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华帐暖,皇上隆恩浩荡
展开

华帐暖,皇上隆恩浩荡 素子花殇 著

一品红文 连载中 签约 VIP 古代言情穿越奇情

167.25万字| 1706总收藏

大计第一步,首先得找个结实的金大腿,可没曾想抱错了,扎脸,可否重抱?
只是为何她重新抱谁,谁就倒了八辈子血霉?不是倾家荡产,就是满门抄斩?
好吧,她认,就算三王府是龙潭虎穴,她入,反正她有二宝。
一,读心术,虽然,此术独独对卞惊寒失灵。
二,缩骨术,虽然,此术让本是成人的她看起来像个小孩。
在三王府众人的眼里,他们的王爷卞惊寒也有二宝。
一,竖着走的聂弦音。
二,横着走的聂弦音。
有人问聂弦音,三王爷对你如此好,你要怎么报答他?
聂弦音想了想,认真说道:“我会把他当成我亲爹一样侍奉!”
直到那一日,有人当着他的面,跟她说,等她长大了娶她,她点头如捣蒜,卞惊寒便彻底撕破了脸,也撕了她的衣。
她哭得惊天动地:“你禽.兽,我还是个孩子。”
某男淡定穿衣,唇角一抹餍足微弧:“比本王小两岁,的确算个孩子。”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月票本月票数

150

排名31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本书迷妹动态
  • 我就强迫症投了4张推荐票
  • 蔷薇456投了2张推荐票
  • 我就强迫症投了4张推荐票
  • 我是bocchy投了1张月票
  • 言吧书友15209880620924781投了1张月票
  • spring17投了2张推荐票
  • qing196805投了1张月票
  • 蓝羽宝贝投了2张推荐票
  • liuguirong000投了2张月票
  • spring17投了2张月票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大神

素子花殇

  • 作品总数

    8

  • 累计字数

    883.93万

  • 创作天数

    1729

其他作品

  • 醉三千,篡心皇后

    本文已出版上市,出版名《花醉三千》当当,京东,卓越,淘宝都有售。 * 素子新文《凤掩妆,戒瘾皇后》http://novel.hongxiu.com/a/972703/ ** 她是一国公主 大婚当日,倾心三年的男人如同天神一般策马而来,为的却不是她,而是她的家。 那一夜,血光冲天、哀鸿遍野。 那一夜,王朝覆灭、新帝登基。 * 悬崖边,男子衣发翻飞,朝她伸出手,笑若春风:“恨吗?那就去夺回来。” * 烟花三月,繁华京城,她背负着家仇国恨而来,寻找男子口中的她可倚仗之人。 风月楼里,他轻抚她脸:“头牌就是头牌,果然倾国倾城。” “那么,带我离开。”她水眸潋滟。 他淡抬眉眼:“可惜美貌于我,只欢不爱。” “美貌却可帮你倾人家国、倾人家城,”她吹气如兰。 他笑,魅惑众生:“成交!” * 霸业之争、情海浮沉,谁人能置身事外,谁人又能独善其身? * 她是相府里有名无实的夫人,她是风月楼里最妩媚的头牌,她是一计退兵十万的小兵,她是江湖上让人闻风丧胆的鬼娘。 她不想百变,她只想报心头之恨。 他是位高权重的相国,他是智计百出的谋士,他是龙行浅滩韬光养晦的皇脉。 他不想隐忍,他只想一招定乾坤。 * 他们共进退、目标同,亦敌亦友。可谁能说,这一场相濡以沫是彼此深爱,还是相互利用? * 最后的最后,她倾了自家的国、倾了自家的城、也倾了一颗心;他却坐拥她的国、脚踏她的城,冷冷地看着她上刑。 他说:“蔚景,我告诉过你,像我们这种人,是不能有爱的,一旦动了心,就等于给了对方一把对付自己的利器。” 她笑:“利器么?我有更狠的。” 话落,她翩然转身,如同飞蛾扑进熊熊大火之中。 他一向淡然的脸色巨变…… * 风云诡谲,王朝更替,当身世揭开,当阴谋大白,谁才是这一场尔虞我诈的爱情赢家? ** 素子出品,没有悲剧,过程纠结,结局是喜,孩纸们放心跳坑╭(╯3╰)╮ ** 好友红文《王爷训妃成瘾》http://novel.hongxiu.com/a/728480/

    加入书架
  • 鸾凤替,皇的神秘隐妃

    龙吟寝殿,他摒退所有宫人,面色讳莫如深:“承蒙圣恩,让你如此惶恐?” 她攥紧手心,不敢看他的眼睛:“我们是兄弟,有违伦常……” “是吗?”他眉尖轻挑,笑得魅惑众生:“兄友弟恭,不应该是天伦之乐吗?” 那一夜,他撕碎了她所有的伪装,包括她的女扮男装。 【因为书城简介只显示两百字,所以简介改了改,红袖版简介请看评论区置顶的帖子哈,么么哒】

    加入书架
  • 失心为后

    已出版上市,出版名《倾君心之墨染千城》,当当购买地址:http://product.dangdang.com/24100258.html 温柔和残忍的两种极致,也不过如此! ** 她,是将军府的三小姐,亦是御香坊里最好的调香师,她有她的使命。 他,是西苍国的四王爷,也是皇帝眼中最无争的儿子,他有他的秘密。 就因为他长得像她深爱的男人,她义无反顾地闯进他的生活。 他清冷,她深情。 她帮他、助他,即使深知他另有所爱, 他宠她、溺她,独独不给她心。 一次意外的调香事故,意识混沌的她与一个神秘男人有了水露姻缘。 一月后,惊现喜脉! 从未有事实,何来有喜? 她惶恐,她无措,他却薄唇轻启,淡如秋水,“除却你我,又有谁知他不是本王子嗣?” 这是他的有情,还是无情?是恩赐,还是阴谋的开始? 苏墨沉?司空畏? 谁又是谁的替? ** 最后,她被挡于三军之前,向他伸出手,等来的却是一箭穿心, 他远远地看着,伟岸身姿不动分厘,深邃黝黑的眸中亦没有一丝起伏。 她笑了,笑得倾国倾城,“苏墨沉,前世你用你血喂我,今生我命还你!” 话落,手起,没入胸口的羽箭生生被她更深地推进了身体,穿膛而过、血流如注……

    加入书架
  • 倾君侧·等皇的女人

    本文已签约出版,出版名【龙藏凤隐】,当当,卓越,京东,淘宝都有售。 ** 他漠然拾起地上的衣袍穿在身上,衣袖骤扬。 “既然这般恨,想必眼不见,你会好受些!” 喉中骤苦,她淡然咽下,面前俊美如俦的男人渐渐模糊不堪。 致盲药! 她笑,睁着大大的眸子,空洞的眸中再无一物。 连泪都没有。 * 她,穿越而来。 白日里,她一身男装,英姿飒爽,是京中六扇门里最叱咤风云的师爷,亦是全北凉深闺女子心中最想嫁的大众情郎。 暗夜里,她褪去尖锐,恢复红妆,是宰相府后山深藏不可见光的女儿,亦是有着扑朔迷离身世、被有些人暗寻的对象。 一场大火,一场阴谋,他娶了她。 人前,他是被大火毁了容貌、毁了双腿的王爷。 人后,他是笑容凉薄、脚步翩跹的男人。 她知道了他很多隐晦的秘密。 她也成为他最隐晦的秘密。 * 她明察秋毫、心思缜密,过手所有案宗,无不告破之例,却独独触不到他的心。 他沉稳腹黑、智计百出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却偏偏看不懂她的情。 * 她为他倾其所有,他将她逼上绝路。 她逃离,他放手。 她以为她的人生重新开始,却不知,她不过是从他的左手,跳到了他的右手。 * 只是,后来的后来, 是谁一身红装、绝艳倾城、迷煞了人眼? 又是谁一头华发、睥睨天下,血色残阳下,却一望苍凉? *

    加入书架
  • 凤掩妆,戒瘾皇后

    本文已【完结】+【签约出版】 素子新文《鸾凤替,皇的神秘隐妃》http://novel.hongxiu.com/a/1122336/ ———————————————— 天下初定,五石散盛行。 帝王愤然,设立 “缉台”和“戒坊”。 缉台,由御史台中的佼佼者组成,专司缉毒;戒坊,则是一批精心培训过的宦官,专司戒毒;皆直接听命于帝王。 ** 他是缉台之首,“他”是戒坊之主。 他讨厌宦官,“他”憎恶御史。 他心思缜密、无所不能,连帝王都忌惮他三分;“他”心狠手辣、冷酷无情,世人背后都叫其魔鬼; 两人搭档,天下哗然。 却不知,他和“他”都有着各自不可告人的使命。 他们明争暗斗、水火不容。 明着里,一个缉,一个戒;可暗地里,一个通风报信、偷偷放水,一个秘密给毒、让戒者续瘾。 一次事故,他获罪入狱,“他”在大雪中跪了七天七夜,并以一场交易,换得天子开恩。 一场惊变,“他”身陷险境,他只身前往,大开杀戮之门,如修罗魔鬼,只为“他”生。 可是,当使命将达,当真相欲出,所有人忽然都变得跟熟悉的不一样,“他”才惊觉,明明是“他”铺了一张网,为何却钻进了别人的套? 原来,一开始就是错的。 最终,“他”生生将他逼上绝路,而他,更是亲手对“他”一剑穿心。 **片段** 雪山之巅,“他”一袭白衣无暇。 他衣发翩跹、踏风而来。 望着“他”身后的袍角一点一点晕染开来的红花,他笑得俊美:“没想到你会用这样的方式告诉我,你是女人。” 抖开手中狐裘,轻拢在“他”的身上,他声音磁性温柔:“一个姑娘家的,这样让月事外露,羞不羞?其实……你是女人,我早就知道。” “你凭什么认为那是月事?” 他浑身一震,“他”轻笑回头,声音转冷。 “那是,你的骨肉!” ** 夜离一直觉得,没有戒不掉的瘾,只有下不了的狠。 后来,她才知道,世上有一种瘾,侵入骨髓、腐蚀灵魂,就算死,也戒不掉。 ****** 素子出品,没有悲剧,过程纠结,结局是喜。 另:推荐好友精美古文《卿本殊色,跟班太子妃》http://novel.hongxiu.com/a/1001068/

    加入书架
  • 美人计:棋子王妃(全本)

    被植入了阴谋的爱情,注定会遍体鳞伤。 因为爱你,我为你拼尽全力。 可是最终,还是被你逼上了绝路。 我用尽生命去保护的,你偏要摧毁,那么,当我爱上别人的时候,你又何苦再来纠缠? ——莫霜 ****** 一朝穿越,她是皇帝的棋子。 一张面具,她成为他的王妃。 两颗心却难以靠近! ****** 她机关算尽,只为替爱人找到他通敌叛国的证据; 他将计就计,不过是端着瓮兴味地等着她的进入; 尘埃落定, 他一袭明黄,万里河山,傲倨睨视 她薄颤着,清眸中弥满水雾,艰难地开口,一字一顿,“别逼我恨你!” “恨?”他冷笑,“恨最好!正好朕也恨你!” ****** 再次相见,边国国君婚礼,她是妻,有人是夫,他却只是宾,他大力扯下她头顶的红盖,满目苍凉:“真的是你?” 她嫣然一笑,绝世无双:“请问,我们可曾认识?”

    加入书架
  • 是妃之地:王爷,慎入!

    ◇◆◇ 传闻,他睚眦必报,左手翻云、右手覆雨; 传闻,他一抹柔肠,独独只对那个曾是宫女出身的女子。 * 她本是现代的一名杀手,一朝穿越,成了亡国的公主。 他抓住她的皓腕,邪魅一笑:“割腕?你割得太没创意了,本王教教你,像你这种人理应哪般割?” 手起、刀落。 * 他有仇深万丈,使出天下最卑劣的手段,只为了提醒她前世的记忆。 她有万般委屈,用尽世上最伤最痛最苦的方法,不过只想告诉他自己是缕异世孤魂。 * “本王食了雄蛊,你食了雌蛊,这辈子,你能逃出的安全距离是一千丈,超过一千的一分一毫,你都会生不如死!” 再次相见,她站在亡国的城楼上,一身霓裳、铿锵起舞,气度高洁,绝艳倾城。 他一身戎装,脚尖点地,飞身跃出,踩着万千士兵的头盔,翩然落在她的身后,“怎么是你?” 女子回头,巧笑倩兮:“只要心中无蛊!身子吃蛊,又有何惧?”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周榜

  • 1

    zoucocoying

    6,880 迷妹值

  • 2

    书友_1945778

    2,440 迷妹值

  • 3

    言吧书友15088366885609156

    2,135 迷妹值

更多迷妹总榜

  • 1

    bethy670

    11,921 迷妹值

  • 2

    蔷薇456

    9,112 迷妹值

  • 3

    spring17

    8,212 迷妹值

  • 4

    言吧书友15166740482186321

    7,712
  • 5

    言吧书友15015043110955046

    7,702
  • 6

    言吧书友15080650626540600

    7,692
  • 7

    327385734

    7,453
  • 8

    活力的糖豆

    7,451
  • 9

    言吧书友15037070953966141

    7,431
  • 10

    言吧书友14965974511193201

    7,378

同类推荐

  • 清穿皇妃:四爷,高抬贵手

    暗香

    穿来清朝,温馨基本上就绝望了!在这个清穿多如狗,主子遍地走,前有李氏恶虎拦路,后有年氏步步紧逼,还有福晋四处放火,想要安安逸逸的过日子,简直是难如登天。论想要杀出重围,安稳度日,怎么破?在线等,挺急的。四四一本正经表示:“……来撩我啊,撩到就是你的,爷让你安稳一辈子!”温馨泪奔:“四爷,求不约!”撩了你,更绝望啊。

  •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绿依

    她,雪凡心,二十一世纪赫赫有名的医学天才,却穿越到镇国公呆呆傻傻的废材小姐身上。当丑颜褪去,她的绝色容姿,她的万丈光芒,凤惊天下。他,夜九觞,神秘莫测的九皇叔,够冷酷够霸道够腹黑,某个无聊日,发现了一个有趣的小东西,从此开始他天上地下的漫漫追妻之路。世人都瞎了吗?难道没看见这只贪吃的小狐狸才是真正的明珠?管他世人瞎不瞎,总之这只贪吃的小狐狸必定是他的囊中之物,先养肥点,以后的肉才好吃。

  • 嫡女谋之再世为后

    枫柒柒

    再世重生,嫡女浴血归来。前世她为了虚妄的承诺,害惨身边亲人,自己硬生生受下千刀万剐。重生归来,她发誓!一定要让那些害过自己的人血债血偿,不得好死。她霸气崛起,赚钱报仇两不误。可撩史上最年轻太傅,可如血性男儿般奋战沙场。渣男毒女想休战?不好意思,你们连休战的筹码都没有了。—————只是为什么?这个最初充当棋子的男人却怎么甩也甩不掉了!“父、父皇!孩儿给你新做了一张龙床……”圆滚滚的某宝笑得一嘴的口水

  • 盛世妖女,至尊太子妃

    祁晴宝宝

    声名狼藉的江夏郡主被九皇子瑞王爷设计退婚了,正在全京城都在为这位飞不上枝头的郡主惋惜的时候,倒霉郡主悠闲地坐在王府秋千上,一脸轻松地荡来荡去,笑靥如花,“轩辕瑞,你这蠢货,不是你设计了本郡主,是本郡主设计了你。”百里雪不战而屈人之兵,轻松甩掉了挂名未婚夫,却没想到,她的运筹帷幄尽数落入东澜太子轩辕珏的眼中,他笃定而笑:“雪儿,我才是你的真命天子。”一个富有心计的纨绔妖精郡主与精于权谋的腹黑高冷太子

  • 田园香,家有辣椒小妻

    青岗

    私奔???一醒来就是私奔,尼玛!她连男盆友都没有一个,跟谁私奔去?浸猪笼???卧槽!刚刚醒来就要死翘翘?凌天阳气得吐血,在农家也就算了,为什么要这么欺负她?不行,她不想死!**************“阳儿,猪你喂了吗?”某男抱着孩子,笑眯眯的看着不远处忙的脚不沾地的小妻子。“阳儿,阳儿,阳儿尼玛,他丫丫的,你们全家才是羊!”某女气呼呼的看着某男。***************“阳儿,四婶又骂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