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强宠:女人,再嫁我一次
展开

总裁强宠:女人,再嫁我一次 安心雅 著

连载中 公众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7462| 19总收藏


  六年前,他把刚从学校毕业的她,如同公主一样娶了回去。

  从来没有喜欢过谁的她,终于融化在他无尽的宠爱中。

  三年前,他亲手把她这个高贵的公主推下了深渊。

  她才明白,原来他娶她不是因为爱,而是因为恨。

  再重逢的时候,他依然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辰哥。

  而她则从千金小姐变成了普普通通的公司职员。

  她被他夺走了一切,连心都赔上了,可是他却还是不肯放过她,处处与她为难。

  “佟亦辰,你到底要怎样?难道非要把我逼死,你才开心吗?”她再也无法忍受的怒吼道。

  而他却虔诚的执起她的手细细的亲吻,“我怎么舍得?我只是要你再嫁我一次!”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安心雅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33.83万

  • 创作天数

    81

其他作品

  • 名门千金:下堂逍遥妃

    “本王娶你,全是因为皇上那个荒唐至极的梦!” 在喜庆的洞房中,她的挣扎,只换来高高在上的男人更加凶猛羞辱的对待。 她,一朝穿越成将门千金,却被皇上为保江山社稷许配给了狠辣霸道的祈亲王。 新婚第二天,她被丢进了荒凉的角落里,成了令天下人笑柄的下堂王妃。 但是有谁知道无数个夜里,那个将她弃之如敝履的男人却夜夜索情,还高傲的宣称:“贱人,你不配得到本王的爱,你永远只是本王的肉娈!” ** 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当下堂王妃一跃成为逍遥王妃时,她微微一笑,也能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彼时,她面对那个男人嫣然一笑,倾倒众生。 “赫连祈风,凭你称霸天下,位尊九五,也配不上我的爱!” 而男人却笑的自信而邪魅,“那本王就用整个天下来换你的爱,可好?”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重生90甜军嫂

    忆昔颜

    特种军官陆北骁,向来以拳头服人,和叶乔好了后,以狗粮虐人!!!什么白莲花、绿茶表、狐狸精,男二、男三、男四…通通被狗粮砸死!重生回到20年前,面对21岁时的陆北骁,叶乔只想撩他、爱他、嫁给他,弥补前世的遗憾。不想,反被他先撩!“本大院只有我能罩你,想被我罩么?”“想啊!”“知道罩是什么意思吗?”“不知。”“罩是泡的意思!想被我泡么?”“想啊!”“丫头片子,真带种!我喜欢!”——男女主互撩文,1v1

  • 八零小俏媳

    长石

    (重生军文1V1甜宠无双)传说,战功赫赫的年轻连长卫寒川其实是个冷面煞神,小孩见了都能被吓哭。有人私底下问萧婉,“守着这样的男人,军嫂不好当吧?”萧婉想到那个每每执行任务回来就变成一头怎么也喂不饱的野狼的男人,甚是赞同的点头:“太不好当了!”燕都人人知道,卫连长护媳妇护的跟命一样,这事一点不假。“这是我卫寒川的媳妇,你们谁想给她脸色看、谁要欺负她,得看小爷我答应不答应。”卫连长紧搂着萧婉,指着卫家

  • 一见轻心 霍少的挂名新妻

    开心果儿

    “知道为什么娶你?”婚房,男人声音漠漠。“是。”唐语轻乖巧点头。“这段婚姻不过各取所需。你若是让我满意,不会少了你的好处。若是痴心妄想……”男人黑眸危险地眯起,“你该知道,我霍行琛三个字,不是糊弄人的。”***24岁,唐语轻成了霍行琛名义上的妻子。登过记,见过家人,G城却几乎无人知晓她的存在。她懂分寸,知进退,乖巧地守着妻子的本分,在任何需要出现和消失的时候,都拿捏准确。当然,霍行琛深知,她的乖巧

  • 婚期一年

    宝拉

    【已完结】(世界上最美的爱情,就是你暗恋某个人时,他刚好也爱着你!宠文、1V1双处,坑品保证!)婚前,她以为男神遥不可及,婚后,男神却三天两头与她负距离。终于有一天,沈轻轻忍无可忍拍桌而起:“魂淡,我要……”“乖,我知道你要!”“我是要……”“离婚”两字未说出口,男人霸道的唇舌已覆下……这是一个腹黑霸道的男人与乐观善良的元气少女相互扑倒、恋恋情深的故事!顾祁森,28岁,S市最耀眼的贵公子,令无数女

  • 总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日暮三

    (全文完)半年前她强行将他拉进民政局办手续,收到两个小红本,半年来两人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每次见面都是没有硝烟的战争。他高调带外面的女人出席各种场合,坦然单身,将她无视得彻底,她安分守己、恍如未闻。三月未归的他将外面的女人公然往家里带,她惊喜的心跌进谷底,神情却淡然高傲,平静的对男人说:“你走错门了,你的房间在隔壁。”*她看着被血染透的江水,咬牙忍住腹部的撕痛,见他放下在她面前的高端姿态,颤抖的吻