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八零寒露生

长远

重生八零寒露生 怅味清欢 2240 2019-02-10 23:24:51

  寒露揣着巨款回村时,经过她大伯娘家被好一阵奚落。

  徐家早在几年前就分家了,本来父母都在世的情况下于情是不能分家的,可徐国栋一家的行为造成只有分家这一条路可以走。他们在徐国梁任课期间可劲压榨他徐国梁的老婆孩子,最关键的是张秀丽根本不敢开口诉苦。

  这其中也是有一些不能说的原因,因为牵扯到她的丈夫徐国梁。当时徐国梁考上大学,徐国栋虽然嫉妒弟弟能上大学,但也只是嘴上抱怨,实际还是给了徐国梁支持的。

  所以张秀丽即便再辛苦也不能说一个“不”字,徐国梁自认为已经对得起自己的大哥了,自从教书开始,领到的工资都是上交给了二老,二老又把大部分拿给了他大哥花。剩余的也是花在了平时的油盐酱醋茶上,而徐国栋却拿着老太太给的钱不干正事,天天蹲在村里的私人茶馆打牌。

  除了日常吃饭,他们家几乎没享受过一点好处。

  徐国栋一家的过分贪婪刺激到了他,于是徐国梁铁了心的要分家。徐老头也是被气糊涂了,狠心地只分了一点田地和锅碗瓢盆给他,张秀丽倒没什么怨言,分了好啊!就这样徐国梁在自家挑了一块地,到处借了点钱,硬气地重新盖起了房子。

  两家房子不在一块,也避免了许多争吵,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回家必须要过徐国栋家门口。

  寒露路过时,一个跟她年纪差不多大的女孩坐在凳子上,面前是一堆金黄的玉米棒子,她手里还有一根没剥完的玉米,两只手交错不停地运动。

  看到寒露路过,她也不剥玉米了,双手抱胸姿势,嘴巴开炮先怼一顿再说。

  “哟!这不是我们家露露吗?听说你被退婚了?不是我说啊露露,这人啊,一定得看清自己,你看隔壁村的张小月,之前还跟你是多么要好的朋友,如今啊攀上刘家就是飞上枝头咯,因为什么,还不是她长的好看!你说是吧”。

  她嘴一直说个不停,寒露也没打断,任由她说。

  这个女孩叫徐媛清,是她堂姐,仿佛是个柠檬精转世,人家比她过得好她不高兴,人家比她差她也要落井下石。那嘴巴也是个碎的,这点遗传了她妈王桂花,逮着别人一点事就要一直哔哔叨叨个没完。

  徐媛清见她不回答自己,瞬间一肚子气。

  “我要是你,就喝农药自杀!被人退婚,这是我们徐家头一遭吧”?她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寒露,“也对,刘家怎么看上你这种无才无貌又无德的女人,你活该被朋友抢了男人,还真是丢人现眼”!

  这要是以前的徐寒露早就跟她掐起来了,可惜她不是。

  寒露头都没回地走了过去,跟这种人废话简直是浪费时间。

  徐媛清指着寒露的背影喋喋不休,徐杰清从屋内端了一碗水给她,也没有开口训斥,只是低着头又进去了。

  寒露回到家,张秀丽还在地里劳作没回家,徐国梁则是在院子里给一群半大小子辅导功课。

  见寒露回来得这么早,徐国梁不用问都知道她指定没挤进去。

  又见她杵在那儿也没事干就让她来帮那些上初中的小子讲题,徐国梁自己就悠闲地躺在院子里看书。

  徐寒露之前的名声谁人不知,众人都觉得被他们徐叔坑了,但也不敢就这样离开,毕竟之后还是要再来请教的,可不敢把人得罪了。

  众人都埋头假装思考问题,没有一个人愿意主动把书递给她。

  寒露也不理会他们的小九九,一把把一个平头方脸的小子手里的书拿了过来,是一道数学题,被他划了圈。

  寒露也不矫情,在地上捡起来一支还没用上的笔,三下五除二就做好了,把解题步骤详细地批注在了那道题的旁边。

  那个同学将信将疑地把书拿到手,按着寒露的方法又仔细推算了一下,发现还真是这个答案。其他人不信,把算出来的答案反复验算,最终不得不服气。

  “露露姐你帮我看看这道题呗,嘿嘿”……

  “露露姐这个方程该用哪个”?

  “露露姐……姐姐你先帮我解这个嘛”!

  …………

  寒露也没有因为之前被他们轻视就生气,而且很有耐心地给他们一个一个讲解。

  孩子们都听得很入神,寒露还用了一些后世琢磨出的方法,更加简单易懂。

  反正从今天开始,寒露在他们心中的地位就是仅次于徐国梁的。而后一传十,十传百,大家都知道了徐家寒露是个学霸。

  到了晚上,送走了那些学生,寒露想到和那位李夫人的约定,就决定给徐国梁报备一下。

  当然不是直接说去给人当钢琴老师,她撒了个小谎,想到对方的女儿也是高三学生,她便说是答应了人家到家里帮忙复习功课。

  徐国梁什么事没见过,一眼就看穿了她是在说谎。

  不过他也没想拆穿寒露,只是告诫她不要再干混事。他是上过大学的人,一直信奉的是自由论,所以他从不干涉儿女的自由。

  张秀丽在一旁欲言又止,寒露很懂事地跟她解释,“妈,你放心,我真是去帮同学复习功课!她们家住在解放街138号,哦,对了这是她们家的电话号码,这下你放心了吧”。

  寒露掏出李夫人留给她的联系方式给张秀丽看,这下她总算是放心了,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张秀丽还是拿了笔把电话号码记下了。

  倒不是怕女儿骗自己,她怕女儿万一遇到啥事却找不着人。

  搞定了两位重量级别的人,寒露感觉身心都轻松了。

  她洗漱完躺在床上,想着来到这里之后发生的事,虽然大多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但也是有滋有味的。

  上一世她不管做什么都必须按照淑女的规矩来,干什么都要优雅,无论是在家还是在学校她都像是戴了一张面具。

  在妈妈严厉的管教下,养成了她十分孤僻的性格,甚至没有朋友愿意和她一起玩。

  而在这里,给了她太多的惊喜。没有了精心准备的高雅大餐,有的只是粗茶淡饭,但是这里一日三餐她都很享受。浓浓的生活感才是人们所需求的,而不是所谓的仪式感。

  学习已经步入正轨了,生财之道还是空谈。世上只有两种人,一种是有钱人,另一种是没钱的人。

  没钱的人被人压榨,却无反抗之力。寒露虽然不是重利之人,但也不想成为被压榨的人。农家生活虽美妙,那也不是寒露长远的追求。

  钱不是万能的,但没钱是万万不能的。她不仅自己有远大的目标,还要带着小伟的那份一起努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