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八零寒露生

朋友

重生八零寒露生 怅味清欢 2356 2019-02-11 23:29:50

  很快就到了开学第一次模拟考,杜欣和寒露的比拼也正式开始了。他们的考试一般都是放在周四周五两天进行,考完就放周末。

  第一科考语文,试卷发到手里,寒露大概浏览了一遍,就开始奋笔疾书了。语文这个科目得靠平时的积累,借着考试也是正好检验检验平时功课做得怎么样。

  杜欣也一样,埋头专心做题。有几个同学估计是语文偏科十分严重那种,才坐一会儿就垂头丧气的了,更有甚者伸长脖子到处偷瞄人家的答案。

  之后的几门考试也是差不多的情况,最后一科物理考完,寒露长长地伸了个懒腰。

  放学的钟声也刚好响了起来,现在刚好是中午十二点,去食堂吃个饭就可以去李阿姨家了。

  寒露把笔放回书包里,又从兜里掏出一张饭票,准备去吃饭。

  杜欣突然从后面叫住她,“徐寒露,你愿意和我做朋友吗”!说完她又自顾自地说到,“算了,当我没说”。

  寒露捂着嘴偷笑,杜欣就是太傲娇了,能让她主动伸出橄榄枝主动跟自己交朋友,寒露也感到有些意外。

  “杜欣同学,我叫徐寒露,徐是双人一余,寒露是节气名”。两人相视一笑,真挚而纯洁的友谊已然萌芽。

  “那个,虽然我俩是朋友了,可那个赌约依然成立,你可别想抵赖”!杜欣扭过头去,一副坚定的样子。

  寒露很自然地把手搭在她肩膀上,一副哥俩好的模样。“当然啦,你要是就这么算了,那我多没面子”。

  两人说了会儿话,杜欣才提着书包匆忙走了。寒露也把书包收拾好,准备去食堂吃饭,也不知道耽搁了这么一会儿,食堂还有没有饭。

  可当她才走出教室门,又被堵了……

  梁有才站在教室外面两只手垂着交握在面前,长满青春痘的脸红红的,跟猴屁股似的……莫名有点惊悚……

  寒露看见他,只是礼貌性地打了个招呼,“班长怎么还没走,是在等人吗”?

  梁有才支支吾吾地开口,“是……是啊,我在等你”……

  寒露没想到他是在等自己,有点摸不着头脑,“班长有什么事吗?没有的话我先走了,一会儿食堂没饭了”。

  听到她要走,梁有才慌忙从口袋里掏出两张电影票,颤抖着递给寒露。

  “我……新,新出了一部电影《庐山恋》,徐寒露同学我想请你看电影,是……是今晚六点开场”……

  寒露头疼,不会是自己想的那样吧!但她又不好意思直接问,只好婉拒了。

  “不好意思啊班长,我一会儿还要去教人弹钢琴,你找别人一起看吧”!

  话已至此,梁有才也不好强求,垂头丧气地走了。

  寒露心里也没有负罪感什么的,不喜欢就不要给人家希望,即使不确定到底人家什么意思,但保持距离准没错。

  寒露急匆匆赶到食堂,阿姨们收碗的动作告诉她果然还是来晚了,真的连汤都没剩一滴!

  她只好把书包放回宿舍,把门锁好,揣了一点钱去学校后的小摊上买了一碗米粉将就着吃了。

  解放街是白水镇最繁华的地段,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连镇政府也从南口路搬到了这里。

  寒露站在138号的大门外,138的下面贴了一个杜字,看来这家人姓杜。按了按门铃,没过一会儿就有个穿着讲究中年男子来开门了。

  寒露猜测是他这家的男主人,李阿姨的丈夫。因为他手里拿着公文包,很明显是要外出。

  她还是很有礼貌地自我介绍了一下,对方听到她就是被聘请的钢琴老师,态度一下子好了很多。

  寒露也不生气,他没有因为自己年纪小就轻视自己已经很不错了。

  “小同学,你终于来了,快请进快请进”。刚好李玉梅从外边买菜回来,非常热情地把她请了进去。

  那个男人和李玉梅不知道说了点什么,之后就拿着公文包出了门。

  寒露不动声色打量着这里的环境,房子是解放街统一式的三层小洋房,不过品味显然更加高雅一点。

  他们把房子外面刷了白色的石灰,看起来雅致很多,院子里还种有各种各样的花卉,即使是在已经有些许凉意的深秋也有几分颜色。

  到了客厅,寒露十分规矩地坐在沙发上。

  “同学,你在这里先坐会儿吧,我去给你切点水果来”。李玉梅很好客。

  “我叫徐寒露,阿姨你叫我小徐就好了,阿姨你也不用忙活了,我们还是先上课吧”。时间是最耽误不起的,寒露觉得有必要节约一下时间了。

  “诶,我这就去叫她下来。小徐你先坐,不着急啊”。说完她就搀着扶手上了楼。

  这杜家,会不会跟杜欣有关系?寒露这么想着。

  不得不说,寒露猜得还挺准。二楼的门开了,一个披头散发的姑娘从楼梯走了下来。在看到客厅坐着的人是寒露时,头也不回地又跑上了楼。

  寒露心里偷笑,傲娇如杜欣,她在自己面前这副模样,不知道要捶胸顿足多久。

  李玉梅不知道这其中的原因,是一头雾水,索性也不问了,把围裙系好打扫卫生去了。

  没过一会儿杜欣又下来了,不过这次不是刚才的形象,而是一个举止优雅的大小姐形象。

  “咳咳,杜大小姐好,我是你的钢琴老师,还请多多指教”。寒露嬉皮笑脸地伸出手,杜欣皮笑肉不笑地回握住。

  “徐老师,还请你以后多多关照”!两人之间暗潮涌动,李玉梅从外面玻璃窗看到的却是两个人相见如故的景象。

  寒露感觉手都要被她给捏碎了,这大小姐的手劲还挺大!

  “好了好了,我真是你的钢琴老师,学习要紧,我们先练琴再叙旧”!寒露抽出已经被捏红了的手,严肃地说到。

  寒露最引以为傲的是钢琴,在钢琴面前,寒露是极为认真的。

  杜欣也不是说说而已,她是真的想学钢琴,她学习的态度十分不错,寒露教起来也不费劲。

  寒露先教她了解了钢琴的琴键,各个琴键之间的叫法等等。杜欣学得很快,寒露也很欣慰。

  一下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寒露把新手入门的要点给杜欣说了,李玉梅那边也开饭了。

  寒露本来不好意思的,准备走人,可架不住杜欣和李玉梅二人的邀请,就在杜家吃了晚饭才走。

  杜欣把寒露送到大门口,寒露忍不住问她,“杜欣,你妈妈除了你还有别的女儿吗”?

  杜欣一脸茫然,想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李阿姨不是我亲妈,她是我爸后娶的,她有没有女儿我还真不知道”。

  这是寒露没想到的,李玉梅对杜欣那么好,她还以为杜欣是她亲生的。

  “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你”……触及到人家隐私,寒露还是先道歉为好。

  杜欣倒无所谓,还小心嘱咐她,“没事,你回家小心点,我就不送啦”!你明天记得早点来,我们还可以一起复习!

  寒露点点头,跟她告了别就回了学校宿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