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一生许你情深

NO. 4 我可记得你

一生许你情深 明心静流 4024 2020-02-14 00:43:45

  晴小葵从晚会回来,整个人都耷拉着脸,都快愁成婆了。

  “你说我怎么办哪?那晚是我的错吗?我怎么就摊上这样的事呢?哎,你们说说,我今年是不是又犯桃花冲啊?”晴小葵珠打连环似的一下子抛出了许多疑问,此时的两位闺蜜军师可有得烧脑了。

  “哎呀,别管他什么楚总王总的,没准人家是开玩笑的,也就是你才会当真。”吴丽梅坐在沙发上,剥了一个橘子。

  “是啊,你看看人家有钱有势,随便喝一声,大把年轻貌美的小姑娘扑过去呢!怎么会看上你呢!”肖雅雅也觉得楚君天不过是把晴小葵当作他的玩物罢了!“再说啦,你也只是长得还可以,又不是那么出众,也无财富无背景,图你什么?”

  “对哦,肯定是甩我的,哼,本姑娘可不是吃素的,才不会这样听他使唤呢!”晴小葵非常同意闺蜜的见解,“可是,按你们这样子说,我真的那么差劲吗?”晴小葵怎么觉得是在贬自己夸楚君天呢。

  两个闺蜜齐刷刷地点头。

  “哎,真是有利于讨厌了,你们!”三人又打闹在了一起,她们也好久没有这样好好坐在一起了,“真快啊,我们毕业,找工作,找朋友,结婚生子……真的一下子就快剩下回忆了。”一辈子很短,路过的人很多,但是能一直陪你给你温暖的人,寥寥无几,所以,一辈子遇到一两个交心的,就够了。

  “就算只剩回忆,回忆里也有你们,有我们三个的曾经、现在、以后……”晴小葵是个感性的人,她一直很珍惜这份友情。

  “好了,都快被自己感动死了,擦擦!”丽梅湿着眼睛笑了。

  “晴,你还记得以前我们那届的商学院吗?超牛逼的,听说那个神级人物郝飞回国了,还记得当时我们学院的女孩个个都迷恋他,有才有财还有材!”

  “哦,是吗?又犯花痴啊,都人家孩子母亲了!”晴小葵真不明白,为什么总有那么多人能够把一个人看得这么完美无瑕,还神一样地供奉。她搞不懂,因为她除了对她父亲非常敬佩外,还没有一个男人真正让她神魂颠倒、存放于心。

  “你这消息还没有更新吧,人家都回国好几天了,还准备在学校举办谢师宴呢,我们那一届的都要参加,好像就在后天,没错!就是后天。”

  “那还愣着干嘛,赶紧敷面膜呀,不行,得去弄个发型!”

  “哎,你们两个至于吗?”晴小葵真是不懂她们的世界了,那个叫郝飞的真的就这么神?

  晴小葵还真不信了。

  ……两天后……

  “哇,好多人啊,真的好热闹啊!”

  “学校还是很熟悉,新区旧区合并了,更大了!”

  “那条路那个亭子还在,还有,麻辣烫、奶茶店、面包店……感觉我们回到了以前。”

  ……

  历历在目的,是那个挥洒青春的地方,那片年老的椰林,那树欢乐的小鸟,那流动的教学楼不固定的教室,那群欢声笑语的奋斗,那场雨后的彩虹,那槐柳树下的男女以及那边偷看偷笑的好奇猫。

  往事经不起岁月的摧磨,青春忘不了校园的花草。

  一番感概,一厢情愿。种下了许多美好的东西,却唯独没有种下爱情,这是晴小葵至今都觉得遗憾的事。

  “师妹,好久不见!”学生会主席何朗跟晴小葵打了声招呼,

  “好久不见,师兄感觉比以前年轻了。”晴小葵以前是学生会一名小干部,经常打杂,马屁拍习惯了,现在都改不了口。

  “就你嘴甜!哦,给你介绍一下,我老婆文秋!”何朗拉着文秋走到晴小葵的面前,“这是我的师妹晴小葵!”

  “你好!”

  “你好!”

  一阵寒暄,一番闲聊,满满的回忆,只是物是人非,许多人的脸上都多了年华的痕迹,少了年少的随性。流年细沙,数不清的人与事。

  “小葵,在想什么呢!”何朗没等晴小葵回神便拍一下她的肩膀,“我们先过去那边了!”

  晴小葵似乎掉进了回忆的漩涡里,久久没回过神。等“哦,好!”说出口时,人已经走了。

  “哟,晴小葵啊!又见到你了,怎么不带家属过来呢?”那次在咖啡厅碰见的两位八卦女,现在赶巧又遇到了,晴小葵真是觉得不想见到的人总是在眼前晃来晃去。

  “啊,你是说我丈夫吗?他呀,工作忙,男人嘛,有事业才能照顾好家庭。”晴小葵捂着良心,说得可是一道一道的。殊不知,不远处有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正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可是晴小葵没有看见,她觉得随便怎么说都可以,反正楚君天不会知道。

  “我看呀,你只不过随便找个男人来搪塞我们吧!”

  “没准呀,是花钱租来的!”

  那两位八卦女人,在大学就喜欢说人是非,而且,她们认识晴小葵,而晴小葵讨厌她们的作风,不喜欢与她们有瓜葛,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惹到了这两位。

  “那个,我我我......”晴小葵本来就不是那么会说话的人,再加上她也不喜欢骗人。

  “你看你看,说不出话了吧!你这么善良的一个姑娘,现在怎么学会骗人了呢?”

  “哎呀,只是觉得你嫁不出去,没想到,你还成这样了。”

  她们唱着双簧,还刻意把声音拉高了些,试图让周围的人都来看看晴小葵的笑话。而晴小葵竟然再次选择沉默了。

  这个女人,干嘛不说话?对我怎么就那么“口齿伶俐”、“能言善道”的,还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楚君天还以为这女人平时就是凶巴巴爱欺负他人,看来,他楚君天还是错了。

  楚君天端着一杯红茅酒,欲走到晴小葵面前。

  “没事吧?”丽梅抢先楚君天一步到了晴小葵面前,看着脸色有些苍白的晴小葵,就知道又有人议论晴小葵了。她就不明白了,人家单身嫁不嫁得出去,碍着谁了?为什么还要他人来指指点点,说三道四的?真是闲得慌。

  “我没事,别担心!”晴小葵靠了靠吴丽梅,硬挤出了一个欢颜。

  “晴,过来一下!”肖雅雅翘着高跟鞋走来,似乎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身上带着一袭花香夹着片片酒气,走到晴小葵身边,拉着晴小葵的手,“你刚刚愣着干嘛呢?我叫你过去呢!去那边,有很多师兄,那个就是那个白师兄,以前我们见过的,记得不?”肖雅雅一边拉着晴小葵走一边说,脸上满是喜悦。

  “白师兄,你想见的人来喽!”肖雅雅把晴小葵推到白有道面前,饶有成就感地望着白有道和晴小葵。

  “你好,白师兄!”晴小葵朝白有道露出了微笑,小酒窝下格外的明媚。

  “小葵,还记得我不?我们也有七八年没见了吧!”白有道的声音很是柔和,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

  “嗯,但是我们以前有见过吗?”晴小葵觉得白有道看着很眼熟,但是奈何她的记忆里不存有这样一号人,“哦,白师兄,不太好意思,我这个人记忆不太好,跟我同班的同学我都没能记住几个呢!”晴小葵看着白有道脸上的失落,补充道。

  “是呀,白师兄,晴她呀,什么都好,就是没什么记性!”肖雅雅附和道。

  “没事呀,我们确实只是见过一两次面,不记得那是很自然的事,不过,我可记得你呀!”白有道看着晴小葵笑道。

  “要说我们大学那会儿,整天忙来忙去的,学习、开会、搞活动、聚会、联谊这些,可是忙个不停。”白有道曾经是校里的学生干部骨干呢,组织了大大小小的活动。

  “哦,对呀,那时我也天天跑来跑去的!”晴小葵想起以前的自己,笑个不停。

  白有道和晴小葵两人便笑着谈大学的事,肖雅雅在旁看着那是一个开心,看来,她的这个闺蜜桃花来了。

  “哟,看你们聊得这么带劲,我在旁都插不上话了!行,那你们先聊着,我过去跟其他同学打打招呼!”肖雅雅可要给闺蜜创造机会呀。

  肖雅雅一走,晴小葵就觉得有些紧张,可能是平时跟书接触惯了,很少与男人聊得这番快活,紧张之外更多的是喜悦。

  此时在远处的楚君天投来异样的眼光,他的心里极其不爽。这女人怎么到哪都招惹男人?难道她真就不在乎那晚的事?她一个女人怎能如此不在意自己呢?虽说现代社会开放,但是,优良传统教育下的他毕竟还是保守些。

  “郝飞,郝飞师兄在那边!快快,我们去看看!”昔日的主席台上,此刻因了一个人的出现而显得光彩耀眼,那便是郝飞,众人口里帅气聪明有魅力富有的男人。

  “这次回国,很开心也很荣幸能够重返母校,很感激老师教授们的教导…….”郝飞在台上郑重地发言。

  晴小葵对着台上的男人,看了许久许久,然后回头看着白有道,“果真像她们说的那样,郝飞师兄看起来挺厉害的呀!”晴小葵露出六个大白牙,抿嘴时的笑容灿烂得能够照亮人的心。

  白有道点点头,“对呀,他一直都是这么厉害!哎,你想不想去见见他?”白有道看到郝飞准备下来与大家一起同饮,便把晴小葵拉了过去。

  “哥,这是晴小葵,我们的师妹!”白有道把晴小葵往郝飞面前推。

  “这是我哥,哦,郝飞是表哥,我大姨的儿子!”白有道向晴小葵介绍道,脸上布满了自豪。

  “郝师兄,你好,叫我小葵就行!”晴小葵理清了关系,亲切地应道。

  “小葵,这名字挺好听!”郝飞帅气的脸庞露出的浅笑十分撩人,惹得晴小葵羞红了脸。

  “哥,小葵,你们先聊着,我女朋友来了!”白有道向不远处的一位秀丽女郎招了招手,然后朝那个方向走去,留郝飞与晴小葵两人。

  “我们过去那边坐吧!”郝飞的柔声让人听了心里甜舒舒的。

  “好!”晴小葵像极了听话的小绵羊,乖乖跟在郝飞后面。

  两人刚刚坐下,一群女人蜂拥而至,把两人封得死死的。

  “郝师兄,好久不见!”

  “郝师兄,我敬你一杯!”

  “郝师兄,听说你准备在国内发展了,是吧?”

  “郝师兄,你怎么这么厉害啊!”

  “郝师兄……”

  一旁的晴小葵耳朵都快被这群嗡嗡叫的女人给嚷得浑身难受,她借机抽出身来,一人端了一杯酒往人少的地方走。

  走着走着,晴小葵竟然来到了学校最出名最美丽的地方,以前叫情人路,现在在这条路的中间修了个亭叫守爱亭,路也改名叫守爱路了。

  晴小葵觉得有点悲戚,自己连情人都没有,何来爱去守?

  一杯酒一饮而尽,酒气熏鼻,却没有一点醉意,清醒的人最难过。

  “一个人喝酒有什么意思,一个人躲着发呆又有什么用?”楚君天也端了一杯酒坐到晴小葵身边。

  或许,此时楚君天是理解晴小葵的孤独的。

  “你怎么在这里?”晴小葵奇怪楚君天的出现,但也并不是那么惊讶,情绪的落寞让她异常的安静。

  楚君天没有回答晴小葵,而是在她旁边坐下,静静地看着前方,似乎他与晴小葵的青春一起埋葬于此,生命也一起孤独着。

  “突然觉得我们有点同病相怜啊!”楚君天感觉晴小葵和自己一样,都是一个人,装着一颗无处安放的心,他们都需要一个家,温暖而幸福的家。

  “谁跟你同病相怜啊?”晴小葵这话像是疑问,但更像是肯定,她才不会和楚君天一样呢,他们两就不是一类人。

  晴小葵起身回大厅,楚君天沉默着跟在她身后。

  这女人比自己还需要爱情!真是缺爱的女人!楚君天看着那瘦到露骨的身影,很想牢牢抱住。

  聚会最能让人感慨青春的逝去,也最能记住年华的流转。看来,是得好好寻一个家了,晴小葵暗暗想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