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执恋
展开

执恋 以蔓 著

连载中 签约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5.09万字| 2总收藏

她爱他,直至家破人亡远走异国。
注定,他不能爱她。但是当她微笑着说再见转身而去的刹那,左胸口隐隐的痛意又代表什么?
两个人,一场执念,苦苦纠缠十年。他们就像是两条直线相交,过往十年相伴就是他们的交叉点,过了便再无交集。
3月4日,烟雨蒙蒙,是她们相识十年的纪念日,也是他们人生的转折点。
“顾蔓”滕滜的声音一如既往地低迷蛊惑,“从现在起,我不希望在滕家看见你,滕家不是你该呆的地方。”
轻轻的一句话却打碎了她固守了十年的梦,眼泪无声地在顾蔓精致但略显苍白的脸上淌息着,紧握的双手指尖微微地卷曲,她倔强地紧抿着嘴,仰起头,保持着她以往滕家大小姐的骄傲,望着滕滜深睿的眼:“滕滜,今生今世,直至黄泉碧落你我再无关联!”
第二天,整版的财经新闻都在大肆宣扬G城显赫豪门滕家大小姐的丑闻《假公主终现真身》、《滕家“大小姐”的结局》……从此,滕顾蔓这个在G城上流社会横行霸道了十年的名字消失了。
四年后,随着Vine在国际展览业的声名大噪,G城又会掀起怎样的风潮云涌?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以蔓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5.09万

  • 创作天数

    38

更多迷妹总榜

  • 1

    言吧书友15506815831939530

    99 迷妹值

  • 2

    暂无

    - - 迷妹值

  • 3

    暂无

    - - 迷妹值

  • 4

    暂无

    - -
  • 5

    暂无

    - -
  • 6

    暂无

    - -
  • 7

    暂无

    - -
  • 8

    暂无

    - -
  • 9

    暂无

    - -
  • 10

    暂无

    - -

同类推荐

  • 危险甜妻:大叔难招架

    零苜籽

    当儒雅凶残的腹黑大叔遇上奸诈狡猾的学霸少女。五年前,她设计爬上了他的床,他阴霾着脸:“叶夭夭,我永远都不想见到你”五年后,他看着出现在自己房间里的两个小包子,他咬牙切齿:“叶夭夭,你给我解释一下他们怎么来的?”女人在另一边轻描淡写,“生的呗,难不成还能是充话费送的?”“我问你跟谁生的?”男人怒吼。“怎么?贺先生,您不会以为是跟您吧?您失忆了吗?当初你不是亲眼看着我吃下药的吗?还是说您老人家的“后代

  • 八零小俏媳

    长石

    传说,卫家小霸王卫寒川其实是个冷面煞神,小孩子见了都能被吓哭。有人私底下问萧婉,“给这样的男人做媳妇,一定很不容易吧?”萧婉想到那个怎么也喂不饱的男人,甚是赞同的点头:“太不容易了!”燕都城人人都知道,卫家小霸王护媳妇护的跟命一样,这事一点不假。“这是我卫寒川的媳妇,你们谁想给她脸色看、谁要欺负她,得看小爷我答应不答应。”小霸王紧搂着萧婉,指着卫家老少众人。为了这个将自己捧在手心的男人,萧婉要努力

  • 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

    思我之心

    【完】凉落八岁那年,在孤儿院被席靳南收养。多年后,在她生日那天,她才第一次见到他。谁知道生日当天,在民政局里,席靳南一手和前妻办理离婚手续,一手和她办理结婚手续。用他的话来说:“我不希望在一件事情上浪费太多的时间。”“我们结婚,以后你就是席太太。但是走出这里之后,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凉落秀眉轻挑,看着他棱角分明的侧脸,轻笑:“噢,隐婚吗?”原本以为,他只是高高在上收养她的善人,却一夕之间变成了

  • 死对头竟然重生了

    禅心月

    重生归来,穆影笙心想,真好。摆脱了憋屈的上辈子,这辈子她可以重新来过了。智斗极品家人,努力变强,一步步走出自己的光辉大道。可是遇到那个上辈子的死对头,她依旧气得牙痒痒。让你上辈子总跟我作对,让你上辈子老是挡我的道。这次我掌握了先机,看我怎么收拾你。只不过她突然发现,眼前这画风好像有点不对啊。英挺俊朗的男人不断的靠近,她被他逼得节节后退。“晋级名额是你的。放心,没人跟你抢。”“你什么意思?”男人笑起

  • 陆先生,听说你喜欢我

    槿郗

    【正文已完,目前是陆大哥的番外,简介评论里有,这本书有好几个故事,都是独立篇章,但都不会很长,各个番外都很甜,欢迎你们入坑啦!么么!】正文简介:传闻医学界翘楚,军商世家的陆家二少高冷,不近女色,至今单身,殊不知他有个隐婚两年之久的律师妻。你想离婚?”“恩。”“理由。”她噙着抹笑:“根据婚姻法规定分局两年以上的是可以要求离婚的,这,算不算理由?”后来,她倾尽所有,却换来一道如寒潭深水般不带半点温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