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八零寒露生

插曲

重生八零寒露生 怅味清欢 2425 2019-02-09 23:06:34

  徐家村离白水镇还是比较远的,除了节假日和寒暑假徐国梁都是在学校分配的宿舍住,如今寒露在镇上读高三,也是跟徐国梁挤在小宿舍楼里。

  二人平时吃饭是去食堂凑合,要是寒露会做饭的话,她还宁愿自己做,还省点钱,可惜不管是以前的徐寒露还是现在的徐寒露都不会。

  因为作息时间不同的原因,徐国梁给了寒露一叠饭票,父女俩从没有在学校一起吃过饭,所以她是徐国梁女儿的事没多少人知道。

  “爸,听同学说镇上书店到了新书。我晚点再回家,你给妈说一下”。

  今天是周五,学校都放假了,除了一部分同学选择留在学校补课,当然补课不是免费的。

  很多老师为了贴补家用,直接放弃节假日在学校补课,可徐国梁却不会,他骨子里有点小清高,不会为了补课费就不回家。但他也不是不近人情的那种,一般他的学生在家学习遇到问题,都可以到他们家来,一待就是一天那种。

  给她爸说了,寒露就拿起书包向书店冲了,这个年代书籍是很珍贵的,大部分人是不会花钱买书看,一般都会选择到书“蹭”书。

  书店上新书,想都不用想肯定有很多人。

  到了书店,寒露直接进不去,在外面徘徊了许久,最终选择了放弃……

  走在大街上,微风轻轻吹过她的脸颊,她张开双臂享受着秋风的洗礼,一切的不美好都被冲刷了。

  突然,寒露在一个玻璃橱窗外驻足,里面一架钢琴安静地躺在墙角。

  寒露想起了上一世的种种,手指也是不听使唤地做出弹钢琴的动作,虽然是无实物表演,可还是让人感觉优雅。在这年代感十足的大街上,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同学?你会弹钢琴!你可真是我的救星哟!我是这家乐器店的老板,有位夫人想买钢琴要试音,可这东西是我从香港那边拉过来的,我哪里会弹这个东西啊,那位夫人也是外行人,不如你帮忙试一下音,你放心这个忙绝不是白帮的”!

  这个老板看着不像个圆滑的生意人,倒像个考究的文人。脸上戴着一个蛤蟆镜,上身穿着黄色的西装,裤子是的确良的西装裤。说话也斯斯文文的,给人的感觉很舒适。

  送钱拿有不要的道理,不过是简单的试音罢了,寒露点头表示应下了。

  不得不说,这个老板的品味还是十分不错的,整个乐器店的装潢都显得高端大气,显得与周围的小铺面格格不入。

  店里不少人在挑选乐器,不过一般都是中式乐器,像钢琴这种乐器在全华国都没普及,更何况是白水镇这种小地方。

  寒露被老板领到那位夫人面前,对她点了点头表示可以试音了。

  寒露也在偷偷打量那位夫人,她以为对面会是一个非常盛气凌人的贵夫人,但明显在她意料之外。

  她穿了一件花格子衬衫,一条黑色的确良喇叭裤,一头微卷的大波浪。长相其实不是很惊艳,而且面容给人有些愁苦,但整体给人的感觉还是很舒服的。

  这样的形象,寒露还真看不出她就是那位要买钢琴这种又贵又不实用的乐器的人。

  寒露礼貌地对她微微一笑,坐到备好的凳子上。

  寒露弹了一曲理查德的《给艾德琳的诗》,就是因为这首曲子,理查德名扬国际。

  如果说钢琴是稀少的,那么会弹钢琴的人就更稀少了。

  音乐一响起,在场的挑选乐器的人放下乐器,纷纷过来围观。

  店老板和那位“夫人”也听的很入迷,在音乐面前,人们都敞开心扉聆听最真实的自己。

  钢琴发出的美妙音乐不止回荡在乐器店,更环绕在人们的心中。

  一曲收尾,大家都毫不吝啬地鼓掌以示惊叹。

  “夫人,这台钢琴无论是音准还是音色都很不错,是值得购买的”。寒露缓缓开口。

  那位夫人对乐器老板点点头,老板刚准备去给她找人搬钢琴,结果却被店里的人缠住了。

  无非就是大家都被钢琴的美妙吸引了,找老板就是想要买下那台钢琴,可是这台已经被订了,但那些人又缠着不放,老板只有打着哈哈说下次再多进几台。

  没别的事做,寒露就在店里到处转,没想到这里的乐器还是挺全的。

  “你好,我姓李。你叫我李阿姨就好了,是这样的,这就是给我女儿买的钢琴,我想聘请你当她的钢琴老师,至于酬劳方面,我也不会因为你年纪小就亏待你的,你看怎么样”。

  没想到那位夫人突然站到寒露的面前,向她伸出了橄榄枝。

  虽然这位李女士也是诚心想聘请她,可寒露却也分的清轻重缓急,如今好好学习考大学是大,又有和杜欣的约定,也只能拂了李阿姨的好意了。

  寒露很有礼貌地先道了歉,“李阿姨,谢谢您的好意,我现在正是高三,学业要紧,所以不好意思了”。

  李女士反倒更欣赏她了,“我女儿今年也是高三,你们周末不是没课吗,周末给她上课就行,其实她呀就是想学习一下,不求多精通,要是能把一首曲子弹完整就可以了”。

  这边有李阿姨好意相劝,一边又是金钱驱使,寒露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

  她一想到她妈那苍老的面容,就很心疼,能帮她减轻一些负担她心里也好受一点。

  李女士用店里的纸笔给寒露留了联系方式和住址,就先走了。

  寒露看着纸条上的名字出神,这世上的事还真是巧合,那个女人叫李玉梅,上一世她奶奶也叫李玉梅。

  寒露想了一下,她妈妈在这个时代应该才几岁,她又摇了摇头,觉得自己实在想多了。

  乐器店老板很讲信用地给寒露拿了工资,足足有二十块,寒露也没推辞,二十块跟一台钢琴和好几台订单比起来那是九牛一毛,这是她应得的。

  寒露拿着二十块“巨款”出了乐器店,走路都感觉十分轻快。

  店门外有个小伙子,一直盯着她,脸不知道因为什么憋得红红的,寒露觉得他有点眼熟,又想不起是谁。

  寒露也没管他,直接昂首阔步地走过去了。

  “等……等等一下,那个……徐寒露同学,你……你你弹琴真好听”!那个小青年追着赶了上来,从背后叫住了寒露。

  寒露看半天才发现这个人竟然是班长梁有才。也不怪她不记得这个人,主要是梁有才确实很容易让人忽略。

  他满脸都是青春痘,唯一的亮点就是那双眼睛了,明亮。而且这人十分呆板无趣,除了工作能力强悍之外,实在没有能让人记住的理由。当然,除了那些老师,这种人虽然不能吸引同龄人的眼球,确是老师的好帮手。

  “谢谢,你是来这里买乐器吗”?寒露很有礼貌地回复,虽然自己是想了很久才记起来的,可也不能伤了人自尊不是吗。

  梁有才搓着手,有点不好意思,“我是写完作业来帮我爸看店的”。

  呃呃……

  寒露表示:……他和乐器店的老板根本就不像父子!梁老板温润大气,梁有才……

  寒露从玻璃橱窗看了一眼乐器店挂着的钟表,表示自己急着回家,就跟梁有才说了再见。

  毕竟再聊下去寒露怕自己会说出伤及他自尊的话,还是先溜算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