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一生许你情深

NO. 2 谁需要你负责

一生许你情深 明心静流 3441 2020-02-14 00:38:51

  “晴,我家里出了点事,我现在急需回老家一趟,可是我请不了假,你可以帮我代几天班吗?”高中的同桌李静心许久没有与晴小葵联系了,现在一联系就是需要她帮忙,但是晴小葵很开心同桌能想到她。

  “没事,那几天我正好有空,行啦,你赶紧回老家吧!”晴小葵挂了电话,躺在沙发上小憩一下。即便是刚刚认识没多久的同事需要她帮忙她都会义不容辞,何况是她曾经的同桌呢。

  “你好,我是过来代李静心的班的!我叫晴小葵!”晴小葵跟几位工作人员熟悉了一下大概工作,她不怕累不怕忙,就是不太喜欢晚上工作,尤其是在酒店,还是那么高档次的VIP级酒店,肯定又忙又累又得小心谨慎,分分钟犯错都会被批死,她还是认真点,不能让同桌丢了饭碗。

  “先生,您好,您的酒!”晴小葵刷了几次卡后发现开不了这间房门,只好敲门。

  “放在那里!”楚君天要求道,但语气更像是命令。他转身去吹干头发,一阵一阵风香扑鼻。

  晴小葵停下手里的推车,忍不住抬头朝那边望去,结果……

  “怎么是你?”

  “怎么是你?”

  异口同声的惊讶让人觉得可怕。

  “你在这里工作?”楚君天看着晴小葵青涩的工作服,竟然有点欣赏。

  “呵呵,那个,您慢用,有什么需要叫我们!”晴小葵想找个洞钻进去,上次那种丟脸的画面再次浮现,她还是溜为上上计。

  房门快速关上,楚君天再次被晴小葵这女人“避开”,莫名的冲动席卷而来。

  “今晚,那个晴小葵的工作停下,听我安排!”楚君天拨通服务台的电话,命令着。

  “好的,楚总!”作为CEO,楚君天还拿自己员工没办法了吗?一丝邪恶的念头闪过,但是又随即消失。因为楚君天突然想起几天后的董事会,他的心思要先放在董事会工作上,其他事他只能会后再一一解决。

  “酒送到房里了吗?这时候一定不能出现任何差错。”休息室有个男音传进晴小葵的耳里。

  晴小葵累坏了,第一次大半夜这么忙来忙去,她不想管什么,只顾躺下歇会儿。

  “送去了,过了今晚,您的事就成了!”明显的哈腰让晴小葵觉得这里头有什么不好的预兆。

  可能是累趴了,她没往细处想,继续休息。

  “安排好女人了吗?今晚让他身败名裂!”那个男人的声音让晴小葵觉得恐怖。

  酒?安排女人?身败名裂?不是吧,难道他们要谋害什么总裁吗?电视剧看多了,这么狗血的剧情该不会真让她晴小葵碰见吧!怎么可能呢!

  “半小时,808,下面就交给你!”

  “放心啦!我出手,你还担心什么?”电话那边传来喋喋的女声。

  晴小葵不禁打了个寒颤,808?怎么这么熟悉?刚刚她不是在808遇见他吗?该不会她送去的酒有毒吧!这谋财害命的黑锅她可不能背。

  “铃铃铃……”快开门呀,快开门呀,你要是死了,我怎么办?额。。。这话怎么觉得怪怪的……不管了,救人要紧!

  楚君天一开门,晴小葵就推门冲进去,抱起床边桌上的那瓶酒,冲着楚君天,“酒你还没有喝吧,我给你换一瓶!”

  楚君天怀疑眼前这女人又在搞什么鬼,他倒想看看。

  “我现在想喝,倒酒吧!”楚君天笑了笑,将晴小葵拦在房里。

  “不是,这酒你不能喝,我现在换一瓶给你,马上!”晴小葵再次欲破门而出,可是抵不过男人强硬的臂膀,依然被推进房内。

  “我看不是酒的问题,是你有什么问题吧!”楚君天冰冷的目光简直能杀死人,他随手夺过酒,往酒杯处走去,坐在床边,端起酒杯,把酒倒进去,再望望晴小葵,“说吧,你有什么事?”

  晴小葵眼见着楚君天要喝这酒,上去就抢,“这酒有问题,刚刚我在休息室听有人说要你身败名裂!”

  “哈哈哈,我看是你要身败名裂吧,在这里,可是我说了算!”楚君天怎么会相信这没厘头的话,就算是要他身败名裂也不是这个女人的能耐吧。

  “是真的,他们说要安排女人,然后……”晴小葵没有往下说,但楚君天的神情似乎在思量着什么。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我凭什么相信你?”楚君天其实早就听说跟他不和的两位陈副董不想他出现在董事会会议上,他怎么会没有防备呢,这女人未免把他看得太单纯了吧。

  “不信,你等等,半小时,会有人来敲门,而且我敢肯定一定是刚刚接电话的那女人!”晴小葵觉得真是好心被糟蹋了,有些生气,留下这话,转身要出去,结果,楚君天变了脸色,“要我相信你,也可以,你留下来,一起看看戏!”

  “我还有工作,我不需要你相信!”晴小葵卑微,但不至于如此任人摆布!

  “你不留下来,到时不是那么回事,我怎么找你质问?难不成,你想收到投诉?”楚君天那“投诉”二字咬得特别重,因为他曾经定下惩罚,凡是接到“投诉”的员工,轻则扣月薪免年终奖,重则开除不再录用。

  晴小葵初入,怎么会知道“投诉”的严重性,“投诉就投诉,怕你?”

  “看来这工作你是不想要了,行,满足你!”楚君天扫一下晴小葵,有些失落,这女人是怎么回事?他开始拨电话。

  “等等,‘投诉’会被开除?”晴小葵觉得大事不妙,要是被开除了,她怎么向同桌交代呀。“我留下,留下!”

  两人竟都不说话了,房间瞬时的安静如死寂一般。

  “去卫生间,把这身衣服换下!”楚君天盯着晴小葵上下无奈地摇头,这女人活得这么悲惨吗?全身干瘦得让人心疼,“把卫生间那套睡衣换上!”楚君天补了一句。

  “你想干嘛?我告诉你,我可不是好欺负的!”晴小葵搂紧自己,害怕的小兔怦怦乱跳。

  “怎么?怕我?”楚君天有点想看看这女人的蠢模样了。

  晴小葵换了身睡衣出来,白色的棉衣衬得白皙的肤色,更加动人。楚君天那瞬间走神了。这女人确定30了吗?小女孩的模样,还有小女孩的心思!

  楚君天端起酒杯就喝,这酒比想象中的还要烈。

  “你…怎么…喝酒?不是,这酒真有问题!”楚君天难道不知道这酒有问题吗?笑话!他只不过想把戏演得更真些。

  晴小葵话还没说完,还想继续说下去,敲门声盖过来。

  “楚总,是我!”一位婀娜的女人性感地醉扑在楚君天的怀里。

  “不好意思,今晚我有伴了!邱小姐,请便!”楚君天不想揭开邱米的把戏,奈何这女人不顾阻拦,闯进来,和晴小葵打了个照面。

  “哟,可以呀,这么快就让女人爬上你的床,楚总,看来,是我想太多了!”邱米看了一眼晴小葵,还有桌上那瓶已经没了半瓶的酒,捂嘴笑开了,“今晚我陪你,这女人恐怕满足不了你!”

  晴小葵趁势想溜走,却被楚君天粗壮的大手拉住,“邱小姐,据我所知,你与陈公子有段地下恋情,需不需要我帮你公之于众,想想,大名鼎鼎的网媒传奇人物邱小姐,隐瞒恋情多年,欺骗大众感情!”楚君天的左嘴角扬起笑窝,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一丝得意暴露得刚刚好。

  “你、你、你……”邱米的声音开始发抖,但片刻就恢复常态,“呵呵,你吓唬我!”

  “怎么?不信,是想看看照片?还是视频?”楚君天纵横疆场多年,岂容轻易被绊倒。“离开前帮我带句话,董事会,不见不散!邱小姐,请!”楚君天拉开门,绅士般的身影与刚刚的冰冷似乎不相称。

  送走邱米,晴小葵拍拍楚君天,“怎么样,我没骗你吧!”然后转身准备去卫生间换回工作服,却被一双大手紧紧绕住,楚君天将晴小葵抱进怀里,神情有些异常,难道是酒?晴小葵想到大事不好,可却逃不开男人有力的袭击。

  “放开我,我告诉你,再不放开我,我就咬人了!”晴小葵全身都在挣扎,弱小的身子也这般强悍。楚君天还有几分清醒,只不过见这女人如此,竟然有要征服她的想法。

  酒意越来越浓,醉感也越来越深,猛烈的火刺激着楚君天的每一个神经,他似乎也控制不住他的身体,没想到,这酒的烈度加上药物的作用,竟让人抵不住。

  晴小葵抵不住疼痛,也无法接受眼前的一切,她慢慢昏过去,她希望,醒来的时候,发现,原来不过是一场噩梦。

  可是,泪水再次拍打她的脸颊,身体隐隐的痛感传来,真实到可怕。她知道,这终究不是梦,泪水洗不掉她的伤痛,也抹不去她昨夜留下的泪痕。现实,更加残忍地逼向她,无奈,徘徊,无助……更多的是悔恨,或许,她不该多管闲事,这样,她自己就不会……

  泪花滑落,顺过她的脸颊,滴在了楚君天的手臂上,热热的,却带了种寒意。楚君天睁开眼睛,刚好对上了那双泪眼,内心的不安促使他伸手去拭掉那泪珠。

  晴小葵没让楚君天的手碰过来,就别过头去,背对着他,抽泣,梗咽。

  “我会对你负责!”楚君天第一次发现,他的心也会这么痛,他搂紧晴小葵,突然有种一直让她待在他的身边,守护她的渴望。

  “不需要,谁需要你负责!”晴小葵拉走被子,胡乱穿了衣服,冲出房间。没了,什么都没了,她守护了30年的初吻,她保护了30年的身体,她连一个男人的手都没有好好牵过,如今,一夜之间,叫她如何生活,她对爱情那一点点存想也化为乌有,她的人生不该落入这样的阴暗里。

  “昨晚的事,处理好,还有,找到今天早上从我房里出去的女人,不要惊动她,查一下她的资料,发给我!”楚君天一身正装,但华丽衣服里面是大大小小的痕迹,全是晴小葵留下的。

  “好的,楚总!议案已经备好,董事会估计后天可以如期举行!”楚君天的秘书麦朗递上工作安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