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农药峡谷之看我不打死你

第二十三章 人肉战斗机

农药峡谷之看我不打死你 墨鸣奇喵 2210 2018-05-16 23:51:03

  有人找的,又分为几个小类

  ①第一种,是有一定的社会关系网,有一些渠道能将人找到的,他们组织对于这一类人,一般处于观望状态,这类人一般有钱有权,必要的时候将其转给其他同人(如抢劫绑架勒索交钱赎人一类的),让其他人来解决,然后分一些提成。

  ②第二种,没有相关的关系网和其他渠道的,那些只能报警的,他们组织对于这些人,一般采用小心拐卖的态度,没有关系网有没有特殊渠道的这些人,一般属于普通小市民,目前为止将这些小市民判定为翻不起什么浪型。此类人对于他们这个组织来说也是属于找到了也不能怎么样类型。

  没人找的一类。

  这一类就不用说了,是他们这组织最喜欢的一类。

  这些人一般是背井离乡在很远的地方打工,尤其是那些不用身份证打临时工的,还有那些单身流浪汉。此类人莫名消失,一时之间很难被发现。是人贩子们拐卖的首选。

  比如说赵有钱,就属于这种外地打工的流浪单身汉,赵有钱作为拐卖类型的首选范畴之一,之所以是在打工的第七天才被拐卖,原因正如舒乾所说:“店里实在是忙,我一时也找不到合适的人手……”

  现如今,赵有钱知道了他们的不少秘密以及大致的工作模式,所以他现在就只有两条路,要么死,要么就待在一个永远不见天日永远与世隔绝的地方,比如说,某某某地下铁矿……

  陈三炮已经在两辆车上装了GPS等待着这两辆车到达目的地时将这些人贩子一网打尽。

  陈三炮来之前,早已联系了他的助手,为了防止扑个空,打草惊蛇,所以便决定自己先去探探路。让他的助手随时留意他们的行动路线。

  而陈三炮的助手,盯着电脑屏幕看了半晌也没看出什么,要么就是GPS还没有打开,要么就是被干扰信号的什么东西给屏蔽了。

  而陈三炮这边,一切准备就绪,就等着剿了这一波的人贩子的老巢,立个大功回去给老头子(陈三炮他爸)看看。

  老头子一直嫌他没有出息,说他都快三十的人了,没娶媳妇不说,事业上也是一塌糊涂,当警察这么多年,老是惹事,不是殴打犯人就是顶撞上司。

  陈三炮想象着他将这一波人贩子一锅端以后,回去跟老头子炫耀炫耀,看他还说不说自己没出息。

  项羽,陈三炮,刘子城三人,每人鞋底藏着两把刀片,这还是跟那个女杀手学的。

  在狭小的汽车夹层内,陈三炮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胳膊,胳膊里面藏了一个药丸。

  这药丸是一种可以短时间内提高战斗力的药物。据说通过强化肌肉,兴奋中枢神经,能让人在短时间内成为能够以一敌百的人肉战斗机。

  这药连名字都还没有想好,听说这是目前最新的一代,已经将副作用降到了最小,不过这药目前还处于实验阶段,目前在动物身上实验过,并无发现什么不良反应。

  这还是陈三炮靠关系找熟人问喵博士要的。

  这次陈三炮的任务不仅是找到那波人贩子的据点,更重要的是救出那些被拐卖的人口。只是,他不知道的是,他安装的GPS早已被某个高科技屏蔽。

  陈三炮藏在肉里的药丸是属于一种水丸状的药丸,只要从外面将其捏破,里面的药汁沁入肌肉,通过肌肉吸收,然后进入血液循环,弥漫到全身,再然后强化肌肉。

  此药目前在狗的身上实验,药效为半小时,在小白鼠身上实验,药效为一周。至于人……陈三炮应该是第一个吧。

  此时陈三炮心里也没有底,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保护好他的朋友,刚刚真不该带他们来的,陈三炮有些自责的捶了捶大腿。

  “唉哟!”看样子是不小心捶到了别人。

  是个男人的声音,这是女车,那这人想必就是刚刚他们讨论装男车还是女车的那人吧。

  “嘘~别出声。”陈三炮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奈何车厢夹层太黑,想必没人看得见吧。

  而被捶了一拳头的张良,看着四周一片漆黑,揉了揉胳膊,心里暗道一声不妙,脑袋飞速的思考这该如何逃跑。

  “对不起啊大兄弟。”陈三炮用只有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说道。

  张良眼睛转了转,这声音低沉有力,想必是个练家子,不如就跟他商量商量一下逃跑的事。

  只是,让他想不到的是,他无论怎么说,这人都不肯跟着他逃跑,还说什么就在那里混口饭吃就好。自己许他高薪他还不要,甚至说什么自己喜欢干重活,简直理解不了这人的思维。

  黑暗中,张良看着陈三炮的方向微微叹了口气,唉!简直无药可救。看来还得靠自己。

  陈三炮望着张良的方向,也是暗暗的叹了口气,这人醒了那一会打起来,让他趁乱逃跑应该没有问题吧。想到这里陈三炮心里少许安宁一些,能多救一个是一个。

  而项羽和刘子城在车里商量着将人先掐醒,一会剿他们老巢的时候也好有个帮手,掐了半天将人掐醒了以后,几人又晕了过去。

  没一会,车速放慢,估计是要过安检。

  “砰砰砰砰”的声音响起。

  “救命啊!救命啊!救……”张良大声叫喊着,一边拍着脚下的铁板,却被陈三炮捂住嘴。

  陈三炮咬了咬牙,要不是因为这人是普通人,他早就将这坏事的家伙给掐死。

  张良扎着狠狠咬着捂住他嘴的那只手,这人难道是他们的一伙的?那刚刚自己说的那一堆计划都被他知道了,如果是这样,那现在就是唯一的逃跑机会了。

  于是张良拼命的用脚蹬着铁板,由于是铁传声,安检员立马就发现了不对。

  而舒乾以及他的手下们也发现了不对。

  “冲过去!”舒乾大声吼道,眼神里闪过一道阴冷。

  “这麻醉师怎么搞的?怎么还有人醒着?”舒乾看着后视镜后面有好几辆车在追着他们。

  此时是舒乾仿佛输了钱一般,整张脸黑的跟锅底似的。

  某麻醉师打了个冷颤,其实他真的是错怪人家麻醉师了。这都怪那张良他太狡猾了,说什么自己早上打玻尿酸时打过麻药了,以至于她将剂量减少了。这一车人对于他们来说都不是人,那都是钱呐!所以用药时自然要留他们一条小命,而张良又长得比较好看,所以某女麻醉师便手下留情少用了一丁点麻药。

  舒乾从看着背后追他们的那几辆车。如果真到了那一步,那就只有炸车保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