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一生许你情深

NO. 16 我叫楚晴

一生许你情深 明心静流 3032 2020-02-15 14:07:50

  “妈妈,妈妈,那里的小朋友也和我这样可爱吗?”一个两岁大的小女孩跑到厨房,抱着晴小葵的小腿,萌萌地问着。

  没错,那小女孩喊晴小葵“妈妈”,哦,忘记说了,现在据上一次楚君天和晴小葵木屋相约已有三年又两个月了,如今,楚君天和晴小葵已经生有一个活泼秀气的小姑娘,取名楚晴。

  晴小葵不愿守在空荡荡的楚家大院,便和楚君天商量,白天出去做点公益慈善,一来晴小葵可以以楚家太太身份为楚家名誉尽点心意,二来可以打发楚君天不在身边时的闲暇时光。

  楚君天毕竟是个商业场上的人,既不想让晴小葵入职场受累,又无法时刻陪在晴小葵身边,便答应晴小葵这提议。楚君天喜欢每天回来的时候,看到晴小葵高兴的样子,和他分享在外遇到的趣事,在晴小葵这里他一天的疲惫都烟消云散了。

  “和你一样可爱,你们会成为好朋友的!”晴小葵蹲下身,细语道,“把跳跳兔糖放包包里!”

  “妈妈,我可以把糖果分给他们吗?”楚晴把糖果装进书包,嘟嘟嘴,“可好吃啦!”

  “当然可以了!”晴小葵摸了摸楚晴的小马尾,温柔地竖起拇指,“晴儿真棒,懂得和其他好朋友分享好东西!”

  宣姨走进来,把院子里的花茶叶采洗干净,装进一个小袋子,递给晴小葵,“太太,真的不需要我跟着吗?”

  “宣姨,您就在家里歇着吧!外面的太阳晒得很,您就别跟着我们晒着累着了!”晴小葵把便当放到篮子里,带着楚晴出发了。

  这次,晴小葵参加的是福利院的夏令营活动。先是和小朋友们一起在院里玩小游戏,中午就去附近的湖光森园聚餐,午饭过后,和院里的老师们谈论福利院的建设工作,期间,孩子们自然是在园里互相玩乐了。

  楚君天为方便晴小葵更好地参加这些活动,专为晴小葵开设一个慈善资金会,以两人名字最后一个字的拼音缩写组成会名——“TK”。晴小葵本就是打着楚家太太的名号参加活动的,本不想借楚氏集团名号,就单凭楚家太太名义就足够了,何况这样已经高调了,再扣个名衔她怕应付不了,她可不想太受众人关注。最终,TK会还是存在,不过是以楚君天私人的名义捐一点点款,晴小葵则是担任会长,负责资金会的主要安排。

  “这样啊!”晴小葵曾经好歹也组织过许多活动,只是自从楚晴出生以来,她忙于照顾孩子,才慢慢将工作交给其他会工,如今,她虽不过多干涉会工们的安排,但挂着会长的头衔,多多少少她还是主要话语者的,“你们看,我们先拨款把孩子们基本的生活所需建设搞好,再......”

  晴小葵正在一边认真地讨论福利院的相关公益工作,忽然听到远处的哭声,像是一个小男孩的声音,再细听,还有一位妇女的责骂。

  “这谁家孩子,这么没有教养?”听这声音约莫是一名年轻妈妈,但语气却有些盛气凌人,“叫什么名字?竟敢推我家宝宝!”

  妇女说罢,抱起地上苦得凄惨的小男孩,继续骂道,“真是不知哪里来的野孩子?”

  “我不是野孩子,我叫楚晴!”楚晴虽不懂事,但也知礼知情,她直勾勾地盯着小男孩,理直气壮指着他问,“你说,是不是你抢别人东西了,还弄哭她了?”

  “妈妈,她推我!”明明已经三岁多了,小男孩竟然比楚晴还娇气,只会嚷嚷着放声大哭,还恶人先告状了。

  “明明是你......”楚晴见小男孩妈妈不分青红皂白地伸手想打自己,虽躲开了,但心里着实委屈。

  “怎么了?”晴小葵闻言赶来,“刚刚玩得好好的,怎么哭起来了呢?”

  “妈妈......我没有推他!”楚晴憋了一肚子委屈,见到晴小葵出现,才抱着她哭起来。

  “晴儿,发生什么事了?”晴小葵心疼地抱着女儿。

  “你是她妈妈?那正好!”年轻妈妈语气加强,“好好管管她,别到处欺负人家小孩!”说着又补了一句,“也不知道和谁生的野孩子,这么霸道!”

  晴小葵自知楚晴性格活跃,但她也深知自己这么注重教育孩子,绝不会像她口中说得这么不堪,何况她的语气绝不是一个有教养的妈妈该有的气量。

  “告诉妈妈,到底发生了什么?”晴小葵擦着楚晴的眼泪,安慰着,“妈妈想听你说!”

  楚晴带着娃娃音,抽泣着将事件说出来,在旁的孩子也点头,那个被欺负的小女孩也红着眼睛蹲在墙角。

  晴小葵向来不喜欢仗势欺人,但也不想被人欺负,想着在孩子面前,要以身作则,便和年轻妈妈商量,想让孩子们之间互相道个歉,握握手,结果那位母亲不乐意了。

  “就算是我家宝贝干的,那又怎样?”年轻妈妈越发傲横,“他可是云家独苗,云家小少爷!”

  这下晴小葵真的听不下去了,云家很厉害吗?云家少爷又如何?晴小葵正要驳她几句,却被楚君天抢了先。

  “云家?”楚君天和一位年纪相仿的男人一起走来,“你云孟家呀!”

  晴小葵看到楚君天后笑了,年轻妈妈也顺着声音望去。

  “老公,你怎么来了?”年轻妈妈迎上去,拉着楚君天身后的男人撒娇,“你来了正好,她们欺负我们家少爷!”

  “欺负你们了!”楚君天亲了亲晴小葵,又弯下腰抱起楚晴,“呀,我们可爱的晴大姐怎么哭成小花猫了呢?”

  年轻妈妈想说些什么,被云孟拦住,“住口,什么也别说!”

  楚君天可不像晴小葵这么好说话的,他从来都是护短的,何况理还在他那儿呢!

  “楚总,对不起,是我们云家管教不到,这孩子野!”云孟连连道歉,“对不起!”

  “可不是道歉这么简单!”楚君天可不这么轻易饶人的,一句“对不起”就轻轻松松放过,岂不让自己孩子和其他孩子白白受了委屈。

  “楚总,那您想......”云孟抹了一下额头的冷汗,想着刚刚才和楚家谈妥投资的事,要是因这事没签成合约,那云氏这种小企业怕是要破产了,一想到这他的声音就开始颤抖起来。

  “好啦!让我来吧!”晴小葵拽了一下楚君天,几近小女生般地哀求着,“下面让我处理,好吗?”

  看着晴小葵许久没有这样撒娇了,楚君天心软了。

  按晴小葵的想法解决,总比按楚君天的要好过些,云孟和妻子也接受了。

  “你叫云小宝,是吗?”晴小葵拿纸巾擦了擦那个小男孩脸上的泪渍,“男子汉大丈夫,做错事要敢作敢当,知道吗?”

  小男孩点点头,循着晴小葵的意思,他主动向楚晴和那个小女孩道了歉,楚晴牵着小女孩和他的手一起又玩去了!

  “在孩子眼里,只知道朋友!哪有什么敌人啊?”晴小葵牵着年轻妈妈的手,苦口婆心道,“不该让孩子处处与人为敌,到时他长大了该怪你了!”

  年轻妈妈以前惯于欺软怕硬,可如今她是母亲,此时又是弱势一方,晴小葵的话她还是老老实实听了进去。

  福利院的事结束之后,楚君天和晴小葵带着楚晴回到了楚家大院。

  “爸爸,你今天可帅了!”楚晴在楚君天面前挥舞着,又捂着小嘴在楚君天耳里说悄悄话,“妈妈见到你的时候都迷住了,嘻嘻......”

  “是吗?”楚君天也学楚晴的样子,悄悄在她耳里回话,“你妈妈今天也很美!”

  “你们爷两又在说我什么?”晴小葵和宣姨一起端着菜出来。

  “爸爸说‘妈妈今天很美’!”楚晴朝楚君天抛小眼神暗示,“嘘!”

  “瞧把你机灵着!”晴小葵又不是第一次过问他们的小秘密了。

  晚饭过后,楚君天把楚晴抱回开着公主小红灯的小房间,“自己在房间画画,涂完这个就睡觉!”

  “爸爸,你是不是又想去妈妈那儿了?”楚晴白天跟着晴小葵,晚上爱黏着楚君天,“哼,我知道了!小宝贝我要忙了,你赶紧去照顾你的大宝贝吧!”

  楚君天越是爱晴小葵,就越是喜欢楚晴那股透着晴小葵身上特有的气性,也因为这样宠着楚晴,而晴小葵就显得严厉了些。

  “要不是你来,我可能就要在孩子面前发脾气了!”晴小葵靠在楚君天怀里,仍旧像个小孩子。

  “那你为什么后来没有......”楚君天明知晴小葵是心软的人,他又心疼道,“我的宝贝委屈了!”

  “孩子毕竟也只是个孩子,不至于嘛!”晴小葵慈母般说着,转即又岔开话题,“不谈这个了,你知道吗?今天我们讨论了......”

  “哦,是吗?这种安排也还行,不过另一种方案也有可取之处......”

  就这样,楚君天和晴小葵又这样安详地度过了一个温柔的月夜。晴小葵希望,此生这样简简单单的就好。可未来谁又说得定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