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一生许你情深

NO. 6 这酒不够红

一生许你情深 明心静流 2228 2020-02-14 00:47:03

  酒绿色的炫灯高挂在头顶,一排排隆起弧形的桌灯发出雪一样白的光,正中灯影下的人影格外的白亮,似乎,身体里面也藏着一颗苍白的心。

  楚君天倒了一杯红酒,移到了晴小葵面前,眼睛扫一扫,然后点了点头。晴小葵感受到楚君天眼神的意思,有种含情脉脉,又有种彼此有心却无情之感。

  “你答应过我,要帮我妈妈找医生的!为什么我弟弟说,我妈妈病情加重了?”晴小葵推开楚君天递来的酒杯,有些气愤。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为你妈妈找医生?我楚君天说过的话就一定会做到!”楚君天非常肯定地说,眼里有了几分失落,晴小葵到底还是不相信自己。“你妈妈的病情……”楚君天顿了顿,克制住急促的语气,待脸上又恢复了原来无所畏惧的神情后,才又加了一句,“你妈妈的情况……医生已经了解。”楚君天看起来没有多少气色,仿佛真正生病的才是他。他想告诉晴小葵她妈妈的情况不容乐观,但是他又不忍心看到满脸忧愁的晴小葵,唯有用他一贯不讨人的语气道。

  “医生了解?可是,我妈妈……”晴小葵的脸抽搐了几分,原本滋嫩的脸蛋此时已画满了哀愁与质疑,她选择相信楚君天,而又害怕自己过于相信楚君天。

  “你不相信我?你还是没有把我当成你的丈夫?!”楚君天涌起的热浪在一声叹息中凝结成冰,瞬间将内心萌发已久的情愫冰冻,异常僵硬。

  晴小葵欲罢不能,想再说些什么时,佣人揣着粗气急匆匆赶来,俯身在楚君天耳畔嘀咕了几句。

  楚君天听得很认真,时不时用左眼侧瞄晴小葵几眼,又将自己的身体往外靠,与晴小葵有了一定距离,继续听佣人的悄话,背躲着晴小葵,让晴小葵感觉好像有什么私密的事不能让她知道,但是,她满脑子都是母亲的事,哪会理会楚君天的事。

  花白灯塔的墙角上挂着一个泛黄而又分秒不差地摆动的古式时钟,嘀嗒嘀嗒地敲打着每一刻。古钟再次鼓起的咚咚锵,意味着楚君天与佣人的悄悄话已经过去十几分钟了。

  晴小葵抬头仰望正上方的天花板,目光无聚焦,如同她第一次来楚家,没有目标,没有熟悉的感觉,她觉得现在比初来楚家时更陌生,特别是这个忽冷忽热的男人,让她更有种疏远的感觉。

  “去忙吧,一切按我的安排来!”楚君天转正身子,终于结束了避开晴小葵耳朵的谈话。

  “你总有那么多事忙,我妈妈的事你真的放在心上吗?我可以相信你吗?”晴小葵的嗓音弱了些许,刚刚出口的话,像是质疑,但更像是寻求楚君天的帮助,哪怕楚君天只回她一个肯定的眼神都好。

  “Hello, Doctor Joera! This is Mr.Chu!”...“Yeah, I believe you!”楚君天没有回答晴小葵的问题,而他与Joera医生的对话,晴小葵可是听得一清二楚。

  其实,两天前,这段对话就已经发生了。

  当楚君天得知晴小葵妈妈的病没有好转时,他早就在之前的通话中拜托了Joera医生,因为他知道晴小葵肯定会问起妈妈治病的事,他不想看到晴小葵脸上消失的笑容被苦楚的泪脸取代。

  但是,此时,又该说什么呢?楚君天不语,晴小葵也无言。

  空旷的厅房,因两人的沉默而显得更加的虚寒。

  “对不起,我……”晴小葵想了想,还是应该对楚君天说几句道歉的话,但是,看到楚君天很无所谓的样子时,她就收回了所有温柔的话。“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我只想救我妈妈,这是我们唯一的约定,不是吗?”晴小葵的眼眸下隐含了几丝泪花。

  “只要我妈妈好好的,我什么都依你。我晴小葵这辈子没求过什么人,也没有欠任何人什么!就当我求你了,不要忘记我在意的事!”晴小葵双手收紧,双臂无力地交叉抱着。

  “我从未忘记过什么!包括你,也包括你妈妈的事!”楚君天好想将眼前看起来有些虚弱无助的女人拥入怀里。

  “可是,我还是想回家,我想见妈妈!”晴小葵宛如一只可怜巴巴的小猫,可怜巴巴地求着楚君天。

  楚君天低头不语,因为他也不知道该如何跟晴小葵说清楚她妈妈的情况,他害怕晴小葵看到妈妈病态的模样会更加痛苦。

  楚君天把那杯已倒好的红酒再次移到晴小葵手边,一言不发,只是静静地看着晴小葵。

  晴小葵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好一派大豪之气,只不过,晴小葵的心中填满莫名的不安与愁闷,即便借酒也浇不了晴小葵心中的愁苦。

  “倒酒,我还要喝!假酒,不够红!”晴小葵明明喝醉了还不依不挠地把酒杯推到楚君天的前面,“你们回去睡觉吧!我自己喝就可以了!”晴小葵朝后摆摆手,要佣人们离开,又对楚君天指手画脚,她似乎已经忘了,这个家是楚君天说了算。

  “这酒非寻常的红酒,你这样喝会醉的!”宣姨指挥厨师助理摆好东西后,对着晴小葵轻轻说了一句,就退了下去。

  楚君天轻轻接过晴小葵手中的杯子,再倒了一杯,放到晴小葵桌前。

  晴小葵提起酒杯,一言不发,继续一饮而尽。

  皙白的脸仿佛添了点红粉,晕红晕红的。晴小葵本来就不胜酒力,一杯红酒下肚,立即就感受到脖子发出的热气,此刻头晕晕乎乎地垂着,两杯算是她的极限了吧!

  楚君天继续倒酒,眼睛定定看着晴小葵晕乎乎地硬撑着。

  他到底在想什么?他到底想干什么?

  晴小葵无暇顾及,她已经酒气熏鼻了,脑袋异常的沉重,她想起来走走,但是她没有了力气。

  “我不喝了,我要回家……”晴小葵咬牙撑起了身体,奈何她已醉到失去了控制,刚站起来走两步,就要倒下去。

  楚君天顺势快速扶住了娇小的身体,将倒在怀里的晴小葵抱回了房间。

  “我怎么会喜欢你这种女人呢?傻乎乎的只知道闷头喝酒,不会喝还不懂得拒绝?之前的张牙舞爪劲儿去哪儿了?”楚君天用手细细地理了理晴小葵额前松乱的刘海,“难过就大声哭出来啊!要什么坚强,真是傻女人!”楚君天不知道就是晴小葵骨子里的硬气扣住了他的心。

  “别走!”晴小葵抱住了楚君天的手臂,“妈,你别走!求你了!”

  楚君天望着让人心疼的小模样,神情再次凝重了。他轻轻躺下,侧身抱着晴小葵,让晴小葵安然靠着自己的胸膛入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