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倾世聘:殿下太难缠

第068章、绝不放过

倾世聘:殿下太难缠 九荟 2068 2018-06-13 23:44:17

  第068章、绝不放过

  买卖私盐?

  易欢顿时瞪大了双眸,吃惊的望着步青胭。

  南燕法度,只有皇族有权做盐的买卖。而且,在朝为官者,莫说私盐,便是寻常买卖都不可做。

  赵家这样的大家族,若真做了这样的事,怕是离覆灭,也不远了。

  易欢看着步青胭不像开玩笑的模样,忍不住正了正脸色,“小师妹,这么隐秘的事,你是如何知晓的?”

  买卖私盐可以谋取暴利,却也是大罪。

  赵家就算当真要做这样的事,也必会藏得严严实实,怎么可能会被外人知晓?

  步青胭稍愣了下神,反问道:“你这是不相信我?”

  浑身气势稍稍压下来,顿时有种让易欢见到了祁越的错觉。

  易欢连连摆手,“没有没有,这就去这就去。”

  说完,人已经直接消失在了雅阁之间。

  步青胭望着易欢离开的背影,嘴角渐渐抿成一道弧线。

  前世,在她出嫁之前,赵家就已经慢慢的被挤出了四大家族之外。

  原因便是受到了丞相府的步步打压,整个赵家几乎都被掌控在了步洪臣的手中。

  而步洪臣用来威胁赵家的筹码,便就是知道了赵家在背后做着买卖私盐的勾当。

  他选择了不拆穿,却拿捏着所有的证据,让整个赵家,都以丞相府马首是瞻。

  更在背后帮着步洪臣做了许多见不得人的事。

  事到如今,落到了她的手中,看来是等不到步洪臣动手,她便可以率先颠覆。

  ——

  是夜。太子府。

  寝殿内弥漫着浓郁的药草味。

  硕大的夜明珠将殿内照的灯火通明,可以清楚的看见屋内的情状。

  屏风后面的浴池,此刻正散发着氤氲的热气。

  只是这池中的水,却是颜色黝黑,水中熬煮的各种药材。

  祁越整个人都泡在药水之中,浸在水中的肌肤,不时的发出“滋滋啦啦”的声音,正在一寸寸的裂开。

  殷红的鲜血从伤口中缓缓流出。

  就连平素里那张俊美如天人的面容,此刻也变得有几分狰狞。

  双目赤红,额间青筋根根爆开,看的十分骇人。

  巫舜守在浴池旁边,看着祁越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却毫无办法,一时间竟有些手足无措。

  声音中,都带上了几分颤抖,“殿下,您不是已经服过七星海棠,怎会还……”

  七星海棠加上凤血,不是可以压制离魂症的发作么?

  这几月,殿下的确没有再发作过,今日怎会又?

  祁越闻言,却是缓缓开口,声音中竟还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像是无事人一般,“七星海棠,只能压制,不可解毒。”

  他体内的离魂症,每月十五都会发作一次。

  七星海棠压制住这几个月,已是难得。

  巫舜着急了,急忙问道,“属下立刻去寻七星海棠!”

  上次可以找到一株,这一次也可以。

  更遑论,有三小姐在,这凤血,也是可轻易得到。

  祁越制止了巫舜,“不可。七星海棠之效,唯有一次。”

  而且,用七星海棠压制离魂症,这后果,便是功效散去之时,往后每月十五的发作,会更加难熬。

  巫舜顿时有几分丧气,却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家殿下,在极大的痛苦中煎熬。

  祁越稍闭了眼睛,吩咐道,“出去候着。别让任何人进来。”

  巫舜稍愣了一下,“殿下,您的意思是……”

  “本殿身侧,已有了步青胭。”

  言简意赅,却让巫舜顿时明白几分。

  立刻应声,躬身退了出去。

  不过在屋外站了片刻,沉寂的太子府,突然传来了些许声音。

  巫舜定眼一看,只见一梳着百花髻的女子,身着一袭赭红纱月裙,正朝着寝殿的方向,款款走来。

  巫舜赶忙侧身挡在了门前,躬身行礼,“属下给杭小姐请安。”

  来人,正是当今皇后的侄女,杭家小姐杭月婵。

  杭月婵随意的点点头,面色有些许着急,径直的朝屋门走去。

  却被巫舜伸手,一下给挡住了,“杭小姐恕罪,殿下吩咐了,今日谁也不可以进去。”

  杭月婵脸色一变,顿时有些不悦,“巫舜,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

  居然敢阻拦她?

  今日可是祁哥哥离魂症发作的日子!

  巫舜竟然敢将她拦在门外?

  巫舜硬着头皮回,“属下不敢,是殿下亲口吩咐,您不能进去!”

  杭月婵直接蹙眉,“巫舜,今日可是十五,祁哥哥的身侧,不能没人照顾。”

  往日,可都是她在身侧照顾陪伴,陪着祁哥哥度过这最难熬的一夜。

  巫舜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却又不敢得罪面前的女子,只能重复着这一句话,“杭小姐恕罪,属下不能放您进去。”

  在殿下身侧这么多年,自然清楚这杭月婵的身份。

  在这南燕,众人皆知,太子殿下祁元霆乃是皇后的长子,这杭月婵有着皇后侄女的身份,几乎就是随着太子殿下长大的。

  所以,这杭月婵,将来注定是要嫁给太子殿下的人。

  纵然太子妃的人选,已是有着凤凰命格的女子。

  但这侧妃的位置,却是空着。

  因而,太子殿下身侧的人,早已是将杭月婵当做侧妃看待,不敢随意放肆。

  可今夜,却着实是个例外。

  杭月婵自小便是在皇宫长大,规矩礼仪十分得体,即便心里已经十分恼怒,面上却未曾表现出太多的不满,只疑惑的问道,“祁哥哥今日是怎么了,为什么会突然拦着我?巫舜,你可知道是什么原因?”

  巫舜摇头,“属下不知。”

  心下却是暗暗道。

  就方才情状来看,殿下这是担心三小姐误会不成?

  可这话,他不敢让杭月婵听到,更不敢让杭月婵知道三小姐的存在。

  杭月婵闻言,故意问了一句,“巫舜,是不是祁哥哥身侧,已有旁人照顾,所以以后,都用不上我了?”

  杭小姐知道了?

  巫舜一个愣神,但也很快回过神来,“杭小姐多虑了。”

  多虑?

  杭月婵一贯聪慧,眸中闪过一道精光。

  双手隐藏在衣袖之下,死死的握成拳。

  心下已有了决断。

  祁哥哥的身侧,不论是从前,还是以后,都只能有她一人!

  今日如此反常,她绝不会就这么算了!

  宁可错杀,也绝不放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