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想你了,小傻瓜

第十一章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想你了,小傻瓜 萳徯 2013 2019-01-25 20:57:24

  经过了升旗仪式,这一尴尬的事情。

  言诺月甚至觉得自己脸上有什么东西,要不然为什么有些人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

  第二项,颁奖典礼。

  毒辣的太阳照射在操场上。我们抱怨道:“学校是脑子有病吧!为什么要在操场颁奖。”

  就在这时,大忙人颜子昂却站在了言诺月旁边,让言诺月又回想起了刚才的一幕。

  言诺月把右手搭在了自己的额头上,但……猝不及防的……一顶黑色的帽子,被戴在了头上。

  言诺月一脸诧异。想要把这顶意外的帽子摘掉。

  颜子昂却俯身凑到她的耳边:“不想再出丑,就乖乖把帽子戴好。”语气里隐隐约约还带着命令的语气。

  言诺月一时脑子短路般,默不作声。

  “我不喜欢不听话的女生。”颜子昂补充道。

  形势所迫,不得已回复了“好。”

  “这就对了嘛!”颜子昂宠溺的整理着言诺月的帽子。

  坐在言诺月旁边的男生,无意间瞟了他们一眼,就是这一眼,却和颜子昂四目相对,冷眸扫过去。并且脸色阴沉的可怕。

  “颜少,对……不起……”惊慌失措的逃离了这个危险地带。

  颜子昂绕到了言诺月旁边的座位,但……没有立刻坐下去,而是目光一沉,眉头紧锁。

  旁边的小弟立刻心领神会,把一张纸巾递给了他。

  颜子昂擦了擦,才坐下来。

  但……他坐下来的他,更不安分了。一把把言诺月来到了自己的怀里。让言诺月的头蹭了蹭的胸口。

  动作一气呵成,霸道又温柔。

  言诺月实在忍无可忍了,“颜子昂,我到底哪得罪你了。”

  颜子昂指了指自己胸口的左边,“不好意思,你得罪了我的心。”

  这个回答让言诺月有点措手不及。

  “有请学校主席,颜子昂同学上来为颁奖典礼,做最后的讲话。大家掌声欢迎。”广播不合时宜的响起,打破了气氛。也拯救了言诺月。

  其实,除了翔林的交换生。锐溪的所有学生都知道,只要是被颜子昂亲自擦过,证明那就属于他了。

  颜子昂边走边给邵宇杰发语音。内容如下。

  “我给兄弟们买了饮品,你待会让人去取。”

  “她的嗓音有点哑,可能感冒了。我的水杯在你那,你知道怎么做。”

  台上的颜子昂看起来像是具有十足成功人士的气质,高调淡定,衣饰得体,说话简洁有力。虽然才十六岁,但……一开口就有一种令不谙世事的学生们心潮澎湃的力量。

  他首先对今年交换到锐溪的学生们表示了欢迎,然后总结颁奖典礼的一些细节。

  颜子昂不愧是少女杀手,才几句话就引得台下女生骚动。

  言诺月到不以为然,她实在听的不耐烦了,准备上个厕所缓解一下。

  “小姐,不好意思。我们少爷没有让你走。”颜子昂的小弟拦截道。

  “我上个厕所都不行吗?重点是我是人,不是你们的玩物。”言诺月真的怒了。

  邵宇杰正好看到了这一幕,立刻给了他一个眼神。

  校长在开始颁奖典礼就宣布了,除非有紧急情况,不然万万不能离开操场,上厕所都不行。

  言诺月走的如此顺利,是因为……有一个人在她的身后做她的保护伞。

  刚才的一幕幕不是摆设,而是在向学校里的师生宣布,“言诺月是我的人。”

  所以学校的师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言诺月并没有去上厕所,而是去了学校的树荫下,算是乘凉吧!想起刚见颜子昂的时候,觉得他还挺和蔼可亲的,还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所以才厚着脸皮问他能不能让她成为他的妹妹,现在想想当时的那一幕,言诺月觉得自己有点可笑。

  言诺月看了看自己手上的表,自己出来了好长时间了,该回去了。

  “小月。”丁颖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言诺月转身就看见拿着扫地工具,身上灰尘密布的翔林交换生。

  “小月,真的是你。我以为我叫错人了!”丁颖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激动之情。

  “你们是怎么了?为什么感觉你们特别累。”言诺月询问。

  言诺月五味杂陈的回到了自己的椅子上。丝毫没看见旁边的字条和装有热水的浅绿色水杯。

  反复的想着丁颖的回答:“我们去打扫学校礼堂了。”

  “除了我,其他翔林的交换生都去了。”言诺月再次询问。

  “你还好意思问。”有几个脾气火爆的男同学回答。“都是翔林的学生,不要以外颜子昂罩着你,就忘了自己的根在哪?”

  “你们少说几句。”丁颖制止道。

  “小月,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最近我们和锐溪的同学相处有点不融洽,他们似乎很排斥我们。他们冲你,也正常。”熊美晗安慰言诺月。

  “最后,这次颁奖典礼到此结束。副主席邵宇杰维持一下秩序。”

  “傻丫头,怎么了?闷闷不乐的?”颜子昂眼情里充满着担忧。

  “没事。”言诺月强忍着泪水。

  但她的表情已经出卖了她。

  言诺月目光一沉,身子一歪。

  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人是在医院。

  灯光有些刺眼,言诺月闭上眼,不想再看。偏头时视线落在了一旁的药瓶和浅绿色的水杯。言诺月拿起了放在水杯上的卡纸:“傻丫头,记得吃药,我走了。”

  言诺月拿起了床头柜上的药,她可不能辜负别人的一番好意。当她开始喝水时,发现热水是……甜的!“也,好久没人关心她。打针怕疼,喝药怕苦的小习惯了。

  颜子昂呆呆地站在推开了一半的门口,轻声傻笑。把自己手里的食物,轻轻地挂在了门把手上。

  其实,言诺月是一个没有隔夜仇的人,只要做的不过分。她都会原谅。

  一个小时后,查房的护士来到了言诺月的病房。“趁热吃吧!”护士把东西递给言诺月。“不知道是谁?把东西放在了门口,还热呢。”

  言诺月向护士笑了笑,心想:“这还用猜吗?一定是颜子昂那个大猪蹄子啊!”

  

萳徯

希望大家爱我,爱我的小说。一定要爱我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