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你走以后,满城风絮

67.愁多知夜长

你走以后,满城风絮 伯壹 2168 2018-07-12 03:23:16

  白筱埋着头调整一下自己眼底的破绽,然后故作云淡风轻的侧身站在桌子旁整理东西,

  周简太了解她的心思,也不跟她计较,几步迈上前来:“见我连个招呼也不打了。”

  白筱:“有事吗?好像没有你的东西落在这里。”

  周简面无表情道:“真是一点也没变,翻脸比翻书更快。”

  白筱:“你也没变,废话还是那么多。”

  她脱口而出的话,却又觉得自己太过热络,

  遂又埋着头将毛巾在水盆里拧干,准备给父亲擦脸。

  有一会儿的平静,让白筱觉得有些怪异,心想或许是周简只是路过,兴许已经自己离开了。

  可当她转身,就看到周简挺立的背影,像一座巍峨的青山,

  他背对她站立着,白筱正纳闷,他已经迈开脚步,

  向着病床靠近,随着他移动,被遮挡的视线拉长,

  白筱看到,原来是父亲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

  两个男人在她身后,不知道对视了多久,

  此刻,周简已经走进病床,而白父的眼神始终在他的身上,

  那眼神里有许多欲言又止的沉默,白筱看到父亲的唇角牵动几下,

  却终究没有发声,倒是周简已经坐在病床前,

  他背对着她,白筱看不清他的神情,只听他低声在父亲耳边说了些什么,

  白筱屏气凝神倾听,似乎是周简让白父放宽心……

  待她继续听时,就被一阵并不响亮但却急促的脚步声盖住了说话声。

  那脚步声渐渐靠近,白筱回过头,就看到荀警官站在门口,

  脸上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凝重神色,他和白筱对视一眼,

  然后将目光投向室内两个男人身上,最终落在刚刚醒转的白父的病床上。

  荀警官:“老人家醒了!……醒来就好,醒来就好哇。”他一边打招呼,一边已经快步走了进来。

  白筱:“荀警官好!”

  荀放抬抬手,用手势回应白筱的问候,眼神却是在不远处的周简哪里致意,

  周简略微点点头,算是和荀警官打招呼,眼底却是因为荀警官的脸色而觉察出的某些严正。

  荀警官已靠近白父:“怎么样?老人家,有没有好点。”

  白父的表情牵动几下,话说出口,声音十分微弱,而白父开口讲话依旧很费劲,

  白筱正要开口,却听周简道:“刚刚醒来,荀警官这时候过来,是有什么公事?”

  荀警官和白父的目光对视几眼,对周简道:“不瞒你说,有事。

  我说出来,你们千万别生气,那个管道工叫秦华,已经在昨天凌晨…跑了。”

  白筱下意识的脱口而出:“秦华,跑了……”

  荀警官有些不好意思的回头,道:“真是抱歉,我们也是没有料到,当事人会因为打架斗殴而逃逸……所以……。”

  周简:“荀警官怎么肯定秦华就是逃逸了,

  这件事发生了不过两天,不超过48小时,似乎……时间上并不能证明那个秦华就是逃逸了。”

  荀放:“没错,我们也不能通过这么短的时间确定,

  只不过刚刚接到交通事故方面的信息,秦华已于昨晚,挟持了一辆黑色丰田沿着港岩高速逃跑了,

  车主也被刺伤了现在还在医院,车主交代,秦华在劫车时情绪很激动,

  根据监控视频显示,嫌疑人最后在云城和港城交界的一个偏远服务区弃车了,至今下落不明。”

  白筱下意识的看了父亲一眼,却见周简正望着她,目光沉沉,

  白父随着荀警官的道来而渐渐变得脸色凝重,荀放还没说完,白父竟然激动的从病床上坐了起来,

  嗓子里嘶哑着说着再站的人都听不明白的话,他情绪太过波动,

  瞬时间从病床上起身,手腕上的静脉滴管已经回血,变成细长的一条红线。

  白筱看到,眉头皱到一起,快速上前抓住父亲的胳膊,

  安抚片刻,老人才平静了一些,但他依然没有停止给荀放比划着些什么,

  荀放也是经验丰富的老巡警,很快明白了白父比划的正是和秦华有关的事情。

  遂在病床前的椅子上坐下:“老人家,你别着急,慢慢地,慢慢的告诉我,我一定给你讨一个公道。”

  可是白父并不能完整的表达自己的意思,支支吾吾半天,也只是让在场的人明白,他和秦华之间发生了不愉快的事。

  一时半会儿并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荀放摩挲着大腿道,眉毛皱成一条线。

  白筱担心父亲身体,不久前才咳血,此刻他又着急,让她担忧他的身体是否承受的住,

  荀警官正在着急的关头,周简忽然提议道:“不如你问,让白筱爸爸点头或者摇头表示。”

  荀警官反应一秒,用力拍一下大腿:“对啊,怎么把这一招忘了。”

  遂对白父重复一遍,示意他如果明白就点点头,白父点一下头。

  荀放:“你认识秦华?”

  白父的表情有一瞬间的走神,然后他看一眼白筱,

  白筱鼓励的对白父笑一下,走到病床的另一侧,坐在白父的身旁,道:

  “爸,就是这位荀警官帮我送你来医院的,哪晚的事也是他负责的,有什么事,你就告诉荀警官。”

  白父听完,又将视线收回望着荀放,轻轻点一下头。

  谁都没有留意到角落里的周简,眼底一闪而过的光晕,他们……果然一早就认识。

  荀放:“你们早就认识?”

  白父低头沉默一秒,等他在抬起头,脸色已是不善,他看一眼荀放,用力的点一下头。

  荀放:“你知道他去了哪里吗?”

  白父摇头。

  荀放:“你知道他的家庭住址,或者有别的藏身之地吗?

  还有联系方式?或者他的家人朋友的联系方式?”

  白父继续摇头。

  荀放有些费解的从面前的笔记本上抬眼,

  白父的认识,和不认识差别不大,也不知道他的摇头是否是指所有的都是否定……

  思索一秒,又在手中的笔记上落笔:“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他忽然意识到,这种问法白父不方便作答,复又改口:

  “你和他之前就有过节?所以那晚见后才会发生冲突?”

  这句话后白父没有犹豫,瞬间点了点头。

  荀警官的眉头蹙起,似乎在揣摩什么样的过节,会让人一见面就大打出手:

  “你们有什么恩怨?我是指那种类型,经济?情感?还是……?”

  不等荀警官说完,白父就摇着头,情绪又变得躁动,还着急的想要说话。

  荀警官:“都不是?”

  白父又快速的点一下头。

伯壹

又是一个夜航,很累。   不爽,   不爽,   还是不爽。   希望一眨眼就落地了……   可是我用力的眨了几回,   还是在天上……   工作使我快乐,但飞使我抓狂。   加油年轻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