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姐,我是糖糖

第四章 你有过往吗

姐,我是糖糖 海岸的灯塔 2595 2018-04-16 21:50:49

  早上被一阵叮叮当当声吵醒,我循声走进厨房,田心正在准备早餐。我先查看了她的伤势,额头的包消失了,还有点点红肿,膝盖的伤势较重,大片淤青。

  “先上药吧,等会我来做饭。”我拉着她来到卧室,仔细上药。

  “你现在最好老实待着,别乱动,当心再次受伤。”我一边上药一边说。

  “我有法宝。”田心从兜里掏出那副剩下一只残片的眼镜,透过那只残片看我。“姐,你有两个脑袋。”我哭笑不得,起身去厨房做饭。

  上午陪田心去医院检查,膝盖不碍事,眼睛的结果却实在吓着我了。我拿着验光报告单偷偷去问医生,这样的眼睛裸眼能看多远。两、三米之内能看见人影就不错了,再远处是白茫茫一片。医生淡淡的说。我从眼科出来,田心在外面椅子上坐着,我走到她面前,她都没认出。大眼睛盯着前方,好像在努力看什么。

  “田心,走吧,咱们去眼镜店,医院只验光不配镜,真是的。”我上前拉她的手。

  “姐,很多医院都是这样的。”田心挽着我的手臂。

  “哦,原来是我孤陋寡闻。”

  “你眼睛好好的,当然不知道啦。我都戴了二十年眼镜。”

  “二十年!你才多大啊!”我捏她的脸。

  “十八、九年是有了,四岁就戴眼镜。”

  我深吸一口气,帮田心拉开车门,护着车门上方,防止她碰头。我们去了一家很大的眼镜店,可是店员看完验光报告说没有现货,预定的话三天后来取。

  “三天!”我大声说,“不能更快吗?”

  “这是最快的。”店员看看我,又看看旁边的田心。“如果你们想订货,请先挑选镜框。”

  我问田心,“可以吗?”

  田心说:“可以,去别家也一样,我还要以前的那款镜架。”于是我们选好镜架,交付定金,回田心的家。

  三天,她如何度过?一路上我都在替她发愁。

  “田心。”我说。

  “嗯?”

  “不如你回家收拾东西,这几天住在我家吧,离公司近,方便我来照顾你。”

  “好啊,姐,你真好!”田心高兴的拽着我的胳膊。

  “老实点,开车呢!”我撇了她一眼,她的脸上精神焕发。真是个傻丫头,我心里说。

  到家后田心立即收拾换洗的衣物,她戴着那副报废的眼镜,磕磕绊绊的,瞧着很狼狈。我终于看不过去,上前帮忙。

  “啊,不戴这破眼镜了,看东西都是两个,头晕死了!”田心拿下眼镜扔在一边。

  “你确定不要我就扔掉,免得你再踩上。”我说。

  “不要了不要了。”田心捂住眼睛躺在床上。我把她的东西收拾好,带她回我的住处。

  进门以后田心站着不动了,我想她是看不清环境,帮她换了鞋,领进客厅坐下。我把所有的窗帘拉开,室内变得光线充足。

  “姐,你忙吧,我一个人坐着就行。”田心说。

  我把笔记本拿到客厅,坐在她身边。打开电脑上网看论坛。这时我的QQ消息响了,我打开对话框,是秦芳,她问我在忙什么。我说,一些琐事。她又约我去喝咖啡。我说改天吧。

  田心把脑袋伏在我肩上,我扭头看她一眼。

  “姐,你放心,我看不见屏幕上的东西。”

  我的目光重新回到屏幕上,她当然看不清,我的字体很小,视力好的人距离远一点都看不清。继续跟秦芳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同时浏览论坛,贴吧,新闻。

  “姐,你有过网恋吗?”田心在我耳边说。

  “有过。”我回答。

  “多久以前的事?”

  “十年前。”

  “见过面吗?”

  “见过。”

  “后来呢?”田心紧追不舍。

  “后来,分手了。”

  “为什么?”她的大眼睛瞪着我,距离这么近,我相信她看得清我的脸。

  “忘了为什么。”我淡淡的说。

  “是哪里人?”她还问。

  “湖北。”

  “哇,好远的,你去看她吗?”

  “嗯,我每个月都去。”

  “哦,姐,你也很疯狂的。”

  我突然发现自己不该说这些。

  “姐,你喜欢什么样的人呢?”

  “这个,”我扭头又看她一眼,她的目光充满期待。“能谈的来,温柔点就好,我的心老了,受不住折腾。”我实话实说。

  “你受过伤害吗?比如失恋?”

  “不止一次。”我轻轻说。

  “怎么会呢?你这么优秀的人,一定是你甩了人家的。”田心看着我的脸,大眼睛一眨一眨的。

  往事涌上心头。仿佛回到初恋时的海滩,波浪层层叠叠。我的眼睛有点潮湿。

  “都过去了。”我深呼吸两下,冲田心勉强笑笑。可是分明看见她的大眼睛里盈满泪水,叭答掉下一滴,叭答又是一滴。我赶紧拿纸巾帮她擦掉,笑道,“干嘛呢这是,你演戏呢,说哭就哭。”

  听了我的话,田心破涕为笑。唉,真是娃娃脸。

  整整一天,田心都黏着我,走哪跟哪儿,我去洗手间她也跟着,说自己也去。

  晚饭后我拿本书靠在沙发上看,田心吵着也要看,我挑了两本给她。两个人相安无事。可能是我太专注,当再次抬头时发现田心抱着书发呆。

  “怎么不看了?再换一本?”

  “除了书名,其它的一概看不清。”田心沮丧的说。

  “可怜的小孩。”我靠过去揽住她的肩,“不看书了,陪姐姐说会儿话。”

  “姐,你有愿望没实现吗?”小孩总问些古怪的问题。

  “没有,无欲无求。你有吗?”我问。

  “当然有。我希望和自己爱的人一起生活。”田心认真的说。

  想想她前段时间的亢奋状态,我想她是找到了,心里有点儿酸酸的。

  “田心,你遇见心爱的人了吗?”

  “对啊!”她回答的很干脆。

  “不再痴迷网恋?”我觉得嗓子涩涩的。

  田心把脸贴近我,近到她足以看清我的脸。然后她一字一字的说,“我要的是真实的爱情。”

  两个人近距离的对视令人晕眩,何况是面对一双大眼睛。她的目光愤怒中带着挑衅,还有,期待吗?我只想逃离,可是田心的手臂已经缠住我,力气很大。我的脸发烫,心跳加快,口干舌燥。

  “放开我!”我的话几乎是呻吟。田心把嘴唇贴上我的唇,我能感到她舌尖的**。我像只小兽一样喉咙呜咽着,疯狂地把她摁在沙发上,迅速剥离她的衣服,顷刻之间,小巧又不失丰满的玉体呈现在我面前。我贪婪地吮吸着她的每一寸肌肤,南方女孩特有的肤质嫩滑无比。当我的手抚摸到***,田心大声呻吟催促我**,我的脑海却浮现出她第一次接吻的笨拙可爱。如果上次是她的初吻,有可能她仍是处子之身。我的手犹豫了。田心在不停的呼唤我,我加大手劲儿揉捏***,直到她的呻吟慢慢低沉,直至无声。我轻吻田心的脸,她闭上眼睛,安静地躺在我怀中。

  云雨之后,两人共同洗浴,然后相拥而眠。第二天晚上仍是如此。第三点早上假期结束,我准备上班,田心则请假留在家中。早饭的时候,秦芳打来电话,约我吃晚饭。我说这两天我有事脱不开身。秦芳说再忙也要吃饭不是?我说,吃饭也不行。那吃完饭来我这里吧,秦芳说。

  我抬头看看田心,她正在埋头吃饭。晚上,也不可以。秦芳,过了这两天我去找你。

  放下电话,我继续吃饭。

  “姐,我是不是妨碍你了?”田心放下碗筷。

  “没有。”我说。

  “刚才是你女朋友?”田心看着我。

  我抬头看着她的眼睛,她的眼神迷离,可能是隔着餐桌她看不清。我低头吃饭,保持沉默。她轻轻的叹息一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