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只得徐妃半面妆

第二十三章 缘分

只得徐妃半面妆 玉米煮花生 3777 2018-05-17 05:33:33

  昭佩无聊地看着沿岸不断后退的景物,“现在才午时,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干嘛这么急着回去?”

  夏氏不免在旁赔笑,“王妃也知道是午时,难道不觉得饿吗?妾身可是早就饥肠辘辘了,王宫里可有玉盘珍馐等着呢。”

  昭佩被她这一提醒,又来了兴头,正好瞧见外头写着‘香飘十里’的旗子,赶紧就叫停车,“是觉得饿了,你闻见那个香味儿了吗?走,咱们都尝尝去,看是什么好东西能香飘十里。”

  夏氏阻拦不及,只得又被拖下了马车,坐在了陈旧且偶有裂纹的木桌木椅上。

  那小铺的店主身上披着个沾了油渍的白毛巾一溜小跑过来,胡乱擦了两下桌子,眼睛直盯着昭佩和夏氏看,“哟,几位吃点什么?小店的酥饼烧鹅汤乱积都是一绝啊!”说着往自己身上竖了个大拇指。

  昭佩楞了一下,“酥饼烧鹅我知道,可汤乱积是什么呀?”

  那店主嘿了一声,滔滔不绝地夸起来,“听口音您是建康来的吧?怪不得不知道。这汤乱积啊,是拿蜜水儿调了糯米粉儿,用漏勺流进锅里煮成的,那入水的时候就像一团乱麻,所以我们就取了个诨名,叫汤乱积,那些念过书的,好像管这叫‘粲’。不过您甭管它什么名儿,保证好吃,管教您吃了还想吃,来了还想来。”

  昭佩见夏氏和侍婢仆从都笑了起来,自己也笑了,如花笑靥看得那店主眼睛都不会眨了,这才道,“好吧,既然说的这么好,就把那什么酥饼烧鹅汤乱积,每人给我们来一份儿。”

  那店主回过神来,赶紧朗声叫道,“好嘞,酥饼烧鹅汤乱积,这边儿来七份儿!”

  夏氏见店主回了炉边儿,扯了扯昭佩的袖口,低声道,“夫人,这里的吃食会不会不干净呀?要不咱们还是回去吧,万一。。。”

  昭佩拍了她一下,“不会的,寻常人能吃,咱们为什么吃不得?我倒吃腻了府里的东西,正想尝鲜呢。”

  那店主也不知道是听见了夏氏的话,还是看出点儿她们的身份,先是盛汤放菜前拿热水洗了碗,跟伙计端着托盘回来的时候,又把筷子在茶水中涮过,这才递给她们,“来喽,几位客官慢用。”

  昭佩笑着碰了碰夏氏,“这下够干净了吧,快吃快吃,我看着都要流口水了。”

  其实那酥饼不过寻常面粉,外皮儿酥酥脆脆的,里头却不太软,还有些油腻,烧鹅虽说香料下足了,颜色火候却都有些老,根本无法跟王宫大厨的手艺相较。

  只是那汤乱积昭佩从没吃过,也不知道怎么算好吃,只是看着那滑嫩洁白的糯米线十分好看好玩儿,吃起来又甜甜香香的,倒配着把酥饼烧鹅都给吃完了。

  等心满意足地取出丝帕拭唇时,才看见夏氏也早吃了个干净,不免调笑起她来,“刚才谁嫌脏的?嗯?这会儿倒吃的比我还快。”

  夏氏不好意思地笑笑,嘴上却半点儿不认输,“妾身也想尝新鲜,不行吗?”

  昭佩看众人都已吃的差不多了,这才点头,“行行行,说不过你的歪理。掌柜的,付钱。”

  那店主小跑儿过来,“来嘞客官,一共一贯五十文。”

  那头承香就去付钱,还顺带着赏了店主三十文,凑齐了两贯钱。这里昭佩又站起身,边走边四处张望起来,“你说这沿河的风景就是好,咱们以后多出来走。。。快,都转过来,低头!”说着自己像看见鬼一样转了回来。

  夏氏听得这一声,也不知发生了何事,赶紧顺着昭佩刚才的视线望去,这才看到是萧绎身边坐着王僧辩和两个官员模样的人,正从不远处的酒楼二层看过来。

  夏氏看见昭佩那副老鼠见猫的样子,就捂嘴笑了起来,“王妃快别藏了,王爷已经瞧见您了,正朝这边招手呢。”

  昭佩泄气地转过身来,冲着楼上的萧绎鼓起双颊,哼了一声,这才带着夏氏她们不情不愿地进了酒楼,自有伙计按吩咐引上二楼雅间。

  其实若无下属在萧绎身边,昭佩肯定转身就走,不过人前总要给夫君做足面子,便娇娇弱弱地对萧绎行了个礼,“王爷。。。”

  不过话才开了头,就看见了萧绎身边跟着的王僧辩,和另两个面生的官员,只得悻悻看向他们。王僧辩身旁站着个长身白面的文官,模样竟跟萧绎有些许相像,另一个略黑壮些的武官,模样倒也俊秀,只是怀里还抱着个六七岁的小姑娘。

  三人见昭佩看过来,都一齐道,“见过王妃。”

  那武官怀里的小姑娘也跟着拍手,“见过王妃,见过王妃。”

  天真可爱的模样引得昭佩笑了起来,“呀,真乖,这位大人,这是你的女儿吗?”

  那武官赶紧微微躬身,“是,下官王显嗣,是湘东王国常侍,这是下官的长女,闺名懿繁。”又有些不好意思地把王懿繁放到地上,自己挠了挠头,“这孩子黏人的很,听说湘东王要来巡视,哭闹着让下官也带她一起来。。。”

  昭佩看那女郎一双透着灵秀之气的明眸,心生喜爱,轻轻摸了摸王懿繁的小脸,“真乖呀。”言语中又带了几分艳羡,听得萧绎深深看过来,正要开口,昭佩却又看向了王僧辩,“王参军还嫌颁儿吵闹黏人呢,其实天下的孩子都一样。”

  王僧辩红着脸说不出话来,只能先骂自己的儿子,“那小子格外烦心,下官心里真是过意不去。”

  他身边站着的那个白面文官趁机拍拍他的肩膀,“嘿,你小子少得了便宜还卖乖,别人求着王妃看一眼都不行呢。”

  等呛得王僧辩说不出话来,这才朝昭佩笑道,“下官湘东王国内史张绾,见过王妃。”

  昭佩睁大了眼睛,“张绾?可是张弘策张国舅的儿子?令兄张缵也是闻名天下的才子呢,家父与令兄同朝为官,常常夸赞他的才学。”

  张绾的父亲张宏策是武帝亲生母亲,已故献皇后,也就是太后张尚柔的弟弟,名正言顺的国舅,出身名门贵胄,又是皇亲国戚。张绾是国舅之子,萧绎自然待他不同一般,当下就对昭佩笑道,“论理张内史还是咱们的表兄呢。”

  昭佩怎么会不明白,“好吧,见过表兄。”

  张绾吓得连连摆手,“不敢当,不敢当,实在不敢当,王妃称呼我一声孝卿就是了。”

  昭佩急着脱身,不管到底怎么称呼,赶紧就顺着笑起来,“孝卿啊,看样子你们和王爷还有正事,我就不打搅了,王爷,妾身告辞了。”

  萧绎想要伸手拉她,但是想起周围还有那么多双眼睛,只好把刚抬起一寸的手又放了回去。

  张绾这人也很有眼色,毕竟文官头脑灵活,不像另外两个木头,见这情形,赶紧一拱手,“王妃留步,其实王爷已经巡视得差不多了,此刻酒足饭饱,该告辞的是我们三个才对呀,是吧,二位王兄弟?”

  王僧辩和王显嗣这才反应过来,立刻也都拱手告辞,“是是,下官也都告辞了。”说着王显嗣抱起女儿,三人赶紧都离了酒楼,各自回家。

  昭佩见这三个没良心的人跑的比兔子还快,夏氏和承香承露又像兔子似的低着头,只得谄媚地拉住了萧绎的手,“夫君,妾身,妾身这不是也出来巡视民情吗?这叫夫妻同心。。。”

  萧绎全然不为所动,眯起眼睛盯着昭佩,“是吗?看来你还挺在意我这个夫君,那我问你,早上出门的时候,我怎么交待你的?”

  昭佩看着他一明一暗的眼眸,扯着嘴角苦着脸道,“呃。。。啊。。。嗯。。。好像。。。应该。。。说。。。”

  萧绎忽然站起来,俯身咬牙切齿地看向昭佩,“我说,初来乍到,不熟悉地方,让你不许乱跑。你连一个字都没听进去,是不是?”

  昭佩咽了咽口水,“不是的,不是的,我至少听进去了一个字。”

  萧绎皱起眉头,“什么字?”

  昭佩弯起了眉眼,露出一个浅笑,玉手指了指萧绎的心口,“你。我只听到了你。”

  趁着萧绎被迷得七荤八素,腻得翻江倒海,赶紧狠狠瞪了一眼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正倚在窗边看风景的夏氏,“是,是她,是三丰想出来看看,我才带她出来玩儿的。”

  夏氏震惊地转过头来,不可置信地看向颠倒黑白的昭佩,嘴唇张了几张,最后还是以昭佩为重,不咸不淡地向萧绎屈了下膝,“是,都是妾身的错,王爷恕罪。”

  萧绎明知她在撒谎,却被刚才那一手彻底打败,自暴自弃地沉溺在昭佩的谎话里,对夏氏挥了挥手表示不计较,又威胁地看向昭佩,“好吧,这次就算了,回去再收拾你。”

  昭佩缩了缩脖子,上前搂住萧绎的臂膀,“反正也玩够了,咱们回去吧,夫君。”

  萧绎无奈地任她搂着,边下楼边问承香,“你说说,王妃今天都做了些什么?”

  承香不敢撒谎,扳着指头一一道来,“先是花十贯钱买了一斗米,又花两贯钱算了个命,最后带着奴们在那个小摊儿吃了餐当地名吃,就这些了。”说着一指刚才的小摊儿。

  萧绎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口气,捏了捏昭佩挽在自己臂弯的玉手,“就知道胡闹,路边的小摊儿也敢吃,看回去不揍你,还有承香承露,怎么看着主子的?都该打。”

  说话间已经到了马车前,夏氏上了来时的马车,昭佩则跟着上了萧绎的马车,边上车边回手拉萧绎,“好了好了,我错了还不行,别扫兴了,唉,也算你我夫妻有缘嘛,我跟你说,前面桥头有个算命的,可灵了,虽然价钱贵,但真的一说一个准,我生来还没算过命呢。他还说你能坐二十一年江山呢。”

  萧绎坐稳了身子,脸色更加无奈,“这种人都是骗钱的,以后别听他们瞎说。”

  昭佩被他搂在怀里,不服气地嘟起嘴,“可准啦,肯定不是骗钱的,等会儿再经过那儿,你也算算就相信了。”

  可是等马车停在桥头时,放眼四顾,哪里还有那师徒二人的影子,原先的位子只留下一个卖杂货的小贩,正在叫卖各种廉价头花,引来一群布衣荆钗的贫民女子,叽叽喳喳地翻捡砍价。

  萧绎笑着刮了刮昭佩的鼻子,“骗了你的钱,自然心虚,哪还会等咱们回来,我也看过几本观星论命的书,以后我天天给你算,好不好?走吧,回家吧。”

  昭佩心里虽还不服气,可到底眼见为实,也有些相信了萧绎的话,转眼把那道士的话忘到了脑后。

  可她就像刚放出笼不久的鸟儿,好容易得了会儿自由,岂是那么容易就能关回去的,当下耍赖似的搂住萧绎的腰身,磨蹭着撒起娇来,“不回家,不回家,我还不想回家嘛~你看那山,上头好像还有个寺庙呢,我想去逛逛,陪我去嘛,好不好~好不好~”

  萧绎虽然被她闹得心软,但还是不肯让步,“就知道到处乱跑,今天不行,太远了。改天吧,改天再来。”

  昭佩也只能见好就收,“那说好了,改天一定要陪我来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