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八零寒露生

开始

重生八零寒露生 怅味清欢 2097 2019-02-07 19:30:00

  恍惚中,她好像又看见了那个身影,他叫她露露,呼唤她快回到他身旁。

  “眠眠!你醒醒啊,别离开妈妈,别离开我啊呜呜呜呜……我错了!是妈妈错了啊呜呜呜……”躺在她身上的女人哭的让人心碎,可她好累,甚至连睁开眼睛的力气也没有了。

  “滴滴滴……”

  急诊手术室亮着的灯灭了,一个青春的生命也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薛眠从来没有这么累过,睁开眼睛都需要耗费很大的力气。

  她费力撑着身子稍微坐起来想看看她可怜的母亲,入眼的是一头乱糟糟的头发,用两个红头绳扎了两个麻花辫,把脸埋在被子上。而身上穿着一件洗的发白的衬衣,肩上和袖口处还有几个补丁。

  薛眠诧异,自己的妈妈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她生来就是个骄傲的女人,即使是被那个狠心的男人抛弃依然十分骄傲。难道是她睡得太久了?

  许是她动作太大,惊醒了趴在床上的女人,她抬起头,把薛眠给吓懵了。

  “露露你终于醒了!吓死妈妈了呜呜呜……现在头还疼不疼……”女人又哭又笑,一张脸老态尽显,看着得有五十多岁。

  而这都不是薛眠惊诧的地方,而是这个女人,根本不是她的妈妈。

  薛眠慌忙环顾了四周,这里是医院的布置,却又不是记忆中医院的布置,宽阔的木质窗,床头环放的木质长桌以及桌上的大红色热水壶、水杯,眼前这个女人的穿着,都和记忆中格格不入。

  这里是哪里?薛眠清楚的记得医院早就给自己下了死亡通知书,难道找到了适配的心脏?可妈妈又去了哪里?还有眼前这个女人是谁,为什么叫自己露露,这里看着也不像二十一世纪。这些问题在薛眠脑中打转。

  突然,一波记忆袭来,薛眠感觉脑子都快炸了,她双手紧紧地抱住脑袋,没撑多久还是晕了过去。

  女人跌跌撞撞地往外跑,大喊“医生,救命!”之类的。

  薛眠在昏迷中,看了一个花季少女的一生。

  原来自己确实已经死了,重生到了这个女孩的身体里,这里也是Z国,不过她回到了八零年代。女孩儿在十月份出生,刚好又是在寒露那一天,所以就叫寒露,徐寒露。她的爸爸是一个中学老师,妈妈是一个普通的家庭妇女,也就是薛眠一醒来看到的那个女人。还有一个弟弟,以及一家极品亲戚。

  对于徐寒露,徐爸爸操碎了心,自从恢复高考后,徐爸爸就告诫她要她好好学习,争取考个好大学就不用跟他们老一辈一样天天在地里刨食。

  可徐寒露在叛逆期,自然不服管教,又天天被重男轻女的奶奶洗脑,想着早早地寻个有钱人嫁了。两年内尽瞎折腾,在村子里也时常被人诟病。

  至于为什么她又到医院了,纯粹就是她自个儿作死。徐寒露的弟弟徐伟清小她一岁,今年正十七,只是上户的时候,登记的人在户口簿上写大了一岁,把他写成跟徐寒露一样大了,人家还以为是龙凤胎。与她不同,她这个弟弟有雄心壮志,成绩也是顶好的,今年高考考了全县第一,可谓是前途无量。

  可偏偏有徐寒露这个坑弟的姐姐,听村子里的人说当兵能挣好多钱,正好镇上在征兵,她就把户口簿偷偷拿出来给她弟弟报了名,要说参军也不是那么容易,可偏偏徐寒露有一堆狐朋狗友,还真的把申请给报上去了。

  品学兼优的好同志哪有拒收的道理,等到入伍通知到了徐家人手里,他们才知道这个脑子不清醒的女儿折腾了这么一出。

  徐爸爸想打她,又下不去手,可一家人也不理她了,徐寒露自讨没趣,搞个离家出走,结果出门就掉水塘里了。

  幸好从镇上回家的徐伟清看到她溺水,及时把他姐姐捞了起来。

  从小就娇弱的徐寒露哪里糟过这罪,愣是没熬过一晚,这才有了她薛眠重生。

  要说重新开始没什么不好,可薛眠反正是笑不出来,这徐寒露留给她的是狗都嫌的人物!

  画面一转,薛眠看到了她的妈妈!

  那个女人,穿着一袭黑裙,明明该高贵的,可偏偏是憔悴占了多半。

  她站在墓园里,墓碑上明明白白刻着:爱女薛眠之墓。上面的照片是薛眠十五岁时拿了钢琴比赛金奖的照片。

  薛眠闭上眼睛,可眼泪还是止不住控制不住地想要夺眶而出,原来她的妈妈一直都很在意她的女儿!

  在薛眠的记忆中,她有妈妈却像没妈妈一样可怜。她的妈妈没有一天陪过她,没有参加过一次家长会,连她被查出心脏病也是无动于衷……

  后来妈妈为了她满世界找心脏她才知道自己不是亲生的,其实这个女人一生未婚,薛眠也是挡箭牌,可这个女人却从未亏待过她,日复一日相处怎么可能没有感情。

  妈妈,以后眠眠不能陪你了,保重!

  一滴眼泪从薛眠的右眼角缓缓流下,紧接着一只粗糙的手又把她眼角的泪拭去。

  这下,薛眠也不能再继续逃避了。从现在开始,没有薛眠,只有徐寒露!

  她睁开眼,看着一脸心疼的徐妈妈,坐起身来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妈,我们回家”!

  这个女人名叫张秀丽,嫁入徐家后一直任劳任怨,尽管徐爸爸不给她添乱,可也是分身乏术。明明才四十出头,看着就像五十多岁的小老太。

  要不是原主已经死了,徐寒露真想一巴掌煽死她,身为长女不但不明辨是非,反而还跟那心长偏了的老太太一起磋磨她!

  “要不你再住两天,你别担心,你爸爸刚领了工资……”

  话是这么说,可徐寒露又不是原来的徐寒露了,本来她就没什么大碍,再赖着不走就是矫情了。

  徐家也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家庭,全家几口人都指望着徐爸爸教书的那点工资,偏偏她徐寒露还霍霍得最多。

  张秀丽只好答应,一边替她收拾,一边告诫她,“露露,你也该收收心了。你弟弟说了,他不怪你,只是他怕他去当兵了就没人能保护你,你这孩子哟……唉”

  徐寒露扶额,看来这新生活也不是那么容易就开始的。这“徐寒露”留下的烂摊子还得慢慢解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