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一生许你情深

NO. 9 那孩子喊你爸爸

一生许你情深 明心静流 2798 2020-02-14 00:51:59

  古代男人有个三妻四妾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但社会发展到如今,一夫一妻制已然为人类文明所驱。但为何这世界总有一群人,逆天而行,好好的人不当,非得侮辱其他生物。

  自那个女人带着一个男孩来到楚家大院时起,在晴小葵眼里,楚君天就是这样子的男人,哦不,是畜牲!

  两天前……

  “已经收拾好了,你和小恩放心住吧!”楚君天从外领了一个身材高挑、言行妖娆的女人和一个看起来很帅气很精灵的男孩。

  “小天,你真好!”说话的正是那女人。

  “有什么事你找宣姨,我先回公司了!”楚君天说着,摸摸小男孩的头。

  “爸爸,你别走!”小男孩拉住楚君天不肯松开,几近哭泣。

  “楚小恩,你要乖!”几句娇嗔的语气扑来,“你看,这孩子又不听话了!”

  “雨冰,这些年是我们楚家没有照顾好你们母子俩,往后一定不会让你们吃苦!”楚君天对那个女人说话时的语气满是温柔。

  在角落里静静窥探着的晴小葵颇为不爽,虽然她巴不得跟楚君天离婚,但是现在她眼前出现了这么一个女人还有一个姓“楚”的孩子,她晴小葵是不是被人戴绿帽了?!

  话说,依楚君天这样的家世,再加上他那样的头脑和样貌,为何偏偏选择晴小葵这样平凡无趣的女人当妻子?晴小葵曾经想不通,如今看来,答案很明显了。她只不过是楚君天用来保护娇妻和私生子的牺牲品。

  “楚君天!”晴小葵实在忍不住,冲出去大声喊住楚君天。

  “我回公司开会,有什么事晚上再说。”楚君天接到紧急电话,别过晴小葵充满疑惑的眼神,径直离去。

  难道他不需要跟我解释一下吗?我在奢求什么?晴小葵呆呆坐在院里的石凳上。

  “你好,我叫柳雨冰!你应该是小葵吧!”柳雨冰在晴小葵对面坐下。

  不是吧?这女人连她名字都知道,而她却一直被蒙在鼓里。

  “呵呵,你好!”晴小葵小心翼翼打量着。

  “听说你来楚家已经有半年了?住得习惯吗?”柳雨冰的话是关心,但在晴小葵耳里变成了宣示女主人身份的客套话。

  “在自己家,哪有什么习惯不习惯的!”晴小葵嫁过来了就是这个家的人了,“倒是你,需要我带你去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吗?”

  “不用了,我早就逛腻了!”柳雨冰笑得也很妖娆。

  这话什么意思?早就……

  “你住过这里?”晴小葵突然好奇起来,全然不知她对眼前这个女人的敌意在减弱。

  “是呀,怎么?小天没跟你说起我?”柳雨冰软苏苏的声音,让晴小葵又觉不爽。

  小天小天,叫得这么暧昧,生怕没有人知道你们的关系啊?

  “怎么会!唉,我这记性,他说了我也不会放心上的!”晴小葵真不知道再这样聊下去她会怎样,还是趁早结束,“不早了,我先回房了!”

  “我也要去照顾小恩了,改日我们再叙叙!”柳雨冰先晴小葵离开。

  房间里,静静的,只剩下晴小葵一人。夜渐渐深了,晴小葵没有入睡,她在等楚君天,等楚君天的一个解释。

  门轻轻扣响,晴小葵迫不及待去开门,“宣姨,怎么是你呀?”

  “太太,你还没有睡啊?先生临时出差两天,今晚也不回来了!”宣姨笑眯眯地端来一杯热奶,“喝完早点休息吧!”

  关键时候出差?是不是在逃避?

  晴小葵辗转反侧,看来她是彻底失眠了。也罢,出去透透气。

  晴小葵披了件外套,欲到院子的石凳坐坐,感受一下月光浴。忽然,一个黑影从侧面照来,又忽然消失了。

  晴小葵循着黑影望去,这一望真的是……

  柳雨冰?深更半夜?这样急匆匆跑去哪?这个女人到底要干什么?

  晴小葵悄悄跟在柳雨冰的后面,一路尾随。

  这?这……不是楚家大院西侧吗?没错,是西院?!

  晴小葵停住步子,迟疑了一下,犹记得初次来到楚家时,宣姨不让她去那边。怎么?柳雨冰这么晚去那里,是为什么?那里有什么秘密?

  晴小葵不容自己思考,快速跟上去。

  只见柳雨冰绕过一条小石路,来到了西院。

  晴小葵也尾随其后到达西院。

  真奇怪,这里一点也不像荒废的样子,好像天天打理过的,难道这里一直有人居住?

  晴小葵来不及细想,正想冲上去,只见柳雨冰站在西院门口前,像是在等待什么人?

  果不其然,一个男人从西院内出来,紧紧搂住柳雨冰。

  这下好了,柳雨冰深更半夜出来偷情?被我逮着了吧!

  晴小葵正“幸灾乐祸”之余,发现那个男人的背影酷似楚君天。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在月光下,虽隐隐约约,但晴小葵确信,眼前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楚君天!

  晴小葵上前推开两人,对着眼前的男人就是一巴掌,打得非常响,晴小葵的手都红了。

  “你干什么?”柳雨冰阻拦晴小葵。

  “你把我当什么了?”晴小葵讨厌这个男人,但是此时此刻莫名其妙的感觉让她自己都觉得可怕。

  “楚君天,我要离婚!为什么把我绑在这里又这样对我?为什么?”晴小葵气鼓鼓地转身就走。

  然而,他没有追她,没有人追她。多么可笑,她又在奢求什么?

  回到房间,晴小葵瘫软在地,她第一次发现,她的心好痛好痛,难道她爱上了楚君天?不不不,不会的!一定是错觉!

  长痛不如短痛,我晴小葵也不是这样死皮赖脸的女人。何况本就不打算与这样的男人度过余生,何不趁早离开?

  晴小葵收拾好东西,打算天蒙蒙亮就离开。

  “小葵,听我解释!”柳雨冰挡住晴小葵。

  “解释什么?我跟你不需要解释!他呢?怎么不是他过来解释?”晴小葵很失望,到底是自己哪里惹到了楚君天,以至于他如此待她。

  “那好,我们不拦你,但是你等等!”柳雨冰拿出来一张纸,上面白纸黑字顶头清清楚楚写着大大的五个字“离婚协议书”,“签了字,你走也干脆些!”

  早料到这女人不怀好意,没想到这么不加修饰。

  “想我签字?不可能!”以前是晴小葵追着楚君天要签字,现在倒是她晴小葵不肯签字,不为别的,一口气不顺,就不签!

  “昨天你也看到了!还是你想继续缠着小天?”柳雨冰一改昨日的柔气,话语间透露出丝丝阴冷。

  “有本事让他出来见我!”晴小葵还是不敢相信曾经紧紧拽着她的楚君天会这么轻易放开她。

  “他都把这协议书给我了,你还不明白?”柳雨冰继续补充,“你不会不知道楚君天对我的好吧!他从未那样对你,不是吗?”

  晴小葵记得楚君天把离婚协议书放在书房抽屉锁着……她晴小葵连进书房都不行,柳雨冰怕不是还有他的书房钥匙?

  “不是这样的?”晴小葵冲到西院,只见眼前的男人投以陌生的眼光,这眼神早已不属于她了。

  可笑!她这个傻女人真可笑!

  “楚君天,我恨你!”晴小葵任泪水打在纸上,随着墨汁渗透了她的名字,“我可以走,但是绝不可以就这么算了!”晴小葵把刚签完名的纸撕烂,甩头奔出楚家大院。

  她终于离开这座大院了,她不是应该高兴吗?

  坐在车上,一路的风景就像来时那样陌生而了无生气。

  “嘟嘟……”手机传来了震动声,是楚君天?

  晴小葵挂断,把手机甩进包里。

  “嘟嘟嘟……”

  ……

  晴小葵拿出手机想关机时,看到一条信息,是楚君天发来的。

  “小葵,不是你想的你见到的那样,我们见一面,好吗?”这时倒“小葵小葵”地叫了,不觉得好笑吗?

  “楚君天,我告诉你,我放开你,你也别来烦我!”晴小葵主动拨过去,她只希望来一个无情的决裂。

  “你听我说,白天不是你看到的那样……”

  “我干嘛要听你的,那孩子喊你爸爸,我不是聋子!”

  再说了,晚上才说出差,大半夜还私会柳雨冰,男子汉大丈夫敢做不敢当,我晴小葵是瞎了吗?竟然觉得这男人只是霸气了点,现在看来是太看得起他了。

  挂断电话,晴小葵终于哭出了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