在哪见过。

  知道了时间,寒露就要告别,杜欣连忙穿好鞋子,刚好跟着她出去吃饭。

  没办法,李阿姨今天有事不在家,要晚上九点钟才回家,本来请的阿姨做饭,可杜欣嫌她做饭齁咸,中午吃了一顿,下午说啥也不想吃了,就直接让她回去了。

  两人在解放街的一家面馆吃了面,杜欣就直接回家了。寒露慢悠悠地在街上走着,谁知突然就下起了雨。

  她只有跑到屋檐下躲雨,想着等雨停了再回去,谁知这雨却越下越大。

  正当她一筹莫展时,头顶多了一把伞。

  是梁有才。

  他手上撑着一把伞在寒露的身后站着,手里还有一把伞。

  他把手上没打开的伞递给寒露,脸上还挂着憨憨的笑容。

  寒露接过伞,她真的很感谢梁有才。

  “我刚才听到广播里说要下雨了,你刚经过我们店,我看你没带伞……”

  寒露打开伞,与他拉开了距离。

  “谢谢你,梁有才。我欠你一个人情,时间不早了,我先走啦,明天见”。对方没挑明,寒露也不能自作多情,权当欠了他一个人情。

  等寒露走远了,只看得到小小的一点时,梁有才才失落地回了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