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月本无今古

第八章 风乍起 吹皱一池春水

月本无今古 天青青烟雨 2213 2019-02-17 10:55:01

  时间不紧不慢的流逝着,文雯和杨娟如愿以偿的到了一个海滨城市去实习,本来文雯是打算就在本市找地方实习的,但是耐不住杨娟接二连三的说,就跟着一起去了。

  见到大海的那天,文雯和杨娟激动的心情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站在一望无际的海边,听着海浪敲打岩石发出的声音,真正体会到什么叫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与长天一色。

  看到如此波涛汹涌,大气蓬勃的大海,人类真正会感觉到自己的渺小,所谓沧海一粟不过如此吧!

  杨娟兴奋的不时用手拍拍文雯的肩,神采飞扬的对文雯说道,“听我的,没错吧,这么美丽的大海,不来,你一辈子都会后悔的吧!”

  文雯笑,不置可否。

  两个女生找了一处干净的所在坐了下来,静静的眺望大海,这一刻无比宁静美好。

  仿佛是一瞬间,又仿佛是永恒,有海风吹拂在两张年轻而朝气蓬勃的脸上,痒痒的、咸咸的,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写意。杨娟很突兀的开口道,“文雯,真想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突然好担心,未来会是怎么样的,谁也不知道……”说完指着一块卷进大海的浮萍,“你看,会不会像它这样,被卷入、被淹没,寂寂无声,仿佛从来不曾出现过。”

  听她这么说,文雯忍不住掐了杨娟一下,笑道,“小妮子,你想多了,社会哪有这么可怕,面对这样的美景,你怎么会有这么多颓废的感慨,我看,我们正青春年少,又是祖国最需要的中坚力量,有什么好怕的?”

  “话虽这么说,可是我还是好担心,担心世界一切的美好不过是镜花水月,担心未来不如预期的那么好,总之,有好多好多的担心……”杨娟苦笑着。

  文雯好气又好笑的冲杨娟道,“看你平时那么的没心没肺,仿佛永远不知愁滋味的一个人,感慨起来真的是让人无力招架,我看过一本书,书上说,但行好事,莫问前程,那么前程自然是好的,像你这样可爱的女生,老天不会为难你的,放心!”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杨娟默默吟诵着这句话,脸上浮现丝丝笑意,“是的,管它的,最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况且我知道,无论如何,不是还有你吗?”

  “对,有我在,不怕不怕啦!”文雯忍不住打趣她道。

  “坏人,就会取笑我。”杨娟去挠文雯,两个女生笑闹成一团。

  碧海蓝天,万里无云,一切仿佛都是那么的美好。

  很快,文雯和杨娟被安排去一家工厂实习,是那种流水线的模式,工厂的福利还不错,对于她们这样的实习生已经很满足了,只是一到工期紧张的时候就需要加班,常常六点起来,忙到晚上十点才收工,回到宿舍后,累得骨头都散架,洗完澡后倒床就睡,睡得格外香甜。

  一个地方就像一个江湖,江湖难免就有纷争、有挤兑,有行行事事的说不出道不明的暗潮汹涌,文雯和杨娟她们只是来实习的,无意卷入这些纷争中,只想安安分分的做事,但是世上事往往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当事情来找你时避无可避。

  一天,文雯和杨娟在去食堂打饭的途中,被一个二十五六的女工拦住,叫嚣对文雯说,“你是叫文雯吧,我们老大有事找你谈谈,方便吗?”

  文雯和杨娟一脸诧异,只知道来者不善。

  文雯还来及开口,杨娟挡在前面说道,“我们不认识你们老大,也不想认识你们老大,所以不方便,不要挡我们的道。”

  女工不为所动,冲杨娟道,“又不是叫你,你在这里废什么话,走开!”

  “文雯的事就是我的事,我偏不走开,怎么着?”杨娟不为所动,怼了回去。

  女工见势不妙,只好央求文雯道,“文雯,我们老大真的找你有事,求求你,就跟我走一趟吧,保证不会怎么着的,不然我们老大会说我办事不力的。”

  本着初生牛犊不畏虎的精神,文雯对杨娟说道,“娟娟,我就去一下应该没得什么事的,看看他们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不行,文雯,我不放心,要去也是我跟你一起去。”杨娟见文雯要去,坚持要跟着她一起。

  女工嬉皮笑脸的在前面开路,很快到了工厂里专门为工人准备的休闲运动所在,老远的就看到几个人在里面打台球,有个穿着棉布白衬衫的男子正在做描准的动作,低着头,看不清他的面部轮廓,聚精会神的样子。

  老远女工就在喊,“老大,老大,我把文雯带来了。”

  一听这话,那个穿白衬衫的男子抬起头,目光如睃的穿过来,黑白分明的眸子像有光照耀进去一样,有了神采,整个五官可以用俊朗来形容。旁边一起打球的几个人,不知道是谁吹起了口哨,一起跟着起哄。

  文雯他们一行走了进去,白衫男子放下球杆,眯起眼睛玩味的看着文雯,空气中不知怎么的,有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沉默中,杨娟开口冲着这个所谓的老大说道,“你到底是谁,把我们叫到这里干嘛?”

  “放肆,我们老大可是厂长的儿子,你这样对他说话,还想不想在这里混了?”有一个梳着平头的一脸痞气的青年说道。

  “哦,厂长的儿子,我当是谁呢,原来是纨绔子弟啊,我今天算是见识了,了不起啊!”杨娟不服气的顶回去,余气未消,又接着道,“厂长儿子,看着长得人模狗样的,做出的事情实在让人不敢恭维。”

  “你?”平头青年做势要上前,文雯上前一步,护着杨娟,直视着这个人,眼中没有一点惧色。

  眼看形势剑拔弩张,白衫男子出声制止道,“小陆,怎么可以对女生动粗呢,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叫小陆的青年闻言退下,杨娟还不忘对他做个鬼脸。

  “文雯是吧,我是林浩,你还记得我吗?用这种方式把你请来确实有点不恭,但是请你见谅!”说自己叫林浩的男子突然变得彬彬有礼起来。

  “林浩?”文雯努力在记忆的宝库搜寻,无奈就是想不想来。

  看出文雯的疑惑,林浩明显的有点失望,努力想让文雯想起他来,于是接着说道,“就是那天,你拿着一些的东西,撞到我了,我可是对你记忆深刻,一见难忘。”

  “哦!”经他这么一提,文雯想了起来,那天是去打印室打印文件,正在想心思,不留神撞在一个人身上,原来是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