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民国情缘 简兮,小颜

心杨番外1

简兮,小颜 西陵闾须 1217 2018-04-02 09:40:15

  我是跟着母亲一路从乡下找到承州的。母亲执意要去找父亲当年的好友。只说我长大了必须读书,在乡下我必定是会成为那些穿短衫的庄稼汉一般。其实这些年乡下被征税征收的没法活了。母亲把家里仅有的两亩地和房子卖了。我们带着几吊钱和几件换洗的衣服就从乡下出发了。

  这是世界并不太平,我们一路小心翼翼躲过了几次灾难。然而,靠近颍州的时候,我们被一伙儿兵痞子给抢了。这些人抢走了母亲手里的钱。母亲忍着了,但是那几个兵痞子想把我从母亲的身边带走,母亲奋力的反抗。让兵痞子给打破了头。几个当兵的见母亲像一头狮子一样护着我,也不想多纠缠,拿枪托把母亲揍了一顿。母亲把我抱在怀里,兵痞子们又用脚去狠狠地踢母亲的身体,瘦弱的母亲至始至终没有吭一声。

  等这几个兵痞子走了,我把母亲拖到一个废弃的小草棚里。我太小了,除了哭,几乎什么都不能做。

  虚弱的母亲一边擦着我的眼泪,一边把贴身放在身上的一枚翠玉戒指给了我。“这是你爹留给我的”母亲喘息着“我可能到不了”。

  我撕下衣服的下摆,想要帮母亲包扎伤口,可是血越流越多。很快把母亲的衣襟都染红了,母亲的脸色变成了灰白色。

  “你去承州找沈盛泓老先生,他是你父亲的朋友。”母亲艰难的拿过包裹里的信,这是你父亲的书信。“你去,你去,。。。”母亲的声音越来越微弱。

  我哭的泪水涟涟的,“不,我要和姆妈在一起。”

  母亲举起手,温柔而吃力的摸摸我的头,“孩子,以后的路更难,不要哭,哭了别人更会欺负你。”

  “不,不,我要和姆妈一起。”

  “孩子,你父亲是个英雄,你也不能哭。”母亲突然变得严厉了。

  “姆妈,不怕,我做一个架子把你拖着去找医生。”我抹抹眼泪。

  “姆妈,你等等,我马上去。”妈妈的手紧紧的抓着我的衣服,眼睛有一种奇异的光,然后整个手臂软软的垂下来。

  “姆妈,姆妈”我大声的叫着。姆妈就像睡着了。任凭我怎么喊都不会醒了。

  那一年,我刚刚六岁。

  我守着母亲的身体呆了一整天,没有一个人路过;

  我用双手给母亲刨了一个小小的坟,双手全是血;

  穿着一身破烂的衣服,带着父亲的书信和母亲唯一的遗物。

  踏上了去承州的路。

  渴了喝溪水,饿了能找到什么就吃。

  就这样等我走到承州的时候已经只剩下一包骨头了。

  我抢过富人家狗的吃食,

  我偷过不知谁家种的菜。那绿色的苦菜搓成丸子吞下去能活命。

  就这样,我一步一步的走到了承州。

  我找到了沈盛泓老先生的家。

  那天,天气很好,沈盛泓家里挂着红红的灯笼。可口的喜饼、盖着红纸的红鸡蛋被装在好看的盒子里,一担一担的往外送。

  看热闹的人都说,沈老先生的女儿给他生了个外孙女,真是好福气啊。

  有人说只是个姑娘有甚高兴的。

  有人兴奋的拍了一下胳膊,你不知道沈老先生的女儿当年要死活要跟人私奔。沈家丢了这些年的脸,现在趁着喜事还不把脸皮捡起来。

  哎,厚道点,少说两句,沈老先生可是个好人那。

  是啊是啊,沈老师是个有文化的人呢。听说孩子还没生就取了好几个名字。他家门房的说取了名字叫“简兮”。

  ======

  多少年后,我遇见了一个小姑娘,她一本正经的说“我简兮,您好。”

  我笑了,原来是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