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八零寒露生

挑战

重生八零寒露生 怅味清欢 2202 2019-02-08 19:30:00

  “姐!你在哪儿”?清澈的声音在山间回荡。

  寒露没有大石板上起身,只是躺着应了一声。

  没过一会儿,徐伟清就寻来了。

  “你明天就要走了,东西收拾好了吗”。与其刻意地对徐伟清好,还不如随意点。

  徐伟清只是笑,他的东西妈早就替他收拾好了。

  “姐,你怎么待在这里”?他也随意地躺在石板上,享受阳光的沐浴。

  寒露翻了个白眼,“我可不想听奶奶和大娘的教训,这里,清静”。

  是了,昨天她大娘王桂花怒气冲冲地跑到他们家来臭骂了她一顿。

  还不是刘家说婚事取消了,本来也就是口头说的,她王桂花也不能闹起来,只能认了这个亏。

  王桂花这么关心这件事,肯定不是没有好处的。刘家答应亲事成了后把她儿子安排到供销社上班,也就是寒露的堂兄徐杰清。

  亲事落空,上班的事自然也就黄了,刘家不能得罪,寒露只能躺枪。

  徐伟清也不喜欢这个大伯娘,太过势力。

  “你要是不喜欢当兵,三年义务兵满后可以退伍”。寒露记得八十年代的时候,兵役是三年,三年满就可以申请退伍了。

  徐伟清望着天,视野很开阔,“没想过,但我不排斥当兵。其实就算我考上大学我也不知道学什么,做一个什么样的人”。

  年轻人的迷茫嘛,虽然寒露两世加起来也才三十多岁,同样没什么经历,但思想比这个时代的人先进多了。

  “你不去试试怎么知道呢?有些事情总要经历才知道其中滋味,如果你不喜欢当兵,但又害怕干其他的事情,那你这辈子都是碌碌无为的。你这会儿给不了我答案,我能理解,不过我相信你很快就会给我答案的”。

  徐伟清觉得这个姐姐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觉得她太蠢了,总想着要保护她才行,现在她已经完全长大了,和她相处更像是朋友,他很喜欢这种感觉。

  “等我知道了答案,我会给你写信的”!

  寒露笑了笑,起身怕了拍衣服上的灰尘,领着弟弟和大黄狗回了家。

  第二天一大早徐伟清就背起了行李,踏上了从军路。

  寒露和徐国梁都没有去送他,只有张秀丽舍不得儿子,追着送到了火车站。

  虽然还有两个月才开学,徐国梁也不是没事做,天天和寒露一样捧着书本看,一个是预习,一个是备课。

  徐国梁教的高中的化学和物理,这两门课程难度大,也是最缺老师的,所以在老师的地位不是很高的情况下,徐国梁仍然十分吃香。

  人才的稀少并没有使他膨胀,相反徐国梁就是不屑于那些歪门邪道,所以教了十几年书仍然只是个忙碌的中学老师。

  徐寒露在理科和文科上纠结了许久,还是选了理科。选理科可以报考医科大学,她想到自己前世就是因病而死的,她怕再遇上其他病,她怕家人突然得病,自己却无能为力。而且原主本来就是学的理科,多多少少还是有一点记忆。

  她上一世学的文科,因为心脏病的缘故,到了高三就休学了,没能参加高考她非常遗憾,既然有这个机会,她要是不抓住那就太没道理了。

  拿到徐国梁给的化学书,才翻两页她的脑子就感觉涨涨的,过了一会儿,她发现这些题大部分她都会。

  原来原主不是个笨蛋,只是她的心思不在学习上,遇到一些很难的题,她就拿着书和本子请教徐国梁,张秀丽回到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情景,她心里好受多了,起码女儿是真的长大了,不是哄着她玩的。

  时间过得很快,眨眼就到了开学季。

  寒露被分在了高三一班,这个班还是个重点班。

  当然这并不是她爸的功劳,努力了两个月,这是她应得的奖励!

  开学前有个插班生考核,参加考试的不止寒露一个人,最终进入一班的只有两个人。

  另一个人也是一个女生,齐肩短发,清清爽爽的,看着倒不是个读死书的书呆子。

  徐国梁这学期教的是高一的化学和物理,不是她爸带班,寒露感觉还轻松一点。

  铃铃铃~铃铃铃~

  这时候的上课铃声还是人工敲的,到点就拿着铁棍敲打在铁钟上面。

  寒露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那个短发女生刚好也想坐这里,不过对于喜欢的东西,寒露还做不到大方的让出去。女生妥协,挨着她坐,成了她的同桌。

  “同学们安静下来”!随着铃声,班主任走进了教室。

  班主任是个中年男人,寒露觉得应该是教理化生的,因为他脑袋上的头发中间空了一大块,甚至还有继续减少的意思。

  “同学们!离高考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我们大家都是农民的子女,只有考上大学,我们才有更多的机会,要努力啊,不要浪费这大好时光”!老师在讲台上苦口婆心地讲着大道理,台下的人听的斗志昂扬,甚至有一些学生眼中还泛着泪花。

  “鸡汤”真的是适用于任何一个时代,老师们开口就是鸡汤灌顶,在压力如山大的特殊时期,如果连鸡汤都没有,不知道有多少学子熬不过去。

  “这学期新来了两位同学,同学间要互帮互助,团结友爱”。地中海老师突然介绍她们两个新同学。

  “同学们好,我叫杜欣”。原来她叫杜欣,寒露对杜欣这个女孩子还挺欣赏的。

  “同学们好,我叫徐寒露”。寒露简单介绍完也直接坐下,反正没人关注她们。

  这个时候的高三学子,特别是重点班的,都是家里寄予了厚望的,有能力考进一班也意味着有机会考上大学,家人付出全部也要送他们上学,他们又怎敢浪费时间呢。

  “这学期的班长还是梁有才同学来担任,现在上课,同学们把物理书拿出来翻开第五十五页”。

  得,还真是个教物理的。寒露转过身小声地向后面的同学打听了老师的名字,叫王守国。这位王老师跟徐国梁的教学方法不同,寒露听着也挺有趣的。

  …………

  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转眼又快下课了。

  寒露看着窗外的夕阳,百无聊赖。

  铃铃铃~铃铃铃~

  一个个都拿好自己的书包出了教室门,寒露把要复习的的作业装到书包里,也准备走。

  “你好,我叫杜欣。下周模拟考试后调座位,我看中你这个位置了,但愿你守得住”。

  杜欣不愧是杜欣,寒露想到她看过的玛丽苏小说,里面的女主各种被同学用钱羞辱,不像现在,竞争靠实力。

  这个挑战,她应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