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五角天桥上

第二十六章 宿醉一夜

五角天桥上 墨冉仙 2330 2018-05-17 04:48:13

  “哼,司徒医生一点不在乎我这个的病人,陪我喝几杯嘛,耽误不了明天的手术,咱们喝鸡尾酒,度数低,你跟我说过,人越开心才会越美丽。”冉梓萱连哄带撒娇。

  “司徒医生有些无奈地笑笑:“好吧,服了你了。”

  “好勒,就知道司徒医生最有爱心了!”冉梓萱喜笑颜开,打了一个响指叫来了服务员。

  司徒林聪显然不太习惯这里的氛围,不停地抖动双腿来掩盖内心的不安。

  “怎么了,司徒医生,你看起来有些紧张啊。”冉梓萱坏笑道,“你该不会第一次进这样的场合吧!”

  司徒医生面庞上泛出一丝红晕:“我……”

  “你……不会吧!你真是第一次啊!”冉梓萱整日混迹夜场,难以想象眼前长相清秀俊朗的司徒医生居然没来过夜场,“那你平时还有娱乐项目吗?”

  “当然有啦,打台球、看电影、KTV里唱歌,这些都算娱乐项目吧。”

  “嗯……”冉梓萱手捧酒水单,若有若无地点了点头。

  魏呷呷面前空杯堆积如山,像她这样的美女自打一入场就受到所有男人的注意,如同台风眼一样,男人们不由自主的围着她转,如今她形单影只又喝的烂醉如泥,一个窥视她已久的光头男幽幽靠近魏呷呷。

  “小妹妹,你醉啦,哥哥借肩膀给你靠一靠。”

  “走开,你们这些男人都离我远点……”魏呷呷已经神志不清,左右摇晃。

  光头男一把搂住了魏呷呷的腰部,这是女人敏感区域,顷刻间,魏呷呷猛然清醒,一巴掌打在光头男脸上。

  这一巴掌引起了全场的注意。

  “欸,你这贱人居然打我。”光头男颜面扫地,举起手予以还击。

  就在光头男那满是纹身的手臂下落时,被司徒医生挡住了。

  “你是哪根葱?不要命了!”光头男叫嚣着。

  魏呷呷依旧迷离不醒,身体像没有骨架支撑一样懒散,还好认出来司徒林聪,司徒医生伸手托住她的腰。

  司徒林聪:“魏小姐,你还好吧。”

  “司徒……司徒医生,你怎么来了……”言语间夹杂着浓烈的酒味。

  司徒医生一向视魏呷呷为自己最得意的作品,念爱有加,今日居然能有机会英雄救美,自然要大展拳脚。

  “嘿,跟你说话你,哑巴啦。”光头男依旧不眠不休的挑衅。就像一只嗡嗡作响的巨型苍蝇。

  司徒医生看起来斯斯文文像个读书人,其实他还有另一个身份——柔道五段。两招就把光头男干倒在地。

  冉梓萱踩着恨天高,拎着名贵的包包一路小跑过来:“司徒医生,你这是干嘛呢。”

  司徒林聪顾不上与冉梓萱说话,抱起魏呷呷就往外冲,出来夜场,路边停有一众出租车,司徒林聪顺手招了一辆。

  “对不起,冉小姐,这位喝醉酒的小姐是我朋友,我得送她回去。”司徒医生钻进车内,“实在抱歉,破坏了咱俩的约会,先不说。”

  出租车缓缓起步……

  “司徒医生……”冉梓萱望尘莫及,气得直跺脚。

  为了今晚的约会,冉梓萱准备很久,从妆容的规格,到衣服颜色与鞋子包包的配搭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真没想到见面不到半小时竟被一个稍有几分姿色的醉酒女祸害了。

  “我不回家……我不……呕……”魏呷呷在出租车后座上闹腾,时不时的干呕几声,“那个不是我的家,她们都不是我家人……”

  “你不回家还能去哪啊?”司徒医生不断地擦拭魏呷呷嘴角的口水,“要不我打电话给王总吧。”

  “别!”魏呷呷抱住了司徒的手,“她在美国,你只会让她干着急……呕……”

  司徒林聪家中,魏呷呷被扔在床上。

  “……这是哪……”魏呷呷闭着眼睛,含糊道,“宾馆吗……”

  “这是我家,魏小姐,要不要去洗个澡,热水器里有热水。”司徒林聪游离的眼神总会控制不住的落在魏呷呷肉体上的禁区,这是男性的本能与道德的理智相互斗争。

  “嗯……”魏呷呷不遗余力地站了起来,一个踉跄又倒在司徒医生怀里。

  “呕……”魏呷呷一股脑全吐在司徒林聪身上,整间房弥漫着馊秽味道……司徒林聪再次将她放倒在床上,自己处理呕吐物。

  “魏小姐,魏小姐……”无论司徒林聪如何叫喊,魏呷呷早已憨憨入睡……

  城市的另一端,冉梓萱怒气冲天的回到家中,如雷震耳的摔门声引出了房中的父亲冉弘炎。

  冉弘炎是个老奸巨猾的人物,精瘦干练,皮肤黝黑,即使已经年过半百,但眉宇间的杀气依旧摄人心魂。他是人情世故里的老手,一眼就察觉冉梓萱微妙的情绪波动。

  “怎么了,我的小乖乖,你不是跟那个整形医师出去约会了吗?这么早就回来了。”

  “哼……”冉梓萱怒摔自己的包包,恶狠狠的坐在沙发上,双臂交叉,一脸怨天尤人的表情。

  母亲也从房间内闻讯走来。

  冉弘炎与妻子对视了一眼,二人知道女儿今晚约会不顺。

  “乖女儿,别生气,那个医生欺负你啦?”

  “他哪敢呀,只不过冒出了一个不速之客,坏了我们的约会。”

  “不速之客?”冉弘炎一脸疑惑。

  “不说了!”冉梓萱躁怒不安,“反正你们也不懂……”

  “纪梵希刚出了新款,消消气,爸爸明天带你去买。不就是个医生嘛,只要我放出风,招盼乘龙快婿,全城的高富帅都争抢着见你。”

  “又要相亲啊!你们之前给我介绍的都是些肥头胖脸的妖怪,我只要我的司徒医生!”冉梓萱一脸嫌弃。

  “这个司徒医生有什么好的,能让你为之疯狂,当初真不应该同意你去他们医院做双眼皮!”冉弘炎怒斥道。

  “哼!你们永远都不懂我……不跟你们说了!”冉梓萱起身回房。

  留下二老在客厅内默默哀愁。

  清晨的薄雾弥漫在整个街道,西边的天空还残留泛白的月牙,东方的朝阳已经缓缓升起。

  魏呷呷眉宇微皱了两下,缓缓睁开双眼,灵动的双眸巡视着周围陌生的一切,对于昨晚的事情,魏呷呷忘得一干二净。猛然起身,鼓起勇气偷瞄了一眼被窝里的自己,好在衣服都在身上。床头留有一张字条,是司徒医生留下的,他去上班,冰箱里有食物。

  宿醉后的脑袋除了断片就是无尽的昏胀,魏呷呷捂着额头寻摸着自己的手机。

  九个未接电话!

  奶奶、三姐唐亦娴、小英甚至连曲晓斌也打过电话给自己,唯独期盼的冉景宸却没有一通电话。

  失落之余,魏呷呷忽然想到,为什么曲晓斌会给自己打电话?

  “糟糕!”今天是周一,此时此刻自己已经迟到十五分钟,难怪曲晓斌会打电话。

  顾不上那么多了,魏呷呷顶着隔夜妆容,如丧尸般蓬头垢面的出了门,挨个给家里人回复电话以报平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