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民国情缘 简兮,小颜

第十章 再见,不见

简兮,小颜 西陵闾须 1238 2018-04-04 10:21:01

  再度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家里了。奶娘在坐在床边垂泪。我一动,头开始疼,手碰触到厚厚的纱布。我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奶娘赶紧上来帮我把枕头放好。

  “小姐,这都是什么事儿啊?好好的竟然被砸破了头,这样是留下伤疤可怎么好啊!”奶娘呼天抢地的。

  我还没有来得及回答,二丫已经带着一群人进来了。

  父亲很生气,“你们这两个孩子一个也不省心,女孩子家家的到处跑什么?不在家里好好呆着。”

  薇睐赶紧安抚父亲:“孩子有不对的,但是这也不能全怪她啊。”薇睐顿了顿,“都是学校的小孩子闹的,赶紧给蓝家送信去,先把人领出来。”

  二丫赶紧跑出去。

  “歇着吧”父亲有点看了我一眼,带着薇睐往外走。薇睐歉意的看看我,我微微一笑。父亲能来看我实属不易。因为他大多数时间是在想方设法的构造自己的“商业帝国”。(其实也不能说是帝国,因为颜家的生意根本还没有到富可敌国的地步。)

  ====

  白天睡的太多了,晚上反而睡不着了。

  打开床头的灯,我差点惊叫出声。

  简之就坐在梳妆台的凳子上,整个人阴郁的看着我。

  “你怎么在这里?”

  他大步跨到床前,借着灯光仔细的看着我,“嗯,没傻掉就行。”

  我抓起床上的枕头扔向他,这个恶魔真是时刻不让人安宁。

  枕头掉在地上,他戏谑着:“看来你的爱慕者还不少啊。涂家这大少爷怕是志在必得了。”

  不明白他在说什么,我扭头不去理他,这就是个不讲理的疯子。

  他从不讲道理,小时候因为园丁的狗不吃他给的馒头,他就把狗装在麻袋里打死了沉到河里。父亲曾经买到的一只小鸟被他用米给噎死了。还有我的小布包,被这个人拆了,想看看小布包肚子里有什么。每次薇睐要打他,父亲都在护着这个唯一的儿子。也许,在父亲心里这才是他唯一的根苗。

  ====

  第二天,郑秋明来了,带着一份恰当的礼物。我心里略有疑惑,怎么我受伤的消息传得这么快。但是还是在奶娘的帮助下梳洗一番,去见客人。

  “简兮,你还好吧。”郑秋明看到我,连忙走过来。

  二丫扶着我坐到客厅的沙发上:“没事儿,就是一点皮外伤。”

  “对了,你是怎么知道我的事情的。”我突然问道。

  郑秋明脸上红了红:“我打听的,昨天听说华洋中学的出事了。这不你也在哪里上学嘛,所以我就去问了问,结果听你们的同学说你受伤了。”

  我突然觉得有点心安的感觉,就像突然知道在家人之外还有一个人在关注你,就会有一种心静的感受。事实上很多人穷其一生也在寻找这种感觉。

  “哼”,我听到一声轻蔑的声音。简之靠着门框,抱着手臂,看着我们。薇睐正好端着一盘水果,走在客厅的门口。

  “来来,吃点水果。”薇睐巧妙的化解这尴尬的气氛,简之看也不看的扬长而去。

  “这孩子都让我宠坏了”,薇睐不好意思的对郑秋明说到。

  “简之弟弟爽朗直接,是真性情的人。”郑秋明又在说瞎话了。

  我瞟了他一眼,这真是嘴上抹蜜了。

  郑秋明与薇睐相谈甚欢。郑秋明很会带动话题,我在一旁微笑着听他们讲话。郑秋明也时不时将我带进话题中,让我不至于觉得尴尬。。。。

  送走郑秋明,薇睐把一双手搭着我的肩膀上。我回头看见她意味深长的说:“简兮啊,你都成大姑娘了。”

  我脸红了,赶紧的往自己卧室里去。薇睐在背后笑了,似乎很开心。

西陵闾须

从小颜的角度看问题,似乎有不全面的地方。不过不要紧,在后面会慢慢的填补上去,让大家明白是为什么?我是一个慢热型的人,所以看问题也是慢热型的。嘻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