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邪王佞宠,王妃不好惹

第九十七章:赐婚

邪王佞宠,王妃不好惹 凉风嬉 3191 2018-07-11 11:42:01

  苏掩回屋喝了流云给的麻沸散,睡熟了,流云这便卸了她右手上的竹夹板,没有一点犹疑,手指间利刃翻转,迅速划开血肉露出固定在白骨上的钢板,因为下刀精准,竟是没有想象中喷溅出大量鲜血,果见钢板已经有了丝丝生锈,神色一凝,迅速将钢板取出,再用桑皮线将伤口缝合,重新包扎好。

  然后抹了把汗。

  不管怎么说总算是平安弄完了。

  虽然有丝丝发锈,但看血肉长成和骨骼愈合的情况,应该是不打紧的,只不过保险起见,还是给她开了几味药。

  开完药,苏掩就一觉睡沉过去了。

  而萧离疏就没这么轻松,转头就把流云扔在了珍宝阁,自己连夜赶回府替换了一直伪装成他的影子。

  第二天一早,因为是生辰,理所当然的被皇帝召开了宫宴庆祝,做为主角,他没有半分拒绝的理由,不去也得去。

  因为受了萧离璟的召见,他只能起早顺便去上个朝,往常他从来不去上朝的,宫中有人手埋着,即便不去他也知道宫中发生了什么,但是按照官职他其实也是无光一族,可是耐不住他是煞神啊,规矩什么的,不存在的。

  于是,冬日的清晨,天还没亮,宫门口伫立着一大堆点头哈腰的小官员,远远看见前面有光,下意识以为是平常借光的舒墨,立马就凑上去奉承。

  “哎呀舒寺卿,没想到今日这么早啊?”

  “就是啊,幸好有舒寺卿这般年纪轻轻就位极人臣的能人,要不然我等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呢。”

  “可真是辛苦了舒寺卿了,还得照料我等。”

  “是啊是啊。”

  萧离疏叹了口气,把手里执着的灯又往前低了低,这群人,瞎奉承,点头哈腰的人都没看清楚就先上来拍马屁,然后还拍错了人,也是怪可笑的。

  “马屁拍完了吗?”

  围过来奉承的几名小官员当下就扑通一声给他跪下了:“怀……怀王殿下……”

  萧离疏冷着眸,轻哼一声:“平日朝堂之上打你们三棍子都放不出一个屁,这会子拍起马屁来倒是挺会说的,要不要本王帮你们去跟皇兄美言几句?”

  “怀王殿下赎罪!下官知错!”领头的小官被吓的一愣一愣的,面如土色冷汗直冒。

  他哪会理他们,径自喊了声影子,影子便憋着笑帮他推着轮椅往宫里去了。

  一堆成群的官员见这煞神若无其事的路过他们身边走进宫里去了,哪里敢借他的光,一边嘀咕着这煞神今天心情可真好,一边拍了拍胸脯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丫的,还以为他们要被当场打杀呢。

  等走远了,想起那小官员把自家爷当成舒墨奉承的模样,影子终于憋不住低低笑出了声:“爷,没想到啊,你的人气连舒墨那小子都比不过。”

  萧离疏又冷哼一声:“回头参他们一本就是了。”

  今天他生辰,心情好,懒得跟他们一般见识。

  很快到了殿前广场,御史正在借着几盏微微的灯光进行整队,太子和禹王各举着一盏灯已经站在了首位。

  现下时间还早,有光一族还有几个没到,御史到底是精明些,特意走进了看看是谁再拍马屁,结果这一看就给吓跪下了:“怀……下官见过怀王殿下!”

  他这一嚎倒是把太子和禹王给吓得不轻,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空前统一,都迎上前去向他行礼道:“见过皇叔,今日皇叔怎么有空上朝来了?”

  萧离疏懒得理他们,眼皮子一抬借着灯光给他们俩翻了个白眼:“怎么,两位侄子管起你们皇叔的事了?”

  “不敢不敢……”

  不得不说,煞神二字,真的挺好用的。

  ——想干嘛就干嘛。

  规矩?不存在的。

  太子和禹王也不敢和他横啊,意思意思和他打个招呼就立马躲瘟疫似的回到了上首的位置去。

  很快,人来齐了,时间也到了,小太监小钟一敲,萧离疏便把灯笼递给影子,自己摇着轮椅去上首和文武百官们一块进殿了。

  进了殿,萧离疏便在上首第一位,太子哪敢跟他抢,老老实实退到上首第二位去了,其后才是禹王,禹王之后才是分列两队的文武百官。

  萧离璟一身烫金龙袍,戴着华贵的冕旒,从宫殿后堂转出来,待他在高台的龙椅上坐稳了,总管便拉长了嗓音:“时辰到,跪——”

  “见过吾皇,吾皇万岁。”

  满大殿的人呼啦啦跪了满地,可唯独坐着轮椅的萧离疏,不仅一手支着脑袋毫无跪地行礼的打算,还顺便慵懒的打了个呵欠。

  萧离璟见状嘴角忍不住一抽,眼底怒气流转,好在有额前冕旒遮挡,看不真切,面上却还依然要和善道:“平身。”

  闻言整个大殿又是一片呼啦啦的衣袂摩擦声。

  “皇弟,朕今日,可得好好说说你了,平日不见你来上朝,上个朝还得朕一遍遍请,是不是今晚的生辰宴也不打算来了?”

  萧离疏闻言轮椅轻摇,上前一步,也不行礼,语气之中没有半分尊敬,还摊了摊手:“皇兄,臣弟也没说过要办这个生辰宴啊,您擅自办了不说还要臣弟必须得来,这不是强人所难嘛?”

  “你……!”萧离璟大掌用力在龙椅扶手上一拍,满脸笃定,“总之今天这事没得商量,你年纪不小了,该成家了,今日宴会朕已经把满朝文武家适龄的小姐都请来了,你娶也好不娶也罢,总之必须挑一个姑娘成家!”

  当下文武百官没一个不变了脸色的!该死的,谁乐意把姑娘嫁给这煞神!

  今天红事把姑娘嫁过去,明日就该白事给自家的姑娘收尸了!

  苏持远听着这满朝文武的窃窃私语,忍不住垂首暗自一笑,心道你们不愿意,我愿意啊。

  “皇兄……臣弟还没有成家的打算呢。”

  “朕管你有没有,总之你娶一个回家就是了。”

  萧离疏眼底精光划过,随即继续拒绝道:“皇兄,臣弟的条件你又不是不知道,容颜有亏不说,双腿又不良于行,又何必祸害各位大人们家的女儿?”

  “你是朕唯一的皇弟,仅此一点,难道不够吗?”

  “皇兄……”

  萧离璟抬手制止他接下去的搪塞,便向总管吩咐道:“拿下去。”

  总管闻言便迅速端着一个抽签盒走到他面前,卡着三尺的距离恭恭敬敬弯腰行礼:“怀王殿下,这盒中是各位小姐们的名字,您要是不愿意挑,便自己抽吧,抽中了,便是老天爷定下的缘分,逃也逃不掉的。”

  这满朝文武所有人都齐齐打了个寒颤,开玩笑,这不是所有人都有可能了吗?

  “这……”

  萧离璟坐在高高的龙椅上,做为帝王的威压全开,满脸的不容拒绝:“你平日怎么胡闹都没关系,就这件事,你必须听朕的!”

  反正他早就动过了手脚,虽然纸张一堆,可他怎么抽,只能是那一个!

  萧离疏哪能不知道他的如意算盘,跟他玩阴的?别以为只有他一个人能在这箱子里动手脚好吗!

  当下便叹了口气,一边伸出手去,一边满脸无奈的模样:“既然是皇兄极力的要求,臣弟只好照做了。”

  满朝的文武见他用极其缓慢的动作把手伸进箱子里去,还屡屡犹豫,一颗心跟着他的动作七上八下的,好不容易,总算是抽了张纸出来了,这大殿上的官员们无一不把心吊到了嗓子眼!

  “说好了,要是臣弟与这天选之妻性格不合,皇兄可不能怪我。”他说着,便向高台上的萧离璟慢慢的展开了手中抽出来的纸张,上面赫然写的是——

  “苏掩”!

  怎么会!

  箱子里根本没有别的纸!

  为什么会抽出苏家的女儿!

  而且还是个庶出女儿的名字!

  苏持远突然扑通一声跌坐在地上,愣了愣神,随即开始狂飙演技,一张老脸苦得都能掐出眼泪来了:“皇……皇上!小女顽劣不堪,难以教化,又是个区区的庶出,实在配不上怀王殿下这等风姿!还请皇上另择他人啊!”

  萧离疏眼底匿着笑意,面上却是一派风云涌动的模样:“怎么,苏相是觉得本王配不上你家的女儿?”

  “下官不敢!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只是因为本王是个残废吗?”萧离疏面上表情一分分冷下来,抽出了腰间长鞭,眼见着就要向苏持远而去。

  按照官位一直站在队伍末尾的苏逝立马窜上来护住自家老爹:“怀王殿下,您这是做什么,想要当着皇上的面打杀一国宰相吗?”

  萧离璟这才算是反应过来,慌忙又盛怒着用力一拍龙椅扶手:“离疏!胡闹!还不把你鞭子收起来!干什么呢!”

  萧离疏一边乖乖收鞭子,一边向他道:“皇兄,既然这是天定的姻缘,娶就娶了,不就是苏家的庶女,臣弟娶就是了。”

  ——一副你不给我偏要抢的泼皮无赖样。

  萧离璟在上首磨了磨牙,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好端端的抽中了苏家的女儿,可看样子这苏持远和萧离疏好像都不知情。

  正此时,苏持远又跳出来添油加醋:“皇上!小女年纪尚小,又顽劣不堪,再加上是个丧母的庶出,实在担不起怀王妃一名,还请皇上另择人选!”

  萧离璟立马顺杆就爬,向萧离疏赔着笑道:“话倒也是,苏家二小姐虽然钟灵毓秀,与你也算郎才女貌,可到底年纪小点,朕担心她担不起怀王妃之名,要不,你再抽一张?”

  他还不信了,再抽一遍还能抽到别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