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倾世聘:殿下太难缠

第044章、主动献吻

倾世聘:殿下太难缠 九荟 2035 2018-05-16 23:48:44

  第044章、主动献吻

  两日后,丞相府中大喜。

  刘健一早就被催着过来迎亲,早便到了府中。

  纵然迎娶的不是步青胭,但依旧是丞相府的小姐,刘府上下都兴奋不已,只觉自己捡了个大便宜。

  但对于步丞相来说,此事仍是丢人,便将这喜宴设在了婉阁内,更是将消息隐瞒严实,因而朝中上下,暂无一人知晓。

  这婉阁中,除了家人,连赵家人都未曾过来。

  步青胭刚刚走进,婢女玲珑便走了过来,对着她行礼道,“三小姐,今日是我家小姐的大喜日子,二夫人请您过去后堂。与四小姐一起,为我家小姐送嫁。”

  步翠琳出嫁,她与步翠珊都是庶妹。理当送嫁。

  只不过今日这后堂……

  步青胭将眸中神情敛去,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转身朝后堂的方向过去。

  还没走几步,一直跟在她身后的月溪被拦下,玲珑不让她进去,“月溪,你与我都是奴婢,身份比不得小姐们尊贵,怕是不吉利。二小姐吩咐了,让三小姐独自一人过去。”

  月溪着急的示意步青胭,“三小姐……”

  旁人不知道这些人的心思,可她还能不清楚么?

  这分明就是二小姐的陷阱。

  步青胭毫不在意,只对月溪摆摆手道,“无妨,我去去就回。月溪,你先回青苑候着。”

  不让她跟着,还要将她赶回去。

  月溪心里明白,三小姐这是在护着她。

  可她身为婢女,哪能在这时候离开?

  眼眶稍有些泛红,僵持着,“三小姐。”

  步青胭冷了脸色,“回去。去帮我看看,越师兄何时过来。”

  她故意提起了祁越,便是在提醒月溪,后院不止她一人。

  她早就让祁越过来帮她了。

  玲珑见状,也不敢耽误太久,急忙附和道,“三小姐。咱们还是快些过去吧,别误了吉时。”

  月溪咬咬牙,行礼告退,“奴婢这就去瞧瞧。”

  祁公子早已隐在暗处,是她情急之下忘了,有祁公子在此,小姐根本用不上她。

  婉阁后院较为偏僻,玲珑带着步青胭弯弯绕绕,绕到了后花园的假山处。

  花园中的假山算不得高,却是个藏人的好地方。

  步青胭眉宇间微微一冷,停下脚步发问,“玲珑,二姐在后堂备嫁,你将我带来这里做什么?”

  玲珑神色一僵,想也不想的说出事先准备好的说辞,“是二小姐吩咐的,说今日大喜之日,走这条路最为吉利。”

  呵。步青胭一阵冷笑。

  什么时候开始,这往哪个方向走,都有吉凶一说?

  冷着一张脸,朝玲珑的旁边走过去,趁着她不注意,一只银针直直的没入玲珑的小腿部。

  银针上被她涂了药效极强的麻药。

  玲珑见步青胭没什么怀疑,硬着头皮继续道,“三小姐,快到了,咱们快过去吧。”说话间,视线还时不时的落在假山之上。

  步青胭缓缓点头,示意她,“走吧。”

  玲珑一喜,脚下的步子还没迈出去,整个人眼前一黑,直接栽了下去。

  “如今,小胭儿这下黑手的本事,倒是越来越熟练了。”一阵低沉悦耳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还未等步青胭回过身去,已经被人从背后整个拢住。

  熟悉的气息将她包裹,步青胭似是已然习惯,忍不住反驳回去,“越师兄这藏身的本事,也是越来越熟练了。”

  连她丢银针这样细小的动作祁越都瞧见了,说明方才,他就在自己不远处。

  可她居然,丝毫未曾发现。

  然,还未等来祁越开口,步青胭已经率先下巴一扬,直接朝着假山的方向一点,道,“各位,还是出来吧。”

  话音一落,假山后一阵窸窣,几名男子纷纷现身。

  虽身上穿着丞相府普通的下人服,但面容冷静,眸中对着她迸射出来的杀意明显。

  这些杀手,是步翠琳特意寻来,要她性命的。

  面对着想要取她性命之人,步青胭并未有半分惊慌,只用手肘轻轻碰了碰祁越,嘴角浅笑,“越师兄,交给你了。”

  几名杀手面面相觑,分明他们接到的指令,是只有这三小姐一人。

  可眼下多出来的这名男子,让他们有所忌惮。

  他们是专门的杀手,自然有几分眼力见。这名男子的武功,怕是在他们之上,一时间,竟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步青胭微笑着看着眼前的几名杀手,他们眸中的怯意虽不明显,却已经表露。

  祁越低头,轻吻了下步青胭的耳垂,“小胭儿是想要活的,还是死的?”

  音调没有丝毫放低。

  言语中的嚣张显而易见,却丝毫没有让人怀疑祁越话中的真实性。

  他只需要在那里一站,哪怕是在打情骂俏的环境下,依旧掩盖不了他身上那股睥睨天下的气势。

  更掩盖不了,那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步青胭定眼望着,唇角一勾。

  几名杀手竟一时间,觉得自己的腿肚子有些软。

  那个人身上隐隐散发的威压,让人心慌。

  仿佛死神来临,分明无人点了他们的穴位,可他们依旧动弹不得。

  “越师兄,我要活的。”

  步青胭话音刚落,几名杀手直觉眼前一晃,似乎有个身影一闪而过。

  不过片刻功夫,等他们回过神来,双手双脚处的疼痛,在一瞬间袭来。

  浑身无力,直接倒在了地上。

  他们还没有出手,甚至于没有看清,已经手脚筋具断。

  祁越一袭墨色衣袍,洋洋洒洒的站在她面前,身上连半点血迹都未见到。

  步青胭心里惴惴,莫说被伤的那几个人,就是她,都没来得及看清,祁越到底是何时出手的。

  且这一次,他连弑血扇都未打开。

  步青胭震惊之余,心里一喜,一把上前将祁越抱住,忍不住踮脚亲了他一口,“越师兄,我觉得有你在,什么巫舜巫爵,我都不需要了。”

  她虽然知道祁越武功高强,可还是每次都能刷新她的认知。

  祁越猝不及防被赏了一个吻,眸中有一丝惊喜略过,随即,很快恢复平静。

  然,躲在暗处的巫舜与巫爵,却忍不住面面相觑。

  他们被嫌弃,好彻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