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八零寒露生

好戏

重生八零寒露生 怅味清欢 2227 2019-02-07 21:30:00

  供销社已经不复之前吃香了,整个供销社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人拿着票在买东西。

  “诶,这位同志,你还没给钱呢”?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儿指着另一个姑娘说到。

  “关你屁事,你知道我未婚夫是谁吗你”?另一个女孩回怼。

  众人寻声看着她们二人,在绝对的颜值面前,漂亮的人总会得到偏爱,而对另一个姑娘议论纷纷。

  后面收钱的男人听到声音就赶紧出来看看是什么情况,在看到那个漂亮女孩儿时明显愣住了,一双眼睛粘在她身上,香肠嘴上挂着一抹猥琐的笑。

  “咋回事儿,咋回事儿”?男人挺着一个大肚子,摇摇晃晃地走到她们面前。

  漂亮女孩开口解释,声音温温柔柔的,像棉花似的敲在男人的心上。

  “同志,是这个女同志她拿了东西没给钱”。

  男人看着另一个女孩,平平无奇,头发也乱糟糟的,还十分的油,像是一个月没洗。他忍着不适,一双眯缝似的眼睛瞪着她,厉声质问。

  “不给钱就想跑?还不快把钱拿来”!

  女孩儿也不是好欺负的,把垂在前面的辫子往后一甩,昂着头,十分傲慢。

  “你是什么东西?你知道我未婚夫是谁吗?敢对我大吼大叫,小心我叫他让你滚蛋”!

  男人快被气死了,这分明就是泼妇,他刘来财也不是被吓大的!

  “你这个疯女人,我看你是不知道这供销社主任是谁家的!你说你未婚夫是谁,我倒要看看哪个倒霉鬼敢娶你这个疯女人”!

  女孩儿给了漂亮女孩儿一个眼神,漂亮女孩儿悄悄给了她一个手势。

  这两个女孩儿自然就是寒露和张小月了,得知面前这个大腹便便的男人就是刘来财后,整个计划就可以开展了。

  寒露给了刘来财一个轻蔑的眼神,“供销社主任?那是我未婚夫的大伯!你是什么东西?这供销社的东西我想拿就拿,还需要给你报备”?

  刘来财又惊又气,惊的是这个女人就是他妈给自己说的媳妇,气的是她完全就是个泼妇!

  一旁的张小月往前走了两步,“同志,供销社是国家的,就算主任是你亲爸都不能随意拿的,你这是犯法”!

  张小月的形象在刘来财心里又上升了一个高度,人美心善,又有正义感,谁不喜欢呢?

  “呸!狐媚子”。寒露呸了她一口,又转头大声刘来财吼到,“刘来财呢?你让他给我出来”!

  一旁看戏的女职工,拐了一下寒露的胳膊,小声在她耳边说,“他就是刘来财”!

  寒露活像是炸毛的猫,霎时间脸色由红变白。

  用手指着刘来财,十分气愤,“好你个刘来财,我才是你未过门的媳妇,你和别的女人合伙来糟践我,也不怕让人戳脊梁骨”!

  寒露说完又转身给了张小月一耳光,打得她眼泪汪汪的。

  美人落泪,自然惹人心疼,刘来财把张小月拉到自己身后护着,又不甘地用小眼睛瞪着寒露。

  寒露直接呵呵笑了起来,“刘来财啊刘来财,我徐寒露把话放这儿了,你的其他女人我不管,就这个狐狸精必须给我赔礼道歉,不然你休想娶我进门”!

  语毕,寒露一把推开挡在路中间的刘来财,因为体重过于肥胖,脚步虚浮,差点摔了个大跟头,临走,寒露还不忘踩了他一脚。

  刘来财气急败坏,“疯子!疯子”!

  张小月趁机上前,温柔地帮他拍背,把气顺下来。

  “同志,实在不好意思,要是因为我搅了你的婚事那我可真成了罪人了,只是你这未婚妻还真是……”

  刘来财看着与徐寒露截然不同的张小月,心里对他妈也不满了,要是自己能娶这个女人该多好。

  “你不要有负担,这种女人我刘来财怎么会娶?对了,同志你叫啥名啊”?

  刘来财憨憨地挠头,有点不好意思地开口。

  张小月也是使劲在散发魅力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刘来财

  像看英雄一样,看的他春意荡漾。

  “我叫张小月”。

  “张小月,这名字真好听,姓张……那你是张家村的吗”?

  “是,怎么了”?

  …………

  两人就这么勾搭上了,不过张小月谨记着寒露的话,只是吊着刘来财。

  寒露出了供销社,用她妈给的两块钱割了点肉,刚好碰到同村的徐根叔就搭牛车回了家。

  把肉交给她妈,寒露就坐在灶前帮忙烧火,顺便汇报结果。

  “妈你放心,这事解决了。今天做红烧肉吧,小伟喜欢吃”。寒露像是在说天气预报。

  张秀丽怎能不担心,徐寒露这些年净干混账事,表面答应了让她自己解决,可张秀丽哪里会放心,又跑到娘家打听刘家是什么来头云云。

  看破不说破,寒露也不多做解释。反正就是这两天刘家应该就会有消息了。

  滋滋滋滋……大铁锅里,形状均匀的红烧肉在锅底跳跃,声音和香气弥漫在空气中。

  一个脑袋从厨房门口探出来,“嗯~好香啊!妈您手艺又进步了”。

  是徐伟清,高高瘦瘦的,还有一股孩子气。

  看到徐伟清,寒露有点尴尬,毕竟是自己给他申请的入伍……

  徐伟清倒是大方,笑眯眯的开口喊姐,似乎没有发生那件事一样。

  门外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小伟叫你姐来一下,你去帮你妈烧火”。

  没想到这么快!寒露还以为她爸要晚上再教育自己呢!

  徐伟清给她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就自觉坐到灶前代替她烧火了。

  张秀丽就更不能指望了,寒露认命地出去找她爸长谈了。

  徐国梁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一份报纸,专心地看着。桌子上还有一摞书,整整齐齐地摆在上面。

  寒露像个乖宝宝,低着头把两只手垂在面前听训。

  “我听你妈说你要考大学”?

  “是”!

  “既然决定要考,那就好好学,这是老李他儿子从荣市带回来的资料,好好看看。听说明年会革新高考题,小伟用过的没多大作用了”。

  就这么简单?寒露简直不敢相信,她还以为徐国梁会好好教育她一通呢。

  见好就收,要是再嘴贱自己提出来,那不是明智之举。

  一家人分外和谐地吃完了一顿饭,得知徐伟清将在三天后赶去部队,张秀丽眼泪就憋不住了。

  于是徐伟清的行李什么的都是掺杂了他妈泪水的。儿行千里母担忧,小伟才17岁怎么不叫她担心。

  徐寒露这个便宜姐姐,对徐伟清还没有特别深厚的姐弟情,只是觉得特对不起他。

  徐伟清自己倒没什么,说是男儿本就该报国,如今有机会了,也不失为一件幸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