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浅夏里的风筝

第八章 印·记

浅夏里的风筝 路施杨 4659 2018-05-16 23:47:01

  【每一条微不足道的印迹,都是我们一起走过的痕迹。我不会忘,也不能忘。】

  转眼许沐已经提早一周进入残酷的军训,洛大新生报到的日子才如约而至。

  此刻星辰正坐在苏茗的车里,慢悠悠地出发往新校园。不是她不想快,不巧赶上堵车谁也没办法。

  刚出小区没多久他就接到路施杨的催命电话:“我说大猩猩,小叶子都到了,你还在哪眯着呢?”

  她如实回答:“我刚出小区,堵着呢,估计还得半小时,着什么急?”

  “辰辰你慢慢来,我先去报到。”电话那头传来叶卉的笑声。

  “好嘞。”她故意扬声气气路施杨。

  苏茗问她:“谁啊?”

  她瘪瘪嘴,挂掉电话,然后告诉她。“路施杨。”

  “上次和你们一起去北京的那个小路?”苏茗貌似对这位朋友印象还不错。

  “嗯,就是他,他是我哥室友。”

  “那你应该叫哥哥才对,怎么总叫人名字?”

  “我的苏女士嘞,您还是饶了姑娘我吧。夏翊哥和大晨哥我都这么叫,但是路施杨是我哥们,难道要我叫他小路哥?还不得美死他,他想都别想。”一想到自己叫路施杨小路哥她就浑身起鸡皮疙瘩。

  苏茗笑笑,“他是陆进集团小儿子吧。”

  “是。不过你怎么那么清楚?不会是路伯母找到你说不让我和他玩吧?”最近的剧好像都流行这个梗。

  “我的傻闺女,你怕不是韩剧看多了。”

  “我也就想象一下,哈哈。”

  “我听说他以前在新加坡读书,后来太想家才回来的。”

  听到这星辰也听不下去了。“他们家这公关做的,实话告诉你吧,他是在新加坡惹事太多才被拎回来看着的,就他那成绩能进洛大那我估计也能进清华了。”说完她已经隐隐感觉到路施杨那声大猩猩在耳边萦绕。

  听她说清华没想到苏茗倒认真了,诧异地问起她:“你不是不喜欢清华么?”

  星辰给她一个无奈的微笑。“明知考不上谁还稀罕他。”

  苏茗便没再说她,沉默一会儿才又开口告诉她:“对了,你李叔叔也往学校那边去了,说想陪你报到,顺便帮你拎拎行李什么的。”

  “李叔叔来干嘛?用不着,你刚不也听见了,我有帮手。一会儿送我到校门口你们就回去。”对于李叔叔这个角色,星辰还是没有做好全面的接收准备。

  可是苏茗还是担心。“怎么说我也还要给你铺个床打扫一下寝室什么的,你一个人哪能弄好?”

  “妈,我一个住校六年的人,有什么不能自己处理的?况且我又不是一个人,丢不了,何况这还是我生活18年的洛城。”

  虽然她说的都是实话,可苏茗明显还是放心不下,她只好继续劝说:“妈,我长大了,你不要担心那么多。”

  这大概是全天下父母最希望也最不想听到的一句话,苏茗无话可说。

  她们到校门口的时候,李叔叔已经在等着。见苏茗的车开过来,他马上高兴地迎过去。

  同样兴奋地迎过来的,还有满面春光的路施杨,以及不紧不慢地走在他身后的夏翊。

  星辰给他们介绍完后就强行将俩大人送走,苏茗拿她没法,只好把之前就给办好的银行卡塞给她,转身怅然离去。

  看着苏茗和李叔叔双双离去,星辰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

  或许是看出她的小情绪,路施杨开口试图缓和她的心情。“让我猜猜里边究竟有多少巨款,我可是放弃了与学妹近距离接触的机会,专门出来接你的,完事可要请我吃大餐。哎你别说咱学校附近有家餐厅真不错,一会儿就去那吧。”

  星辰白他一眼没打算理他,一旁的夏翊将她手中的行李接过来,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说:“走吧,你们学院的报到地点,还有你的寝室楼我们都已经提前打探好了,你和叶卉在一个寝室楼。”

  “真的吗?”

  听到这个好消息她失落的心情才回转一些,随着路施杨和夏翊顺利到学院报到完然后走向寝室楼。

  到寝室的时候她对床的室友已经先到,但此刻不见人影,星辰推测她大概是吃饭去了。

  这个女孩的个人区域打扫得一尘不染,物品摆放整齐;虽然床品明显有用过几年的痕迹,但洗得干净平整;床铺得就像高中军训教官示范的那样规整。寝室公共区域也被打扫得干干净净。

  又是一个爱干净的室友,星辰特别欣慰。从她床位上的贴牌得知,她叫吴月,来自贵州。

  照片上的吴月有着一张素净温和的笑脸,喜欢笑的人一定不难相处,她不自觉喜欢上这个素未谋面的女孩。

  最后在路施杨的指挥下,夏翊分到铺床任务,路施杨打扫星辰的个人区域,而星辰就负责整理自己的物品,倒是轻松。

  路施杨带着个口罩,手拿着抹布,干起活来有模有样,很快就将书桌收拾干净,招呼星辰过来摆放东西。

  “桌上我都用干抹布擦干了,你把东西摆上来吧,我给你擦衣柜去。”

  看着无处安放随意摆在进门处的鞋子,路施杨又忍不住操心。“回头给你们弄俩鞋柜,不然就这么摆着太占地方,学校寝室小不像在家里。”

  星辰没想到路施杨一个公子哥竟然会有这个特长,忍不住夸赞他两句。

  “路施杨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你这居家属性,谁要娶到你一定很幸福。”

  “除了游戏他也就对这些事最上心。”夏翊的声音混着他的喘息声和床单抖动的声音从床上传来。

  而路施杨向来经不得夸,眼下正从衣柜里探出一张灿烂的笑脸来,冲她得意地说:“现在排队还来得及。”

  星辰歪头投给他邪魅的一笑,他才反应过来,“不是,谁娶谁?”

  她顺手抽了张纸检查角落里的情况,“擦得还真干净,兄弟有前途,以后开家政公司我保证找你。”

  “怎么,上十二年学还没过足值周生的瘾?”

  “我们当年检查卫生的时候还有更狠的招,惹上值周生你就等着倒霉吧。”

  的确,值周生真的像是一个瘾,当多少遍都不会觉得腻,因为她们总能变着法子折磨别人。

  路施杨给她一个白眼。“最毒妇人心。”

  她刚刚将在北京玩的合照摆到桌上,叶卉和去帮忙的安亦晨就出现在她寝室门口。

  第一次开学不见星辰的家人,叶卉就问她:“辰辰,你家苏女士没来?”

  星辰也是无可奈何。“李叔叔非得过来,就都被我支回去了。反正我有两员大将在此,他们来也是干站着,你楼上收拾完了?”

  “我有东西落家里了,要回去取一下,所以过来和你说一声。我爸妈在楼下等我。”路施杨故意在衣柜里闹出动静,提醒叶卉自己的存在,于是她就顺便冲他交代一下,“小路哥,我家辰辰就交给你们了。”

  “行了你赶紧走吧,我这马上好。”路施杨满意的声音从衣柜里传出,并未探头出来。

  安亦晨看看时间提醒路施杨,“路施杨,别忘下午蒋魔头的课。”

  “我去,真忘了,等我一下,快好了。”他赶紧匆匆把衣柜擦好然后进洗漱间收拾。

  “我先去食堂买好饭,你弄好过来。”亦晨话没说完人已经没影。

  “蒋魔头是谁?”星辰能想得到以魔头来称的,一定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一直默默研究铺床的夏翊从床上探头出来给她科普,“我们院教授,历来挂科率最高,他俩运气不太好,重修,教授盯得紧。”

  “路施杨重修我信,大晨哥怎么也这么不幸?”

  “晨哥那时候恰好家里有事回去了。”

  “原来如此。”

  刚好路施杨收拾完毕从洗漱间出来。“你就尽情损我吧,亏我给你擦这么干净,我自己桌还没这么干净呢。抹布洗好挂里边的,我走了。”

  说完路施杨就赶紧出寝室,没过10秒又跑回来边喘气边叮嘱星辰。“衣柜刚擦完比较湿,用干抹布擦干晾一会儿,然后再挂衣服进去知道吧。对了,一会儿让夏翊带你去那家餐厅,我要华夫饼,蓝莓的,然后柳橙汁,晨哥爱喝他家咖啡,美式就行。”

  “知道了,就你婆婆妈妈。”路施杨终于彻底走了,星辰也把带来的东西摆放差不多,可夏翊还没从床上下来。

  “夏翊哥,你怎么还没弄好,你确定你会铺床,你不会是在上面睡着了吧?”

  她起身爬到楼梯上看看夏翊的战况。此刻他正面如死灰地盯着眼前依旧打结的被子,见她上来,他一脸无辜看向她,手足无措。

  星辰则满脸问号,用力憋着快要溢出的笑意,夏翊只好无力坦白:“我的床每个学期都是路施杨铺的。”

  “什么,那他刚刚还让你铺?路施杨这不靠谱的,看我一会儿还给不给他打包吃的。”

  夏翊摇头解释:“是我要铺的。我见他铺着挺简单,可是我这被芯塞进去吧它就老打结,怎么都弄不好。”

  听他这么认真地和自己解释,星辰没想到他也会有这么可爱的一面,于是她努力憋着的笑意就再也憋不住了。

  “需要我帮忙吗?”一个拎着大包小包生活用品的女生出现在门口,星辰认出她就是对床的吴月,她赶紧跳下楼梯去帮忙拎东西。

  “你是吴月吧,我叫星辰,住你对面。”星辰一边自我介绍,一边伸手接过吴月手里的购物袋。

  “谢谢,我知道你是星辰,昨天就见过你照片,你和照片上一样好看。”吴月说话带着一点方音,声音软软的,有些谨慎,但听得出很真诚。

  星辰被她说得不好意思起来,“谢谢,你也很可爱。”

  这回轮到吴月害羞了,她红着脸急忙转移话题,“那个,我在门口听见你们说不太会套被子,我可以帮你。”

  “真的吗?太谢谢你了,夏翊哥快下来。”夏翊如释重负,整理了一下被自己弄起褶子的床单便下床,星辰向吴月介绍,“吴月,这是我哥。”

  没等她说完夏翊倒自己抢着自我介绍:“学妹你好,我是星辰的哥哥,我叫夏翊。建筑大四的,叫我学长就好。”

  “学长好,我叫吴月。我以前就听说过兄弟姐妹各自随父母姓的,今天还是头一次见到。”

  吴月特别兴奋,全然不知是个误会,星辰只好急忙解释。

  “你误会了,夏翊哥是我堂兄室友,我们都是独生子女。他倒是有个随妈妈姓的堂弟,学医的,反正我从来没见过。”

  “铭熙他平时比较忙,放假都去兰州陪父母,以后会有机会见的。”

  “你们关系真好。我只有一个弟弟,爸妈带着他在外面打工,我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见到他。”听到吴月家是这样的情况,她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我们认识的时间比较长,他还有两个室友都特别好,改天介绍给你认识,我哥在美国,不太容易见到,等圣诞吧。”

  在吴月的帮助下很快收拾好,夏翊带星辰去路施杨推荐的餐厅吃饭。

  另一边严肃的课上,蒋教授操着一口醇正的东北口音,站在台上振振有词,背对着大家在黑板上奋笔疾书。

  写完板书,他转过身看到台下倒数第二排沉沉睡着的路施杨,突然打住,提高分贝:“路施杨,下次是不是应该给你备个枕头,作为学长咋就一点表率作用都没有,就这样还上啥课?”

  “要不是你当初非给挂科能这样?”坐在路施杨旁边的安亦晨也懒得听他唠唠叨叨,想让他就此打住却适得其反。

  “给你们挂科那是让你们长记性,看看这都长哪去了?”安亦晨干脆看向窗外不再说话。

  一起上课的学弟学妹都强忍着不敢笑出来,又被教授训斥:“该笑就笑,忍着干啥?”

  因此在一片笑声之中路施杨被迫清醒过来,知道事件主角又是自己,他尴尬地抢过安亦晨的笔记摆在自己面前,装作认真的样子。

  路施杨这招对蒋教授十分受用,他果然很快转移视线。

  随后他拿出手机给星辰发微信,对方忙着吃饭懒得理他,他便转向夏翊。均未得到回复,最后路施杨只好打开游戏软件。

  星辰和夏翊吃饭回来的路上经过一家花店,夏翊让她在门口等着自己进去挑花。

  她站在门口,透过玻璃看见里边认真挑花又不时询问店员的夏翊,心里忽然闪过一丝念头:这样的夏翊哥真好,要是他能喜欢我该多好。

  但很快她就果断驳回自己的想法:你在想什么,你真的配得上他吗?

  夏翊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支开得正好的白玫瑰,下半部被简单的米色牛皮纸裹着,拦腰系着的浅紫色蝴蝶结是她看着他亲自挑选并系上的。

  看着他对店员拿出的红色粉色黄色缎带一一否决,最后还是决定亲自上阵,挑了藏在最里边的浅紫色。星辰甘愿沉迷于他这副认真模样。

  “欢迎加入大学时代,星辰学妹。”夏翊把花送给她,然后回忆起以前的事。“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你就送了我白玫瑰,你进入大学我也应该送你一支。你很喜欢白玫瑰吧,这支可能没有你送我的好看,但是,希望你喜欢。”

  星辰回想起初见夏翊的时候,两人都是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还好有路施杨。“我当然喜欢。谢谢夏翊哥。不过你知道我当时为什么要送你吗?”

  夏翊看着她手里的玫瑰,不假思索便反问她:“难道不是我拦住了你的路,你被迫留下的买路财吗?”

  显然他并没有忘记那一天的事,她接着说:“那天划你那条口子不浅,没留下疤痕吧?”

  夏翊伸出右手给她看,手背上细长的疤痕虽然已经淡化,但细看依然醒目。

  这是她在他身上留下的第一条印迹,他没有忘记,她也不会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